回到頂端
|||
熱門: LINE 畢冊 朱學恒

洪秀柱心痛亡父死不暝目 怒告名嘴洗冤屈

NOWnews/ 2015.06.24 00:00
娛樂中心/綜合報導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洪秀柱,今(24)日發表聲明,對於因為選舉,導至昔日涉入政治迫害案件的亡父洪子瑜遭抹黑,已超越容忍的界線。並認為亡父遭受屈辱、栽贓寃屈,死不暝目,因此「身為子女,我必須提出法律訴訟,捍衛父親的名譽」,正式提告名嘴溫紳。

溫紳16日上《華視新聞廣場》直指「她(洪秀柱)爸爸的角色也很奇怪」,「她當時讓外界感覺說她也是一個白色恐怖的受害者的家屬的時候,這個是一個錯覺」,「基因使然嘛!有其父必有其女,所以國民黨用她,不足為怪,因為這個人會咬人。」

洪秀柱痛陳:「沒有真正受過苦的人,他們並不理解一個政治犯的家庭,如何艱困的度過痛苦的艱辛歷程」,盼殘忍的言論到此為止。洪辦發言人游梓翔也於今日中午委請律師,對指控洪秀柱學歷造假的資深媒體人周玉蔻、壹週刊社長裴偉、總編輯邱銘輝及三位撰稿記者,以《刑法》加重誹謗罪提出告訴。

洪秀柱聲明如下:

我的父親,一生受盡苦難,他生前我來不及盡太多孝道,他身後卻因我的參選,此次再度受到不可思議的凌辱。身為候選人,我早有一切心理準備受盡檢驗,不到必要,我不會輕易提告。因為學法律的我,深知司法資源的珍貴。

但此次因為一場選舉事件,我的父親所受之凌辱,已經超越任何民主與人性該容忍的界線。當年父親大學法律系畢業,卻在牢中遭受囚禁逼供,火燒島坐牢三年又三個月,出獄後從此潦倒一生無業至死,如今竟然因為我的參選再度受到莫名的踐踏凌辱。

父親被抓走時我只是2歲的幼女、沒有能力保護他,父親被威脅動刑恐嚇取供時我懵懂無知、更沒有能力代他受苦,父親坐牢時我仍救不了他。但是父親身後,遭受這種糟蹋屈辱、栽贓冤屈,他含冤九泉之下,絕不會暝目!身為子女,我必須提出法律訴訟,捍衛父親的名譽。

本案被告溫紳、相關節目以及新聞連續辱罵父親數天數夜,許多人問我,為何不立刻提告?自小身教加上多年看盡政治往往剝奪了人性的美好,我曾想等待對方冷靜後或有一絲懺悔。

正確的說,我難以置信,任何具備人性及完整人格的人,竟會說出口這些話。我一直等待致歉,因為我對人性仍有信賴。當然,我失望了,我沒有等到。

走到法院的這條路,我比被告還痛苦,因為它代表著那些從來沒有蒙受冤獄、刑求、恐懼的人,心中至今的傲慢。沒有真正受過苦的人,他們並不理解一個政治犯的家庭,如何艱困的度過痛苦的艱辛歷程。真正痛苦的人,往往不提往事,因為太痛了,只能放下:不願回顧。

為了提告,我必須重閱父親牢裡的筆跡,法院判決時的筆錄,33歲正值壯年的父親在法院喊冤、控訴檢方恐嚇以刑求取得自白。那對我,有若一場酷刑。曾經傷心父母逝去的我,此刻只能向上天說:爸爸媽媽,對不起。還有告訴自己,幸好他們已經離開,走了,不需要再親身經歷這一切。

我仍相信善良的台灣,我盼望殘忍的言論,到此為止。我盼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