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陽具專輯封面的台港聯想 本地小清新會做「濕濕的夢」嗎?

欣傳媒/ 2015.06.18 00:00
阿哼

自安迪沃荷把大香蕉印到《The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1967)上,把御用男神 Joe Dallesandro 的牛仔褲勃起照,置入滾石的《Sticky Finger》(1971)後,我們已經經歷了快 50 年的「陽具封面」視覺洗禮。如今嘻哈樂團 Death Grips 真的把一根屌照放到封面,好像對此也已見怪不怪。拜託,Google 隨便都能搜到一堆屌上有字的圖阿,且沒見到交友軟體上大家都會寫「No face no chat」麼。屌照早已氾濫。

「陽具」一直是當代流行音樂裡很重要的符號,在《搖滾神話學:性、神祇、搖滾樂》中,作者露芙‧帕黛花了諸多篇幅在描述這現象。原來,當今日的流行音樂從黑人音樂擷取養分之際,也把「黑人陽具比較大」的性慾特質也順手帶走了(無論歌詞或節奏),從此以後,流行音樂與「性」脫不了關係,而我只要看到男性吉他手用力演奏吉他,都覺得他們在打手槍......。

提到台灣音樂與陽具,第一個讓人想到的就是趙一豪。這位本地的龐克先鋒,在 1990 年所出版的《把我自己掏出來》,是台灣出版史上的最後一張禁歌專輯。「掏出來」固然有性指涉,卻也能跟解嚴初期,台灣社會壓抑過久,亟欲爆發的異見有關,「掏出來」的後面空格,不只可以填上陽具,也能是頂撞的言論、不滿的怨懟。

只不過,這張解嚴後的專輯依舊被威權時代的尾巴掃到,最後仍得先改成《把我自己收回來》再出版。可這一掏一收引來的高潮,可真啟蒙不少往後的獨立搖滾樂人,往生猛。在 2014 年,連同更早的《白癡的謊言》合為雙 CD 的《掏出白痴的謊言》再版。封面除了立可白塗抹的棒狀物,還加上了「核爆水母頭」,一圖雙關的政治象徵,諷刺議題也諷刺人,頗為厲害。

除了「掏出來」還有「拷出來」。台灣饒舌樂團拷秋勤的《拷!!出來了!!!》(2008),取用許多東方原聲樂器、本地歌謠與方言和外來的 Hip-hop 做結合,鮮明的「在地化」風格讓他們入圍了當屆的金曲獎。「拷秋勤」本身就是台語「打手槍」的意思;該輯封面上,一雙雄性黑手緊緊握著一隻透抽,也像極了「打手槍」的模樣。再聽歌曲,農村、古蹟、官僚、資本消費與諸多現實批判的硬題材,原來才是他們要打出來的東西。

《拷!!出來了!!!》封面由蕭青陽設計,隔了一年,他在教練樂隊首張專輯也採用了類似的畫面聯想。《美好的一天》(2009)溫暖、明朗,封面卻不是草地陽光,而是長得像生殖器官的一粒花生...(蕭大師的幽默)。

可如果多發揮點想像力,也許戒嚴時期也有些封面能夠透露陽具意象。

替早期的飛碟與滾石作唱片設計,後來轉向男體寫真拍攝的杜達雄,其實偷渡了很多同志情慾到專輯封面上頭。周華健就是很好的例子,他照片裡那些陽光、健康的形象實在太不「直」了,對應到他歌裡的細膩與乾淨,剛好也一點都不 Man 阿!那男人竟能把〈明天我要嫁給你〉的女人心情唱地那麼好。想到這裡,再看看他到滾石後,出版的第一張國語專輯《心的方向》(1987),那聳立的高樓不只是都會叢林,恐怕還有點像別的東西...。

歌王陳奕迅今年入圍金曲獎的《Rice & Shine》,找來火星電台與林俊傑合作,兩組音樂人兩套風格,封面也隨之成對,一邊是噴水 (尿) 的 Rice;一邊是被噴的 Shine,看來就連E神也不能少玩下面那玩意兒這一路。可同樣來自香港,看來、聽來好似比陳奕迅還含蓄,實際上卻不是如此的 My Little Airport(江湖人稱:小機場),曾和唱作人林一峰合作一張專輯叫《為你含情》。

《為你含情》的封面遙遙向老它四十年的《The Velvet Under Ground & Nico》脫帽致意。一根蒼白的香蕉痕擺著,配著那「含」字真叫人想入非非。開場曲〈浪漫九龍塘〉故事很簡單,就是一對情侶跑到九龍塘的酒店開房間,才開門見到床遂突然緊張,怕行房會破壞交往;在另一首〈公司裡的愛情海〉背景,還聽得見一堆女性的呻吟聲...。

熟悉小機場的朋友,想必不覺得特別,他們還有其他這類的歌,譬如〈濕濕的夢〉唱到「黑黑的洞」、「儘量放鬆」、「做趟運動」、「澎湃洶湧」,露骨之外也都有押韻(廢話)。譬如〈I Don't Know How to Download Good AV Like Iris Does〉,歌名即故事,第一人稱敘述者是個想看好 AV,羨慕那些有大量 AV 庫存的人。收錄這首 AV 之歌的專輯《只因當時太緊張》有我非常非常喜歡的封面:一男一女躺在床上面面相視,尷尬而笑的特寫,好青春啊!!!

連香港小清新都可以苦甘苦甘地唱這樣子的歌詞,無怪他們能拍出厲害的三級片與《金雞》。而我不知道為什麼,台灣小清新可以把寵物、睡覺、遠方的戰爭、內心的孤單或令人搞不懂的糾結心情都唱成歌,偏偏對常人皆有的「性慾」或「性」的描繪很少很少呢?赫然想到,綺貞老師曾經唱過一首〈Pussy〉,提醒我該停止陽具崇拜了...。

▲陳綺貞 - Puss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