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新生兒 無薪假 收容所

Distort Reality 扭曲現實

欣傳媒/ 2015.06.18 00:00
RINSE

如果攝影可以被理解為一種雕塑的形式,那麼 Henrik Isaksson Garnell 便是在這個領域的大師。

來自瑞典,Henrik 為一名以超現實與抽象風格聞名的攝影師。他運用強大的想像力,將他身邊尋得的物件加以扭曲、加強了我們所認知的現實,因而產出了以深邃的基調為底、並與扭曲的結構交織而成的有力影像。

Henrik 的攝影已走向了另一個不同的藝術國度,比起被稱作攝影師,他更將自己視為一位雕塑家,他將他的拍攝主體重新塑造、移轉,使得原本的主體彷彿消失在遙遠的記憶中,引領觀者投入到不同的心理狀態,讓他們試圖搶在 Henrik 之前破解種種謎題。他作品所帶來的影響可說是難以忘懷。

Henrik 不僅在德國、瑞典與土耳其有個人展覽,也參與了世界各地的聯合展出。現在,他住在瑞典一個靠近斯德哥爾摩的林中小屋。

=與攝影師的訪談=

您是何時以及如何開始攝影的呢?

我選擇了攝影課作為我的選修課程而非數學。我恨數學。

攝影對您來說是什麼呢?

去闡釋、紀錄、扭曲、增強「現實」,用光線為這個雕塑上色的同時複製它的形狀,並且重複使用相同的材料,將它的時間凍結以致成為一樣「證據」。爾後,我再將它轉化為一個被黃金時刻中的尖銳金字塔。

您有為自己設立什麼樣的目標嗎?

一次一個階段。做藝術、參展、接受像這樣的訪問。現在的目標就是讓藝術佔滿我的時間。

是什麼讓您能堅持下去呢?

最接近的說法是,時間中有一條能量的脈動,而我盡我所能的讓這個能量的洪流流過我自己。另外,我是個兩極的人,這個性帶來的狂熱有時也能派上用場。

您是如何克服創作上的停滯呢?

碰觸各種物件與材料、凍結他們、燃燒他們、最後導致一個極速的劣化。於是能量就會開始加

速,而我也能回到完整的速度。

您的作品涉及了許多超現實/抽象藝術。是什麼讓你想要創作這樣風格的攝影作品呢?

我從早期的達達主義與超現實運動獲得靈感。對我而言,我的夢、恐懼和幻想都可以輕易地以色彩型式呈現在我的作品之中。 當然我也使用黑白創作,但若要說作業流程中有什麼是和過去那些大師不同,我想最主要的還是「色彩」。

您的攝影作品之中,您有對哪一件特別滿意嗎?為什麼呢?

每個舊作都像是個失敗品,而每個新創作都就像是充滿祝福。但我不斷地重新愛上它們。就像是那幅許多線路穿出麋鹿頭骨的作品。苦澀又甜美的愛。

如果除了攝影,您可以選擇另一個專業(嗜好),您會選擇?

我會選擇成為一位雕塑家,而這也和我現在在做的事情很接近。

您可以讓我們瞧瞧您的工作環境與狀況嗎?

最後,您有什麼建議要給攝影愛好者們呢?

保有熱情。

完整原文: https://rinse.io/articles/AUxE7vJqCoGENWkSiM70

攝影師資訊與其他作品:https://rinse.io/@garnell

※本專欄為RINSE 專稿授權 非經許可嚴禁轉載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