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當小天使遇到大惡魔【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06.01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五月二十九日下午台北市北投文化國小二年級八歲女童劉小妹妹於放學後留校補習古箏結束獨自一人上廁所時竟遭29歲的大惡魔龔重安無緣無故惡意割喉兩刀經搶救無效於30日上午宣告不治,小天使又回到天界、遠離人間的醜惡與苦難;吾人祈福劉小妹妹在天界當個快樂的小天使和善良的人類來嚴懲罪大惡極的惡徒惡魔龔重安。

龔重安的泯滅人性之惡行、就是空手痛毆八歲小孩都是不可原諒、何況還拿利刃對無冤無仇的小孩子割喉兩刀、蓄意致人於死,故而引起台灣人民之公憤,這種惡徒行徑比戴錫欽在議會惡整建築設計大師林洲民局長還可惡、還令人髮指;去年發生鄭捷在捷運上惡意隨機殺人時吾人即為文論證這種泯滅人性已無人性之隨機殺人行為根本禽獸不如,已不能將其當人看待,龔重安比鄭捷還差勁、還惡質、還獸性;對於這種人形獸性之動物,我們社會要有一套對策,這已不是一般人類行為規範所能節制,所以討論死刑或廢除死刑、有無教化可能都是多餘的、多是浪費社會資源、對這種毫無人性之惡魔都是無濟於事,這是那些廢死刑之社會運動家首先必須矯正之觀念;蓋廢死刑應對人類才能適用,要判無期徒刑終身監禁也要對可教化之徒留其在人間可事生產來造福人類方才適用;對於鄭捷和龔重安這種人形獸性之動物就不必再奢談,否則就是對社會或對其他善良之人之迫害。

對於這種泯滅人性之人形獸性動物,吾人主張要讓牠們不得好死,一定要讓他們死得很痛苦;筆者名字中之「憲」字依詩經之意就是「賞善罰奸」,所以本人天性疾惡如仇、視惡人如讎寇,吾人參與社會公益工作逾四十年、非常討厭那些偏離社會正道而難以矯正甚至影響社會風氣之行為(俗話說「教壞囝子大小」),所以他們不想當人就甭把他們當人看待,動物吃餿水他們也吃餿水可也;龔重安說他出來還要殺人,這表示他就是只想吃免費的牢飯,這種人已不堪教化無法感化、獸性太重;他說他出來就可能去當遊民,很多遊民是以撿拾垃圾桶內之丟棄食物度過三餐的,所以監所亦不必提供牢飯給鄭捷、龔重安這些人形獸性之動物食用,太浪費社會資源了;餿水拿去餵豬餵牛對人類社會都還會創造很大的貢獻,拿去餵龔重安這種動物就太浪費了;將來判刑以後也要強制超重體力之勞動,兩三位高大獄吏監管著,不執行勞動刑罰就痛揍一頓,反正就是讓這種動物生不如死,不要讓他們以為隨機殘殺幾位無反手之力、無冤無仇的小孩就能賺到免費牢飯吃;西諺有云:「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些動物可以免於死罪但不能免於活罪,一定要讓牠們生不如死,才能杜絕這種毫無人性的濫殺惡風,才能保障所有人民生命之安全。我們社會不能對這種沒人性之動物施以仁義道德,卻讓其他人蒙受苦難與死亡威脅、隨時生活於恐懼、怨尤之中,所以一定要以惡治惡、以暴制暴,以獸行對付獸人,以非人之道治無人性之人;如此以毒攻毒才能克竟除惡務盡之功;立法院副院長洪秀柱說「要廢除死刑就要有配套措施」,僅此給洪副院長報告:這就是廢除死刑之配套措施。

劉小妹妹宣告不治後,台北榮總的急救團隊在兒童重症醫學部主任宋文舉醫師領導下哭成一團;檢察官第一次流著淚水檢驗遺體後哽咽地說「沒看過這麼殘忍的兇殺案」「劉小妹妹、我們一定為妳報仇」-這種江湖話出自一位司法人員之口可見其有多氣憤;龔重安這次真是人神共憤、天理不容了,我們社會還能將牠當人看嗎?希望司法單位好好治理這隻泯滅人性之動物,一定讓牠生不如死。

去年鄭捷在捷運上隨機殺人次日吾人撰文建議多派替代役男到捷運站與捷運車廂巡視,因為派警察成本太高且會對其他治安造成排擠效果,要增加員警編制則曠日廢時,所以加派替代役男最快,每三人一組互為照應支援;此案蒙有關單位採行現已付之實施,且一組還不只三人(好像五六人);這次北投文化國校女童割喉案發生後,校園治安亦受到高度重視,內政部長陳威仁說要提高警察校園巡邏;陳威仁是全國治安首長也是全國警察之最高總管,全國有多少警察可資調用,陳部長當然比筆者清楚,不過筆者還是要建議盡量調派替代役男進入校園就可,警察還是在校園周邊巡邏可也,一則節省警力、二則警察還是不進入校園為上策,蓋很多家長大人都以警察來嚇唬小孩;所以吾人還是建議政府有關單位協調多徵替代役男經過品行考核後進入校園維護校園治安,以確保小學生之安全無慮無憂,讓全國兒童都能平安快樂學習、快樂的長大。

最後吾人要建議我們的教育要重視團體教育、群體教育,一則勿教出像馬英九這種自私自利之個性,這對國家社會沒有好處;從小就教育小孩「德智體群」之高尚觀念,讓大家都有群體意識、都有大公無私之節操;小孩子從小就訓練他們成群結隊上廁所,尤其是女生一則互相照應二則互相守門把風;以前童軍教育都有這種訓練,現在若是取消了就請再恢復吧!【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