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專欄/不慈的慈濟—再數其爭議

蕃論戰/KSH/專欄 2015.05.19 00:00
慈濟因內湖開發案喧騰一時,傳出找7位名人救援,慈濟聲明證實「邀請社會賢達參與指導」。靜思語宣稱「慈是一種最清淨的智慧所發揮出來的功用。」「要使人相信你,不在於言詞的巧辯,而在於行為的實踐。」慈濟卻數次大張旗鼓開記者會、發聲明「巧辯」,因此其實踐「慈」的「智慧」與可議之處,不因開發案暫時告一段落而終止。 身為公眾人物,當有其示範作用。證嚴生父母將她過繼給叔、嬸為女。子曰:「父母在不遠遊」,但證嚴23歲正式受戒離開父母,令人恍然大悟,此或為她靜思語闡釋的孝道:「孝順就是在父母需要你的時候,能歡喜付出。」1966年發生「一灘血事件」,證嚴在診所見到地上一灘血,民眾轉述是一名原住民婦女小產付不起保證金,無法就醫而亡,證嚴悲痛之餘發願以功德救世,但多次在公開場合消費此事,「宣揚」自己的「功德」,未知是否合乎靜思語所言:「做好事是本分事,並不是為求名,也不是為求利。」證嚴出家50年,「辭親割愛,早已捨離世俗親眷關係」,但她弟弟王端正又何以擔任高層?內舉不必親是辭親割愛的新定義嗎?王端正曾與證嚴有「二不原則」的條件:「不碰財務、不碰採購」。慈濟行政財務完全不透明,又如何能得知他不碰財務、不碰採購?在被公諸於世前,又有幾位慈濟人知道慈濟投資軍火商、菸酒商? 慈濟對社會功用並非一無是處,義工大都無支薪,有些人平時仍要為工作與家庭忙碌,但仍然自願出錢、出力,花費時間與精神,不計任何代價酬勞,只為無私付出的關懷他人,而有無與倫比的精神充實。因此慈濟的貢獻,主要歸功於可敬的義工,他們無私、無怨、無悔,高層卻有無法、無天、無道的貪婪。慈濟功德會,每年平均收100億元的捐款。弱勢民眾無法負擔掛號費,照樣不能至慈濟醫院就診,原來此謂靜思語:「愛就要付出去造福」的「功德」,究竟大眾的善款用於何方,不能幫助困苦民眾就醫?實為大哉問!當慈濟在捐款網站堂而皇之的提及:「讓我們的愛心,溫暖寒冷的角落。」然需要救濟的民眾何其多,慈濟卻總是更重視國外「救助」:軍火商、菸酒商,違背民眾捐款的初衷,莫非為落實靜思語:「做事像做數學應用題,只會加減乘除,不會靈活應用,等於不會做。」確實靈活應用。金錢可令人產生動力或貪念,慈濟已然忘記做善事的本意,成為不願接受社會公評的「一言堂」團體,「智慧」境界之高如靜思語所言:「別人罵我,不諒解我,毀謗我,我反而應興起一分感謝的心理,感謝他們給我修行的境界。付出後看到成就的歡喜心叫智慧。」 不可否認,政府對宗教團體、廟宇的管理較為疏忽,因此造成漏洞。竊以為立委諸公理當立法廢除特權,就企業或資本主對所謂「慈善團體」的捐贈排除免稅的豁免範圍,對宗教團體的管理應與一般企業、社團、財團經營同等視之,諸如:包括所有收支應一律要求開立收據或發票。而財團營利與其職業員工(有領薪資者)均應重審其納稅條件。上述亦提供慈濟參考,不才認為亦與靜思語精神雷同:「愛不是要求對方,而是要由自身的付出,無條件的奉獻,做到事事圓滿。」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