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柯文哲不敢移送馬英九

美麗島電子報/吳子嘉 2015.05.12 00:00
在成功搶佔無數次媒體版面,並順利把馬英九打成圖利遠雄的貪污總統後,台北市政府廉政透明委員會,終於做出大巨蛋調查報告。結果,原本宣判馬總統「清廉破功」的柯文哲,因為調查結果缺乏實質證據,也欠缺程序正義,突然像是什麼也沒發生,靜悄悄的把調查報告收到抽屜,連移送也不敢移送,根本就是在裝肖仔!這一幕,馬英九看在眼裏,是樂在心裡;就連趙藤雄,想必也就此確定根本不用怕柯文哲這位大話市長。

§雷聲大雨點小的柯市府

北市廉政會於上週五,針對大巨蛋案提出第一階段的調查報告,大會並決議將馬英九、李述德移送法辦。結果,才過不到24小時,台北市政風處處長劉明武就對外表示,因為該報告欠缺程序正義,因此,他將邀請馬英九及李述德前往廉政會說明。

明眼人都曉得,劉明武要求馬英九、李述德到廉政會說明的作法,現實中根本就沒有實踐的可能。因此,除非柯文哲打定非將兩人移送不可;否則,這本大巨蛋調查報告書,注定將石沉大海。

或許仍有不少人認為,依照柯文哲近幾個月來對馬英九、趙藤雄窮追猛打的狠勁來看,這本調查報告豈有不移送檢調的道理?但耐人尋味的是,就在劉明武表明廉政會應約詢馬、李兩人才符合程序後,柯文哲立即呼應說「反對缺席審判」,這句話,形同表態認同劉明武,也間接否定廉政會的建議。

因此,廉政會的大巨蛋專案調查小組還有繼續辦下的可能嗎?當第一階段調查報告直接被市長否定,作為小組召集人的鄭文龍,難道不該為此請辭嗎?尤其,作為律師,更應該深刻了解程序正義的重要性,所以,鄭文龍不該繼續對政風處的說法裝作充耳不聞。

但坦白說,大巨蛋這起BOT案,確實是疑點重重,官商勾結鑿痕甚深。何以柯文哲市府還會走到今天這種進退兩難的局面,也只能檢討自己缺乏謀略。

§坐擁彈藥庫卻拿水槍應戰

因為,擁有龐大行政資源的柯文哲市府,在與遠雄過招大巨蛋爭議時,從頭到尾,竟把自己化身為空有口水的名嘴,以為光靠罵人就能逼對手換約認賠,手頭上所掌握的BOT合約與監察院糾正案文,卻被晾在一旁;形同肩膀上扛著核彈,卻拿水槍出面應戰,一步步自困愁城卻毫無自覺。遠雄看在眼裏,樂在心裏;此刻的趙藤雄,根本就不怕柯文哲。

就像在上個月,趙藤雄將一份以「大巨蛋安全專業說明」為標題的說帖,派人送至台北市議會給各黨團成員。內容除了訴說參與BOT案的心路歷程,強調大巨蛋公安絕無問題外,文末,還毫不避諱地公開批評北市府的作法猶如恐怖組織ISIS,讓遠雄公然遭到威脅,不就範就斬首,反問社會「這真的是我們的國家嗎?」

無論遠雄這項做法是否恰當,說法是否合理,一個被人貼上「恐怖組織」標籤的政府,對此絕不能等閒視之,否則執政威信就會蕩然無存。然而,面對遠雄公然挑戰公權力,先前還在youtube上向遠雄嗆聲的林欽榮、鄧家基,兩支市府重砲像是睡著一般悶不吭聲,底下官員避之惟恐不急,連市長柯文哲也僅說了一句「適可而止」。整個市府唾面自乾,受盡汙辱,卻還容忍不反抗。

這不禁令人想問,過去幾個月,罵人聲音最大的不是柯文哲嗎?痛斥遠雄「從頭到尾都是問題」的人不也是柯文哲嗎?為何時至今日,北市府在面對大巨蛋案時,會突然像是變了一個人,進度緩如牛步,發言強度也為之削弱,這是準備攤牌前的暴風雨前寧靜,還是北市府其實已瀕臨無計可施的困境?

§柯文哲不該再只想噴口水

必須說,從一開始北市府拒絕從契約面來處理大巨蛋爭端,改以利用輿論戰,逼遠雄低頭,就已犯下嚴重的戰術錯誤。

首先,誰都無法否認,被俗稱為大巨蛋的「臺北文化體育園區」,是台北市政府與遠雄企業團,以白紙黑字簽訂合約所執行的BOT案。換言之,大巨蛋案基本上,就是政府與民間公司的合作契約,若簽訂該合約的一方產生疑義,理應依照合約規定處理爭端。

所謂的依合約處理爭端,指得就是依照合約第二十條有關「爭議處理」原則,一旦發生爭議,雙方本應基於誠信原則,先以協商方式解決;如無法以協商方式解決,任一方均得提送協調委員會決議之。

問題是,截至目前為止,柯文哲市府明明公開指控大巨蛋案「從頭到尾都是問題」,但除了這類隔空喊話之外,卻不曾依照合約所提之辦法,要求與遠雄成立「協調委員會」,並將相關爭議移至「協調委員會」處理、解決。

相反的,從柯市府上任迄今,各界卻只看見柯文哲指著趙藤雄的鼻子狂轟猛批,聲勢浩大,屢屢成為媒體焦點,但請問到現在有改變任何事實了嗎?遠雄有因為社會形象變得更差,就轉而向北市府賣笑求饒嗎?更甚者,攸關民眾權益的大巨蛋案,有因此找到解套方案了嗎?

因此,從結果來看,北市府以製造混亂的戰術,來處理大巨蛋爭議,確實已犯下嚴重的錯誤。

第二,儘管多數輿論都支持北市府應以更高的安全標準,來要求遠雄打造更安全的大巨蛋,但為何趙藤雄仍不動如山?理由很簡單,就是北市府採取的Sim Tread模擬軟體,在台灣根本缺乏適法性;同時,北市府在藉此軟體提出數據,要求遠雄進行改進的同時,卻對該軟體在日本,乃至於國際先進國家的「實績」如何,卻是隻字未提,這當然也令人對北市府採用Sim Tread模擬軟體的合理性產生諸多質疑。

最重要的是,柯文哲授權廉政委員會調查相關BOT弊案,但該委員會在法律上的位階究竟為何?其所掌握的公權力來源為何?如果這些問題都沒能釐清,那麼,所謂的廉政委員會,不過就是台北市政府的「黑機關」。試問,這樣一個缺乏法源基礎的委員會,即使最後做出要控告馬英九圖利的決議,該委員會真能再做進一步的動作嗎?

同樣的,柯文哲真的可以依照廉政委員會做出的結論,對馬英九提出告訴嗎?一個台北市長控告總統的事情傳開了,又豈不貽笑國際?而且,在促參條例的原則下,圖利罪在BOT的議約過程中根本不存在,柯文哲宣稱馬英九清廉破功,當然也只是耍嘴皮子而已。

也因此,面對柯文哲市府接連出招,遠雄何以能夠好整以暇的沉著應戰,主要原因,就是一旦雙方進入司法訴訟,遠雄百分之百能打贏官司。所以,現階段當然沒有讓步的理由與必要。

但已經被遠雄看穿手腳的柯文哲市府,真的應該就此投降,放棄替市民爭取應有的權益嗎?當然不是。更進一步來說,柯文哲若真想要扳回一城,那麼,就要瞭解到,遠雄最大的弱點,其實根本就不在眼前的興建,而是在未來的營運。

§遠雄能否順利營運才是問題癥結點

當年,筆者在台開服務時,曾與邱復生共同評估參與大巨蛋投標項目;也就是早在遠雄參與前,即與羅興華、劉培森二位建築師討論研究,但最後得出的結論卻是決定放棄。

因為,台灣職棒的前景並不被看好,大巨蛋若要順利營運,勢必得仰賴舉辦大型活動,並與北京、上海結合,替大巨蛋爭取經常性舉辦國際性演唱會的機會。但幾經評估後,這套營運模式在現實中確實有其侷限性,所以,連擅長活動行銷的邱復生,也都不得以放棄投標,而在這方面毫無實績可言的遠雄,憑什麼讓人相信能夠成功經營大巨蛋?

更進一步來說,既然遠雄自知缺乏經營大巨蛋的能力,又何以決定投標?若攤開真相,恐怕會笑破不少人的肚皮。

因為,當時劉培森結合竹中工務店,四處遊說有能力蓋巨蛋的公司聯合承攬大巨蛋BOT,但包括台開在內,多數大型公司都是興趣缺缺,極少數有興趣的就是遠雄。原因,竟然是因為遠雄本業業績不良,若能取得大巨蛋BOT案,將可替公司帶進上百億的業績。所以,在經劉培森的遊說後,趙藤雄就順勢答應做這宗「利己」生意。

因此,此刻的柯文哲市府若想扭轉局面,就不該繼續把目光放在BOT的「B」,而是要進一步鎖定「O」來進行攻擊。針對這一點,相信只要請邱復生隨手提出10個如何經營大巨蛋的問題,遠雄肯定無法招架;屆時,遠雄無法順利經營大巨蛋的真相,也將攤在陽光下讓眾人檢驗。

同時,根據監察院糾正案文中的第十四條,監院質疑大巨蛋合約刪除「乙方應交付甲方工程興建紀錄與完工資料」,針對這點,柯文哲市府應盡速要求遠雄恢復原先訂在合約中的「提供工程興建紀錄」,唯有如此,才能按圖索驥,徹查遠雄的工程違失。否則,光是派捷運局人員進駐工地,只會是瞎子摸象,等著被人看笑話。

最後,台北市文化局在處理松菸文創爭議時,就是依照BOT合約規範,與台北文創公司成立協調委員會,先就爭議進行磋商;若無解,則再提起仲裁,甚或進入訴訟。這套SOP,才是北市府處理BOT相關爭議的標準程序,所以,面對大巨蛋案,當然也應該比照辦理。

如果說,柯文哲到現在仍是自我感覺良好,認為只要凡事訴諸民粹,就能逼財團低頭讓步,那麼,這不僅是誤判情勢,更會讓讓整個台北市政府的威信受到嚴重質疑,影響甚鉅,呼籲柯文哲千萬別再只想逞一時口快,來處理這件嚴肅的問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