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專欄/柯文哲與勞基法

蕃論戰/廖偉翔/專欄 2015.05.08 00:00
請各位先記得一個日期。2014年11月29日,柯文哲以85萬高票當選台北市長。以此為分界線,我們來看兩個新聞。   一、2013年9月15日,《蘋果日報》報導:「醫師爭取納《勞基法》 柯文哲:為病人好」。內文節錄如下:「柯文哲說,一件事情是對是錯,應訴諸良心……台灣醫療目前沒有對的環境存在,但仍要繼續做對的事……爭取醫師適用《勞基法》,是要建立作對的事情的環境,為病人安全建立更好的醫療環境。」   二、2015年5月4日,《NOW news》報導:「柯文哲質疑醫護納勞基法 社民黨:醫護過勞才是崩壞根本」。內文節錄如下:「五一勞動節當天,萬名勞工齊聚凱道遊行,其中基層醫護警消人員組『我可能不會救你』大隊,望政府將醫療人員納《勞基法》給予保障。……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針對基層醫療人員訴求納入《勞基法》一事表示看法……『醫師納入勞基法有困難,開刀開到一半,跑掉再換人不容易』。」   縱觀新聞內容,很明白的,其實醫師當然應該納入《勞基法》(參見陳亮甫〈誰怕醫師納入勞基法?〉一文)。這篇文章的重點,並非要說柯文哲應該完全為當前日益艱鉅的醫療環境負責。貼上兩篇不同時間點的新聞,只是要說明,對於有權力者而言,尤其是對於「他會開始把邊緣事情都掃蕩掉,維護一個高度服從、理性配合的中產階級,那些邊緣者、弱勢者不是他的重點」(阮慶岳對柯的評語)的有權力者而言,選舉前的承諾當然可以輕易打發。   我在去年七月曾經寫過,「如果選出柯文哲擔任台北市長,就認為台北市從此天下太平,那絕對只會是下一輪苦難的開始,而非結束。」當時有論者批評,要把柯文哲這個角色極度工具化,無論如何要先讓他選上,再來想辦法控制他。現在他選上了,野馬也開始脫韁了,不知道那些選前說要想辦法的人如今安在?   所以,無論是把希望寄託在看似英明威猛的為政者,抑或是夸夸其談的謀略者身上,總是不切實際的。柯文哲自打嘴巴並不意外,勞動者的權益,最終還是得靠自己守護與爭取。   最後,想起柯文哲一度堅持要用監視器抓違規停車,引來人治超越法治的批評。如果對柯市長來說,監視器畫面是最好的呈堂證供,把不守規矩的人都通通抓起來,那麼也想請問柯市長,現在呈在堂前這些關於醫師納入《勞基法》昨是今非的論調,該要怎麼處理比較好?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