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奶粉 裸睡 習包子

朱立倫的顢頇與無能【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05.04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今年初、朱立倫剛當選國民黨主席時、國民黨前中常委邱復生就說「朱立倫比馬英九還差」、憤而辭掉可以到中國大陸騙吃騙喝騙玩的「國民黨中常委」榮銜;昨天朱立倫以院轄市市長身份向內政部申請前往中國大陸訪問,並將於今日(五月四日)晉謁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朱立倫沒用國民黨主席身份申請前往中國大陸和中國共產黨主席會面、當然就是以新北市長身份晉謁中國國家主席,這樣比較合乎國際慣例與禮儀,所以筆者都以「習朱會」稱之);李登輝前總統說希望朱立倫不要像馬英九做「很見笑」的事;筆者要向李前總統「阿輝伯」報告:朱立倫保證比馬英九還「很見笑」,因為馬英九只在台灣「很見笑」而朱立倫已到中國大陸去「很見笑」了,有沒有談「九二共識」就已「很見笑」了;昨天朱立倫見到蔣經國親家俞大維姪兒俞正聲,只見中國全國政協主席(兼對台工作小組副組長,正組長是國家主席習近平兼任)俞正聲還是一再強調「九二共識」和一個中國;朱立倫市長不敢說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只敢說「求同尊異」;可笑的朱立倫要尊異、蔣經國這位親家小輩就是不尊異,所以朱立倫只能倖倖然自打嘴巴「很見笑」了;國民黨在台灣不都說「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嗎?結果一到老共尊前什麼都表不出來了,真的「很見笑」;以後在台灣也不要再「鴨子嘴硬」,談什麼「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了、根本是一派胡言胡說八道,欺騙台灣人民,出國賣土產回國賣洋貨的「買辦」,反正在老共前面國民黨就是龜孫子,自1948年三大戰役被共軍土崩瓦解打得滿山滿谷大逃亡後,1949年毛澤東開出國共內戰戰犯名單向全國各地通緝後,國民黨黨政軍大員紛紛尋找後路退路,從此全黨就就犯了「恐共症」迄今無法痊癒、真如柳宗元講的「來往不逢人、長歌楚天碧」;也如王昌齡的「飲馬渡秋水、水寒風似刀。平沙日未沒、黯黯見臨洮。昔日長城戰、咸言意氣高。黃塵足古今、白骨亂蓬蒿」。

五月四日是一個偉大的日子,1919年5月4日北京大學師生在歷史系系主任傅斯年(俞大維的妹婿、也就是俞正聲的姑丈、胡適的得意門生、後來擔任台灣大學校長)擔任總指揮搞了一場中國歷史上第一場街頭示威大遊行;由於受到馬克思主義的影響,中國知識界和大學生都在探索「強國之路」,全國都在探索要先有「德先生」還是先有「賽先生」的新文化運動;剛好又碰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巴黎和會列強各國要將戰敗國德國在中國山東的權益轉讓給日本,身為戰勝國之一的中國代表團當然不敢簽字,消息傳回國內遂舉國譁然,引發這場包括廣大群眾、市民、工商界人士、青年學生等中下階層廣泛參與以「外爭國權、內除國賊」為主題的示威遊行、請願、罷課、罷工、暴力對抗政府官員等多種形式的抗議抗爭運動。1924年4月19日中國共產黨中央局委員長陳獨秀和秘書毛澤東聯名發出通告,第一次要求各地黨與團的組織開展「五四紀念與宣傳」活動;1939年八路軍總政治部中央青年委員會發文明確指出中央青年委員會決定每年5月4日為青年節;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這天正式成為新中國之國定假日「青年節」。

所以朱立倫於5月2日國際勞動節次日前往上海向復旦大學學生演講,今天又去和北京大學學生演講,這兩天在中國都是具有非常意義的日子;中國方面安排這兩日讓朱立倫市長面對中國的新生代當然也有非常特殊之意義,只是朱立倫無法領會或不想領會而已。

朱立倫這次以新北市長身份晉謁中國國家主席原就具有很深的「朝聖」意義,朱立倫領導的國民黨只剩治理六個縣市,總人口約七百萬人,和香港特首差不多,比毛澤東在井岡山的蘇維埃政府(將近一千萬人口)統治的人口還少;比起習近平統治將近四千個縣市、十三億多人口真沒得比;習近平要給朱立倫加持者應該也只是讓這個象徵連戰二次選輸總統後跑到中國輸誠的紀念平台不致人去樓空;就像毛澤東和周恩來長期在北京東交民巷15號幫柬埔寨流亡元首施亞努保留一棟行宮供其長期流亡中國居住一樣,畢竟國民黨是共產黨的手下頭號大敗將,對國民黨主席的禮遇恰足以彰顯共產黨的包容與情意,是最廉價的高貴情操:朱立倫以1949年以來最弱勢的國民黨主席到北京拜謁本世紀中國最強勢的國家主席兼黨中央總書記,當然不是冀望為台灣或為國民黨爭到什麼巨大福利,不過是假公濟私為自己家族搞一些邊際利益耳耳。

大家都知道連戰在2004年兩度選輸總統後就在隔年跑到中國輸誠,開始在中國大陸發財;其實朱立倫的岳父高育仁比連戰還捷足先登中國大陸發大財;早在1989年高育仁被拔掉台灣省議會議長後沒撈到內政部長(當時一軍在省議會、二軍才在立法院,省議會是當時台灣政治中心熱點;當年台北市議會議長張建邦就撈到交通部長),1993年轉戰立法院又在副院長一役搶輸王金平;於是高育仁便憤而往中國大陸拚經濟;1997年高育仁從當時下台的立法委員張世良手上接下第一個兩岸工業團體「中國兩岸工業協進會」後儼然是兩岸工業之龍頭,讓高育仁在兩岸工商界建立不少人脈,迄今還是兩岸非常重量級的生意人;朱立倫還在競選黨主席時就在為習朱會鋪路,除了一位從馬英九陣營跳槽過來的高孔廉幫忙施工外,他的泰山高育仁岳父大人應該也提供不少高檔的材料,讓朱立倫以一介小小的新北市長就能超越馬英九去和習近平碰頭會,這大概是習近平接掌中國國家大位後接見最低階的海外人士;朱立倫能讓習馬會破功而先營造習朱會,岳父大人功不可沒,這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的典型,所以若朱立倫幫岳家爭取一些邊際效益也是人之常情、順理成章之事。這也才是朱立倫此番甘冒大不諱的以新北市長申請去大陸後又轉換身段變成國民黨主席和習近平會面的原因,蓋周邊邊際效益甚大也!

今天朱立倫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福建廳晉謁了習近平國家主席,這是28年前吾人和江澤民總書記會面並抬槓的地方,惟朱立倫是乖乖地向習總書記報告「兩岸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上繼續發展」,了無新意的將蘇起手創的「九二共識」再抬到檯面上玩一玩,既無新意也無創意,比他岳父二十年前就跑到中國大陸開疆闢土還不如,一代不如一代,外省權貴子弟就是如此,所以邱復生說「朱立倫比馬英九還差」,故李前總統「阿輝伯」真的要失望了,朱立倫真的「很見笑」了,不但在習近平前面重申「九二共識」,也不敢「一中各表」,這就是朱立倫的顢頇與無能;「阿輝伯」好好保重、千萬不要氣壞身體啊!【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