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空汙 北市

對權威的服從 免于恐懼的自由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15.04.24 00:00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文:李幸 圖:geralt

我們都很喜歡那句話:免于恐懼的自由。

人的膽子其實很小,真的是膽小如鼠,所以我們常常歌頌膽大的人。小時候讀《三國演義》,印象最深的一個細節是蜀將薑維戰死後,魏兵剖開其身體,發現他的膽,有拳頭那麼大。諸葛亮肯定膽也大,不然不會唱空城計,也不會看中薑維把事業交給他。

近讀《對權威的服從:一次逼近人性真相的心理學實驗》([美]斯坦利•米爾格拉姆著,趙萍萍、王利群譯,新華出版社2013),該書所述“服從權威實驗”的情況,大概是這樣的——

實驗時間:1960—1963年

受試人員:1000人以上(累計,每次40人)

實驗指令:對學習犯錯者實施電擊直至其屈服

受試顯示:受試者基本服從指令對學習犯錯者連續實施電擊

所謂“服從權威實驗”,就這麼簡單。作者對實驗結果的分析如下——

“面對來自惡意權威的指揮,普通人可能會做出殘忍的非人類行為;人性——更準確地說,美國民主社會塑造的性格,很難防止這種現象的發生。只要感知到命令來自合法權威,很多人就會‘遵命而為’,無論命令內容如何,也不受道德的約束。”

“每個人都有道德感,這是對人類傷害他人衝動的一種約束。但是,當個體將自我融進一個組織結構,這個自主人類就會出現巨大變化,不再受個人道德的約束,人性的抑制機制失效,他關注的只是權威的認可。”

民主社會的民眾也擋不住“來自合法權威”的命令。個體被融進“組織結構”後道德約束就會失效。

該書還有進一步的歷史分析——

“納粹佔領區的歐洲曾出現了所謂的‘知識份子抵抗運動’,參與者們覺得他們對侵略者進行了反抗。但事實上,他們只是沉迷在心理機制的自我安慰之中。這種缺乏信心的人根本沒有將信仰付諸行動的勇氣,正是因為這種人的存在,獨裁者才永遠都無法消失。”

這一段令我久久咀嚼,不得安寧。

“服從權威實驗”還有多種變體,其中一種有關群體效應:當3個受試者中有2人反抗,剩下的一人也會反抗。

這個結果比較提氣。

大多數陳述讓我不忍卒讀。以至更複雜的實驗變體,只是大概瞭解一下並輔之以自己的理解——

1.兩個權威,同時下達不同指令

2.其中一個暫代受試者

3.兩個受試者,其中一個權充權威

權威即下達指令者,兩個權威的指令或有所不同,看受試者聽哪一個的?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常常遇到這種情況——聽爸爸的還是聽媽媽的?聽縣官的還是聽現管的?包括聽國民黨的還是聽民進黨的?

其中一個下達指令的權威突然成了受試者,或兩個受試者中的一個突然變身為下達指令者——更複雜了。沒辦法,心理學的“關懷”就是這麼無微不至。基於人心叵測嗎?

順帶借了本《洗腦術》([英]多明尼克•斯垂特菲爾徳著,張孝鐸譯,中國青年出版社2011)。全書翻譯過來28萬字,通篇(應有幾百個案例?)寫人的徹底轉變立場或乾脆傻了。

洗腦,不是我所理解的僅僅思考受到影響。嚇得不讀了。

諸位可以去讀。

Photo Credit: geralt @pixabay by CC0 Public Domain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延伸閱讀:

美國夢與中國夢

時代廣場將出現快閃森林

經濟作物結合文創 桐花祭行銷客家文化

網路視頻時代來臨

300年歷史 17米長的「康熙臺灣輿圖」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