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十大溫泉飯店 勞基法 慶富

陳樂融《浮生》/換人,就能換人生?

NOWnews/ 2015.04.14 00:00
文/陳樂融

很多人以為換個男人或女人,就能改變生活,結果發現不那麼簡單。

不同的城市、行業,遇到的人看起來也許和自己以前交往的人那麼不同,但內在是否也如此?

外表看到的一切真能相信?還是所有事都非得親身體驗,親身驚愕、快樂或憤怒?

酒井美羽的淑女漫畫裡有個故事,在東京浪蕩了三年的女主角決定回鄉去當「樸素的售貨員」,也鎖定找到平凡上班族當老公的計劃。正當一切順利進行,也在自己發動攻勢下和木訥呆板的課長上了床,不可思議的事卻發生了。

課長在床上毫無生澀感,甚至是名符其實的「技巧派」。女主角雖然享受了,第二天卻神經質地不要和課長交往,因為她要「平凡的男人」。

漫畫中她哭著坐在地上和課長說:「如果和你結婚的話,就算白天一切都很平凡,晚上卻那麼激烈,我無法過這種表裡不一的生活。」

多少「平凡的家庭主婦和職業婦女」會羨慕這樣的表裡不一啊。多少人厭煩死了一成不變的平凡,渴望出軌與冒險的激烈而不可得。但女主角就是這麼可愛而戲劇性地說出她小小的恐懼。

想當然爾,這樣的恐懼在男方眼中是充滿天真魅力的。課長把她訓了一頓,讓女主角醒悟:自己不必那麼自以為是的定義「平凡」。

可能是自己身處看名人如家常便飯的傳播娛樂圈,我一直對名人的一顰一笑有高度免疫力。明白他們的魅力,也領略他們的缺陷。

到最後發展出一種還算平衡的視野:如果真誠,沒有誰的微笑比另一個更高級。名人、有錢人、有地位的人或俊男美女,通通要老醜,通通會放屁,通通要死。

新時代(New Age)「你創造自己的實相」的說法,指你必須先把自己變成一個什麼樣的人,就能在週遭創造出相近的磁場,感染到其他人過來為伍。等待愛情也是這麼個原理。

一直期待有和你截然不同的人來改變自己,不如自己先改變了、先趨近了那種個性和態度,然後理想對象出現。

否則,一個節儉男愛上拜金女,雖然表面上節儉男可能怨聲載道、滿腹苦衷,但以實相層次來看,很可能是節儉男的因子裡也在呼喚一場豪華的演出,正好有一個人填補了這種自己無法實際操刀的遺憾。

我們表面上和自己或別人宣說的倒楣與不堪,很可能無法揭露真相。我們一直創造我們的實存空間,一直在決定要和哪些人發生哪些關係,要去這個地方或不去。

只是這些難以勝數的決定,有的是靠慾力、有的靠邏輯、有的靠恐懼,只有極少極少的生命,是出於智慧和愛。

不用以換男友或女友來改變生活,換掉一身套裝或西裝行頭,願意老老實實走在街上或在公園草地上打滾,已經是一種由內而外、復由外而內往返的改變。(本文摘錄自陳樂融新作《浮生》)

《浮生》:陳樂融的中年書寫與半裸敘述

知名多元媒體人、創作者—陳樂融,相隔10年最新個人作品《浮生》,中年書寫,半裸敘述,深入剖析現代社會的細微縝密之人情世故。

從城市一隅展開,屬於人的故事來來去去,多少是值得停留與等候的?時間流逝,景致更迭,又有多少去處和情感是可以被記住或遺忘的?日常現實中,哪些是我們必須反覆檢整的擁有與放棄?

本書依循陳樂融豐富而獨特的感知,在從容的字裡行間,尋找對生活的釋然,並以悠然之語境,完成一場對自我的聆聽與傾談。所有的過去、當下與未來,彼此線索牽引,因循觀照,作者撥弄著安置其間的情緒接榫,試圖拆解、重組既有之塵世面貌,每一文句皆在捕捉極易消逝的浮生風景,將流動的情感,定格顯影,成為當代人之時光備忘。

多元創意人陳樂融十五年來的日常雜文集結,中年之際,對前半生的一次回首、顧盼,從周身開展的枝微末節進而所衍生的人情世故,在在掩映了諸多人際之間的精妙情緒,關於求不得、愛別離、生老病、怨憎會……藉由作者洞悉人情的筆觸,將普羅人性裡的曲折蜿蜒一一針砭,並且重新排列與定義。

關於《浮生》作者陳樂融

在陳樂融的創作裡,總能窺見從細緻情緒延展至萬物自然之省悟,在有限的身體與記憶空間裡,拓展出寬闊近乎無界的思維範疇;在逸散、無拘束的篇幅轉換中,存有堅定厚實的生命題旨。

一如持續拂過草平面的風,輕微自在卻帶有繁複生機,對於迂迴輾轉的人世百態,始終有著超然的釋懷,他以文字精準切入當代現實的核心,從而搔刮著讀者的敏感意志,彷彿某種叫喚與某種懇摯的提醒,在溫柔而音韻飽滿的敘述節奏裡,直接碰觸你情感與心靈最深刻的切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