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如是我言談亞投行【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04.04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3月27日報紙報導「馬英九專訪」談及馬英九得意洋洋地述說他如何交代蕭萬長在海南海口市的博鰲會議中向習近平國家主席報告讓台灣參加中國發起並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吾人一看兩位對經濟金融和建設銀行完全不懂的老政客在「瞎子摸象」亂搞一通;乃在次日(3月28日)發表一篇「我參加亞投行應注意事項」,文中建議馬英九應召開「國家安全會議」邀請相關人員來研究參加與否之利弊得失,或交給國會召開幾次公聽會大家來集思廣益研究是否要參加亞投行?馬英九總算有注意到輿情反應於3月30日火速召開國安會議決議參加投資「亞投行」,並於隔日完成「參加意向書」之準備程序請中國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簡稱國台辦)轉報亞投行臨時籌備處。由於馬英九的國安會是「先上車後補票」以及請國台辦轉交「參加意向書」實在很不倫不類,國際事務當國內事務在辦的自我矮化而引起媒體與名嘴一片撻伐聲,不過能掌握到重點的很少,故再不揣淺陋野人獻曝一下,與各方賢達共同就我國參加「亞投行」問題之利弊得失研究研究,庶幾提供有關單位尋求補救機會。

政府有關官員再三強調中國籌組亞投行是經濟問題,其實這是一個國際政治問題,至少是三分經濟七分政治的問題;這問題要從二戰以後說起,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所有的參戰國都欠美國很多錢,美國是世界唯一的經濟大國,其中又很多國家根本連利息都繳不起更遑論還本金;為了協助各國發展經濟、重建戰火摧毀的建設,就由美國主導發起組織一些國際金融機構,現在世界各國共有國際性多邊開發銀行有1944年7月在聯合國所屬的專門機構:世界銀行集團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其他還有國際清算銀行、泛美開發銀行、加勒比開發銀行、歐洲投資銀行、歐洲復興開發銀行、非洲開發銀行和1966年成立的亞洲開發銀行;這些銀行因都在美國主導掌控之下,所以美國就是大老闆;亞洲開發銀行雖是美日兩國各持有15.65%之股權,再加上一向以美國馬首是瞻的中華民國之持股就將近有35%,所以亞洲開發銀行也是在美國支持下由日本人長期擔任總裁;1986年3月中華人民共和國「簡稱中國」在經濟剛開始起飛中進入亞洲開發銀行(持股為6.46%),並在未公開討論及照會中華民國(簡稱台灣)前提下私自將創始會員國「中華民國」國名更改為「中國、台北」,迄今經過漫漫25年台灣還在「抗議中」;就在國民黨政府主政下台灣真像亞細亞的孤兒被隨便喬來喬去、踢來踢去,要叫你「張三」或「李四」都隨人之意,只要人家爽要喊我阿貓、阿狗都無所謂,國民黨政府真是「自辱國格陷孤島」,把台灣搞到這麼灰頭土臉,真的比妓女還沒尊嚴,台灣人民竟然還能忍受再讓國民黨執政,真是情何以堪?

在美國支持下日本掌控整個亞洲開發銀行之營運,所有投資、貸款、授信都由日本籍總裁決定,日本的營建商、顧問業、材料商、金融業、保險業甚至汽車業、機電業、家電業都隨著亞洲開發銀行的業務發展而相隨左右,各會員國想做亞銀客戶的業務只能和日商合作或充當日商之協力廠商;這樣的經營模式在中國經濟逐年發展也逐年向美日兩國反應建議調整亞洲開發銀行之出資比率,惟都未為美日兩國所接受;現在中國已是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美國最大債權國,全世界外匯存底第一多的國家佔全球外匯存底總數的三分之一強(約有四兆美元左右、第二多是日本約一兆三千億美元、第三多是沙烏地阿拉伯約七千四百億美元、第四多是瑞士約六千億美元、第五多是台灣約四千三百億美元、第六多是巴西第七多是南韓各約三千六百億美元,兩國相差不到一億美元);這些巨額的外匯存底是中國巨額的資產也是巨大的負擔,也是中國隨時要爆發通貨膨脹之引信,現在許多國家尤其是美日等國都要求中國要調升人民幣幣值,而中國也很努力在想辦法消化這些巨額的外匯存底,除了加緊國內之各項基礎建設外,中國現在還要出資拓寬巴拿馬運河、另與尼加拉國合作開鑿尼加拉運河和建設尼加拉湖內湖港及湖中小島,大大縮短太平洋和大西洋間之航程達一千公里以上;前年中國還準備提撥一兆美元充作主權基金作為投資第三世界國家之基礎建設;目前中國已有四大主權基金,第一大是華安投資管理公司3471億美元、第二大是中國投資公司1900億美元、第三大是全國社會保障基金1500億美元、第四大是中非發展基金50億美元;這些主權基金比七大工業國(7G)美日英德法加義的總和還大;前年中國想提撥一兆美元的主權基金原計畫用以幫助希臘解決其國內之經濟難題,惟未蒙希臘同意,蓋希臘擔心變成中國之「希臘省」或附庸國也;所以中國目前正在應用其巨額之外匯擴展其經濟版圖,像13世紀初年蒙古的成吉思汗建立歐亞大帝國一樣。

中國國家主席一上台就聲明要追求「中國夢」,這個夢就是追求中國自古以來最強盛的漢唐盛世和大元帝國的跨歐亞大陸的大帝國,所以為了消化巨額的外匯他大量輸出高鐵建設工程,他把自毛澤東、鄧小平以來思思念念想建造的歐亞大陸橋付之實施,並把起點從連雲港更改為北京,現在又獲得南朝鮮同意從釜山起點,本案只要再蒙北韓同意既可付之實施;同時習近平又將一般鐵道升格為高速鐵路,再把它擴增為「沿著古代絲路營建的高鐵到歐洲各國的經濟帶」;然後又沿著十四世紀大明皇朝鄭和七次下南洋的路線規劃「21世紀的海上絲綢之路」(這就是所謂的一帶一路);第三是規劃中國西南方和中南半島相連結的高速鐵路網;這三大國際經濟建設將涵蓋歐亞非大陸六十八國進入大中華經濟圈內,這當然要花掉很大的巨額投資,不過以中國現在的巨額外匯存底當然也花得起,加上這些國家目前大多是「哈得要死」的窮國,就是歐盟目前也是常要為隔宿之糧傷腦筋,若中國願出錢去投資其國家之基礎建設來幫他們發展經濟,只要條件談妥相信很多國家都會投贊成票的;所以中國想要推動上述三大國際經濟建設投資,中國自己就可以玩得不亦樂乎,根本不用組甚麼「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這家國際投資銀行將由中國主導、總部設在中國首都北京(不是設在第一國際經濟大城市、中國第一大國際金融中心的上海,宣示主權意味甚濃),資本額500億至1.000億美元,中國佔一半股權,惟已公開宣佈放棄否決權,不過在「一個中國」原則下「中國加台灣」之股權還是一定過半數,所以中國很歡迎台灣參加、但不同意香港參加,其用意非常清楚,台灣將來在亞投行的角色就如「戲鳳」中那位拿著掃帚掃地的小斯一樣、可有可無、很重要卻也一點都不重要。

但中國為何不自獨樂樂而要眾樂樂的組織亞投行呢,其政治意涵即在此,中國要告訴美日甚至其他經濟大國,中國已非泛泛經濟小國的東亞病夫-「中國現在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美國最大債權國、世界最多外匯存底國家」,全球經濟版圖早就已經重整,所以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亞洲開發銀行之出資比例應該要再按各國經濟實力重新調整一下;未來國際經濟與國際金融之話語權請多重視中華人民共和國這邊之意見。這才是中國組織亞投行的目的,政治性比經濟性濃;其次是中國領導一個橫跨亞歐非的國際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將提供這些會員國基礎設施投資之機會,等於是這塊建設大餅的分配者兼掌權者,位高權重,將來在國際政治權力分配上,中國將擔任更重要之角色,這是中國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之處。

將來中國主導亞投行後,所有利用亞投行資金投資之基礎建設發包權(其實就是分配權)就在中國手上(就像現在的亞銀一樣),中國推動上述三大國際建設投資之目的就是要讓中國的工程隊伍及營建材料和運輸設備輸出去、讓中國的金融業、保險業、工程顧問業走出去然後順便消化巨額外匯存底;所以將來這些工程建設當然以中國施工企業為第一優先,以工程地主國或親中企業次之;所以毛治國內閣官員說「沒出資就沒商機」,其實也說不定,蓋出資了也不一定有商機,要有商機最肯定的是自己出資去投資基礎建設、像殷琪小姐去投資澳門輕軌捷運BOT,該工程就由大陸工程公司成立的澳門分公司負責施工;所以政府若要保障台灣廠商之商機最可靠的是提撥一千億外匯存底成立主權基金到國外投資,那商機一定是台灣廠商的;不過吾人反對國民黨政府搞主權基金,因為國民黨人又可能國庫通黨庫通私庫而亂投資,結果主權基金慢慢虧光了,主其事者就像連震東家族和國民黨都發大財了;所以台灣現在在國民黨主政下不宜搞「主權基金」,就像國民黨黨產不歸零前不宜搞「內閣制」一樣,這種搞法則台灣國家風險實在太大了。

當然以上是吾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說不定中國主導下之亞投行會比美日兩國「正大光明」「大公無私」「天下為公」、會很公平合理處理亞投行周邊所產生之商機,也許中國會在「一個中國」政策之下將台灣廠商與中國廠商一視同仁,中國廠商分大的、台灣廠商分小的,或是親藍的廠商分多一點、親綠的廠商分少一點、反正都能分一杯羹,中國廠商吃大魚大肉、台灣廠商也能大口喝湯,這可能就很不錯的商機了,既然是中國主導的開發銀行,中國之目的自己早就說得很清楚,台灣即然要參加就甭再想不確定的商機了,這是一個不確定的時代,台灣就當去參加一個國際金融俱樂部,每年定時派幾個人去北京吃喝玩樂一番,當然最好不要像亞銀舉了「抗議中」牌子經過漫長25個年頭還在「抗議中」,真是丟臉死了;國民黨不是和共產黨很麻吉嗎;馬英九不是說「兩岸關係好得不得了」嗎?也不過如此丟臉罷了;鑑古知來,希望台灣在亞投行命運會比亞銀好一些,否則台灣只好再繼續唱著「孤女的願望」了。【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