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奏鳴曲」器樂與鋼琴的最美對話 顧德曼大提琴獨奏會回顧

欣傳媒/ 2015.03.31 00:00
小紅帽

大提琴家麥斯基談顧德曼

「顧德曼演奏時最了不起的就是她獨特的音色表現。雖然我離第一次聽她到現在已經五十年了,但我記得當時她弓下的神技讓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她是當代大提琴中的女皇,是我的靈感 ;而且我很確定很多人也是這麼想的。」

以上為大提琴家麥斯基於2012/11/01於英國衛報上的訪談紀錄,如同大師的讚揚,顧德曼是當代最著名的大提琴女傑之一。當代作曲家施尼德克的第一號大提琴協奏曲便是為她量身譜寫。2005年德國授予顧德曼代表德國最高榮譽的國家第一級十字勳章,英國威爾斯王子推薦顧德曼為倫敦皇家音樂學院的榮譽會員。

受大提琴的朋友邀欣賞顧德曼大師的演出。在演出前,抱著沒有任何的刻板印象,只看了一下曲目單曲目順序,第一印象覺得這場音樂會的曲目非常重,音樂會包含四首不同風格,外加兩首Sonata的兩樂章安可曲,沒有炫技的華彩曲目,單純的與鋼琴展開音樂的對話合作表達音樂之美,是這場音樂會的最主要精神。

本次音樂會曲目如下:

理查‧史特勞斯:F大調大提琴奏鳴曲,作品6 

Richard Strauss: Sonata in F Major for Cello and Piano, op.6 

辛德密特:第三號F大調大提琴奏鳴曲,作品11之3 

Paul Hindemith: Sonata in F Major for Cello and Piano, op.11 no.3 

普羅科菲夫:C大調大提琴奏鳴曲,作品119 

Sergei Prokofiev: Sonata in C Major for Cello and Piano, op. 119 

斯特拉溫斯基:寫給大提琴與鋼琴的《義大利組曲》,改編自芭蕾舞劇「普欽奈拉」 

Igor Stravinsky: Suite Italienne for Cello and Piano, based on ballet "Pulcinella"

與鋼琴的絕佳默契 「奏鳴曲」最美的音樂對話

這次的鋼琴由俄羅斯演奏家巴布魯金擔任,巴布魯金出生於1973年,目前任教於莫斯科音樂院室內樂及鋼琴演奏課程講師,年紀輕輕卻已經具備了國際一線室內樂演奏家的專業水準。通常在演出奏鳴曲時一個伴奏的能力好壞可以左右一個音樂會百分之八十的呈現。一般能力的伴奏,如同好的音樂伴唱帶讓表演可以正確無虞的呈現樂曲的大致形貌,一個真正好的伴奏則可以讓主奏者的表演加以發光發亮,激發現場的音樂火花!

本場音樂會精彩焦點 亨德密特《第三號F大調大提琴奏鳴曲》

本次音樂會的所有的曲目都是小紅帽的第一次體驗,其中亨德密特的《第三號F大調大提琴奏鳴曲》堪稱絕妙,演奏大提琴的朋友表示這一首作品並不是台灣音樂會常出現的熱門曲目,不熱門的原因相信演奏上的困難度絕對是一個主要的因素,顧德曼與巴布魯金的亨德密特奏鳴曲,甩脫演奏上的艱難技巧障礙,音樂對話此起彼落合作無間,大師最厲害的地方是全首複雜的對位堆疊手法並沒有讓聽眾迷失於音樂之中而無法Fallow 音樂的進行,一改許多人對於亨德密特艱澀難懂的形象。

▲顧德曼演奏亨德密特無伴奏大提琴奏鳴曲Op.25 No.3

特別紮實的右手技巧 如小提琴般靈活的運弓令人驚奇!

音樂會中我們特別發現到顧德曼的右手拿弓方式重心偏低,乍看之下宛如德國派系的小提琴握弓方式,運弓時重心著重在最後兩隻手指頭上。這樣的運弓方式造成大師的跳弓和拋弓種種技巧非常輕巧,不亞於小提琴的快速,且持弓重心非常低所以弓壓和弓速非常穩定,音色平實而沉穩。

史特勞斯不屬於大提琴的語法 英雄式歌唱讓樂曲呈現更加困難

▲顧德曼演奏理查史特勞斯第六號大提琴奏鳴曲

音樂會曲目其中一首是史特勞斯《F大調大提琴奏鳴曲》,史特勞斯本身擅長小提琴演奏,其《降E大調小提琴奏鳴曲》華麗英雄式的曲風一直受到小提琴演奏者的熱愛,但是用相同的語法表現方式換成大提琴的音域演出,對於任何大提琴演奏家來講相信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尤其大提琴的低音頻率偏低,在音樂會時經常只聽到慷慨激昂的鋼琴,由於受到先天音域上的限制,大提琴某些段落通常只見其影不聞其聲,是本次音樂會稍嫌遺憾的地方。

演奏蕭士塔高維契 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本次音樂會的安可曲目,蕭士塔柯維契的《大提琴奏鳴曲第二號第二樂章》,要見識顧德曼的大師風範,先聽她的斯特拉文斯基絕對沒錯!音樂渾然天成 一切都是這麼理所當然!

▲顧德曼演奏蕭士塔高維契大提琴奏鳴曲

聆聽音樂會時我們常常因為樂曲的不熟悉而「聽不懂」台上演奏者在表達什麼。對於聽眾來說,來聽音樂會最重要的只是想要「聽懂」音樂,聽懂了之後才會啟發進一步的情感交流。顧德曼之所以被稱為大提琴女皇相信並不是因為她卓越不凡的技巧,而是秉於作為音樂家的職責,忠於作曲家初衷的音樂詮釋,傳達給觀眾最單純的「音樂」之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