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實驗發聲 中華民國視覺藝術協會/駱麗真、胡朝聖、胡永芬

欣傳媒/ 2015.04.01 00:00
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

訪談人:吳牧青

受訪人:駱麗真/時任視盟理事長(2009-2010)、胡朝聖/時任視盟理事長(2011-2012)、胡永芬/視盟榮譽理事長中華民國視覺藝術協會:為台灣藝術界奔走與發聲的急先鋒

成立於1999年2月6日,是全國性的藝術團體,又被稱為視覺藝術聯盟或視盟。會員包括視覺藝術創作者、策展人、藝評人、藝術理論工作者、藝術行政工作者、與藝術教育工作者,目前已有超過八百多位個人與團體會員。視盟基於監督的立場與專業發言的角度,經常參與公部門各項與視覺藝術領域相關的諮詢會議或研討會。如:法案條例研議、藝文補助案的審查與各項藝術文化會議等,成為台灣視覺藝術界的主要發聲者,並將持續努力著。

「城中末日」的展覽那時對視盟有造成壓力嗎?

駱:我覺得那是一個很好的討論,有進步的空間,就像我們完全同意,申請政府的經費不代表我們不能監督他,這是兩回事。而且我覺得非常感謝忠泰基金會,讓我們在被文建會趕出來時,有一個可以安定下來、做很多事情的空間,這是不可抹煞的功勞,而且從來沒有限制我們要做哪些事情,或不能做跟都更有關的議題,這是相當尊重的做法。可惜外界誤解城中藝術街區是要去換容積獎勵,事實證明就是沒有。對照之下,我們進駐以後,視盟不僅可以得到喘息,更可以開始規劃我們真正想做的事,尤其之前被文建會趕出來,一方面開始正視政府不可信賴,另一方面也不會因為委曲求全得到我們應該有的照顧。當然我們不能一直仰賴企業, 這也不是常態,所以在城中結束後,發展成與悍圖社合作一個空間(FreeS 福利社),我覺得是必然的。有些事情要經過一段時間後,歷史才會做出公評,但在當下的挫折感一定是強烈的。對於城中藝術街區,公部門有沒有可以取鏡學習的部分?聖:城中藝術街區開啟了公部門對於閒置空間使用方式的思考,像是臺北市都市更新處推動的URS 系列,包括在迪化街的空間或是後來的中山創意基地URS 21 等。芬:忠泰基金會作了一個非常好的示範,提供了空間之後,就退到比較後面的位置,讓團隊們自己生長、發展、磨合,開放各種可能性,將干涉降到最低。如果政府要有積極作為,就應該要把資源釋放出來,同時也警惕自己,不要伸出管制的手,不要以政治目的操作,這樣才能長出真正豐盛多元的東西。聖:另外,政府也會面臨到很多現實面,像是有些空間在實質釋放出來時, 就有使用上的困難。例如很多空間是沒辦法營利使用,這就有必要去試著鬆綁法條,像迪化街這麼好的空間,只當辦公室是有點可惜,雖然作為展間也很不錯,但有哪個單位可以一直不間斷地辦展覽?當初雖然也希望活化空間,就像剝皮寮一樣,卻規定進駐單位不能營利,政府不贊助經費,又不讓進駐單位營利,那該怎麼辦呢?所以這種空間在未來還是會受到很多條件上的限制,政府應該重新思考不同團體的特性,或是調整這類培植文化與場域的政策,讓民間自由使用,才能真正讓釋放空間達成最高的成效。

>>更多內容請見《舊城區的藝聲x異生:城中藝術街區》--->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67308

[延伸閱讀]

>《舊城區的藝聲x異生:城中藝術街區》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67308

>《後都市的共生 × 共創:中山創意基地URS21》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44972

>《朗讀違章》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35855

>《垂直村落》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26811

[延伸資訊]

>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 臉書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JUTfoundation

>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 網站

http://www.jut-arts.org.tw/cht/index.php

====================

圖文提供 / 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

編輯 / 何凭融(何熊貝)

 

更多建築相關新書資訊,請上【欣建築-建築書訊】

http://solomo.xinmedia.com/archi/article/books

更多國內外建築脈動及作品介紹請上【欣建築】

http://solomo.xinmedia.com/archi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