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歷史上的今天:美術節的企盼與無望【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03.25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1946年3月25日在二次世界大戰中因二顆原子彈突然戰勝日本的中國上海市成立一個「上海美術協會」並向中央建議訂這一天為「美術節」,中央政府也欣然同意並在不久被共產黨打敗后攜帶來台實施至今;這本來是一個值得全台灣美術界人士慶祝的日子,可恨的是第二年國民黨政府的殺手就血染了美術節-台灣第一位西洋油畫家陳澄波在美術節當天被屠夫蔣介石因二二八事件給槍斃了,中華民國第二個美術節竟成台灣第一位油畫家陳澄波之忌日,國民黨的屠夫們以二二八事件名義殺掉十幾萬台灣人民,迄今冤氣太重冤魂不散,讓國民黨無法完全超生;其中包括台灣第一位油畫家陳澄波大師。

陳澄波不但是台灣第一位油畫家,也可能是當前在國際油畫壇行情最高的台灣油畫家,2006年10月9日他的一幅「淡水」作品在香港蘇富比「中國當代藝術品拍賣會」以3.484萬港幣將近一億五千萬台幣賣出;隔年2007年一幅「淡水夕照」作品又再創新高、以5.073萬港幣將近二億三百萬台幣賣出;1947年陳澄波被國民黨槍斃時才五十二歲、正是作油畫最年富力強、思慮最成熟、技術最爐火純青之時(六十歲以後可能因腦神經或心臟衰弱因素造成手易發抖現象),所以陳澄波若不在二二八事件中被國民黨冤殺,再讓其創作十年所累積之文化資產可能就要達好幾兆來算,其成就也可能比西洋很多同時期的大油畫家還強;惜乎台灣跑來一群國民黨土匪濫殺無辜還把台灣一大堆菁英全都宰光,不但造成台灣人才之斷層也造成台灣文化之空窗期(陳澄波被國民黨槍殺後他的學生和同僚都不敢再做畫,生怕被連累又做國民黨的槍下冤魂);吾人常說國民黨無惡不作、作惡多端之道理在此。這也是對台灣美術節非常無望、非常無助的原因。

陳澄波被國民黨冤殺真的是死得非常冤枉的,因為陳澄波是一個大中國主義者,他不但在日本投降後參加列隊歡迎國民黨軍隊來接收台灣,他在被國民黨抓走面臨槍斃時所留下的遺書最後都還注記「民國」年朔;這樣一位「大中國主義」者被國民黨軍隊無緣無故槍斃了,國民黨軍隊不是土匪是甚麼?所謂官兵捉強盜者,那是甚麼人在捉仕紳和國際級的大畫家呢?當然是土匪或強盜了;台灣的美術節竟然變成首席油畫大師陳澄波的冤死忌日,這讓台灣美術界、油畫壇情何以堪?如何慶祝美術節?嗚呼哀哉!

從陳澄波大師短命的巨大貢獻來看,國民黨應該拿出幾十億巨額黨產來收購陳澄波之作品,一則收藏保值、一則捧場補償冤殺陳澄波之贖罪、三則充裕陳澄波文教基金會多舉辦藝文活動,如此不失為紀念陳澄波大師兼發展國內美術教育之大策略,寓發展美術於贖罪之中;而且國民黨以黨產來收購陳澄波大師油畫也是百利而無一害的,以陳澄波作品近年在國際畫壇之漲勢,保證國民黨還可大撈一筆,何況這還是國民黨最佳救贖良機呢?

在全球化、國際化、資本主義化之後產生許多巨大資本家,像台灣的郭台銘、張忠謀等,這些大資本家在「滿城都戴黃金甲」之後應該撥出一些經費來投資收藏國內的畫作,為國內畫家增添一些活水、多一點鼓勵也為自己開闢一條新的投資管道,不要「窮」到只剩下美金和人民幣而已嘛!政府也應制定一些政策來鼓勵企業家、資本家、投資家來投資國內畫家作品、多鼓勵畫家創作,讓國內美術作品變成很重要的文創產業,讓台灣多產生幾位國際知名畫家,這亦是台灣一種軟實力之表現,建立台灣成為一個文化大國、文創大國。

當然繪畫只是美術的一小部分、美術也只是文創的一小部分,如現在很多美工設計、工藝設計、建築設計、裝潢設計、景觀設計、裝飾設計、鑽石設計、金飾設計、衣服設計甚至雕刻、陶瓷等等都要以美術為基礎、為樣本、為藍本、為草圖,所以美術是很多藝術品之基礎、也是很多文創產業之基礎,值得政府、社團與企業界之重視,政府或民間要發展文創產業就要從美術開始,要重視文創產業當然就要慶祝美術節、表揚對美術工作有功或有成就的人士,或舉辦座談會、公聽會來探討如何發展台灣的美術教育、美術人才及美術產業;對於地方政府亦可以鄉土文化為中心,鼓勵本土畫家多做一些鄉土寫實或寫意之作品,例如上述陳澄波兩幅高價被收藏之作品一幅「淡水」一幅「淡水夕照」都是描寫淡水地方之鄉土作品,淡水就這樣隨著陳澄波之作品揚名國際,當然國民黨作惡多端殺人如麻濫殺無辜世界級大畫家之惡行亦隨之流傳到全世界、同時國民黨在二二八事件的大屠殺亦隨陳澄波的偉大作品流傳到全世界;這當然是台灣人的悲哀,也是殺人魔王蔣介石及其狗腿子之悲哀,他們一定無法想像低級的台巴子竟然出現這麼國際級的大畫家,讓惡貫滿盈的嗜血動物國民黨罪惡昭彰、原形畢露、無所遁形。所以吾人希望台灣能多出幾位「陳澄波」,那就有賴企業界或政府一起來培養美術根苗,這是吾人對美術節之最大企盼。【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