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I Love You, Honeybear》牢騷唱得好聽是藝術

欣傳媒/ 2015.03.10 00:00
阿哼

台灣有一種很獨特的文化分類法,就是用XX系來形容、概括某些俱有相同特質的人事物,譬如:澀谷系、視覺系、療癒系.....一大堆。好像跟日本文化有關,我也不大清楚,只是有一天發現了「牢騷系」這個屬性被套在Tizzy Bac、那我懂你意思了這樣的台灣樂團身上,覺得十再貼切不過。

生活中大大小小,裡裡外外的爛事那麼多,誰不會發牢騷呢?可有些人就是可以把對現代生活不滿的「碎碎念」寫成歌,然後我們心裡剛好也有同樣的不快就能借此宣泄。隨便把他們的歌詞複製貼上,都會變成很討人厭的近況,譬如:「我想你會變成這樣都是我害的」,但請「原諒我不明白你的悲傷」,畢竟也「沒有人在乎我在乎的事」阿。(開玩笑的...)

今年初,在各大樂評網站奪得高分的Father John Misty(台灣譯作:迷霧聖父),讓我感覺他也有著牢騷系的一般特質——對現代生活不滿、厭世、想太多又愛碎嘴,卻能寫出非常動聽的曲子,好像再莫名其妙的抱怨都能因為添上旋律而被理解。他的音樂讓我往John Grant、Randy Newman的方向去聯想,假使不細究歌詞,或許真會認為這是一張甜蜜哀傷的情歌專輯。

Father John Misty是Josh Tillman的化名,他曾經加入過Fleet Foxes擔綱鼓手角色,如今回到個人的創作企劃,展現自己的才華。新專輯《I Love You, Honeybear》詞本攤開,因為圖片最多,所以你絕對會先看的那面都是他和妻子Emma的放閃照。放入CD,第一首〈I Love You, Honeybear〉鋼琴、吉他、弦樂一下,Chamber pop該有的精緻、優美蕩漾開來,他的告白開始了:全球經濟崩盤,屍橫片野之際,你用那種「你看吧」的語氣說:「這就是我們所期待的。」十分天註定,零分靠打拼,但我好愛你,寶貝熊。

接著把專輯一路聽下去,有戀人初夜的追憶,有爭吵、責怪,有自嘲、自毀,唯一沒有的就是希望。歌者越陷越深,不見好轉,到了〈Holy Shit〉整個爆開來,沙塵風暴、資本主義、自動化生活、無愛的性愛、消費奴隸全成了泄恨的對象。Josh最後大發議論:「愛是奠基在脆弱人性的一種機制/你的天堂和亞當夏娃不是同一回事/愛是奠基在資源匱乏的經濟體/但它在你我之間不見運行」

真慘(聽說還是在婚禮當天寫下的)。

▲Father John Misty - Bored in the USA

Josh Tillman在去年11月,曾上David Letterman的節目表演了專輯中的〈Bored in the USA〉。蓄著一把大鬍子,唱地深情,舉手投足卻很有戲,歌詞抱怨著教育制度腐敗、次貸風暴問題、處方藥物成癮,竟穿插著非常尷尬的美劇罐頭笑聲。美國無聊到無可救藥,正因為連如此悲哀的現實處境,他們都能反射性地旁觀做笑。

事實上,Josh也從來不會稱他的妻子為寶貝熊,那或許同樣是一種諷刺。諷刺世界有那麼多問題,人們卻逃避,選擇相信好萊塢電影(美國文化代表)裡,能拯救地球免於毀滅的愛情。於是,專輯後半段好像都在嘲笑,「等激情過後你就知道」。不過愛真的那麼無用嗎?收場曲〈I Went to the Store One Day〉帶我們回到他和妻子初次相遇的時候,那也是這一連串痛苦的根源,重頭來過,他也許還是會臣服於期待。

牢騷系創作人的歌,往往有非常直面的現實觀察,感到不爽就抱怨,可同時也會抱怨自己的抱怨,複雜地讓人頭疼。那是一個自己蠶食自己的過程。而他們也並不需要快樂才能活,Emma聽到這張專輯大概也能理解,她嫁的這個人,只懂十一分之一的幸福。就在那首足以讓任何女孩死心踏地的〈Chateau Lobby #4 (In C for Two Virgins)〉裡。

▲Father John Misty - Chateau Lobby #4 (In C for Two Virgins)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