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習近平 瞎話王 投票

馬瑄攝影個展今揭幕《為荷一問》 顧盼與探首的鏡花水月

NOWnews/ 2015.03.06 00:00
生活中心/綜合報導

真是一件神奇的事情,從相機觀景窗看出去,發現沒有邊界的視野並非全局,游移之間,一瞬萬象,讓人想像好奇。夏天不經意發現的荷田,美麗不可方物,從日正當中凝視到黃昏,花間一日彷彿人間一年的精彩,讓馬瑄觀荷成癮,不料二周後的造訪,竟然驚見一池被鏟成平頭的短梗,出乎意料的視覺竟也像幅意外的抽象畫,美得驚心動魄。於是乎,起心動念,馬瑄決定用四季探訪荷花的一生。

就從冬天開始。「第一章」是生命的終篇也是開始,此時荷正枯到了句點,但映著水光倒影,馬瑄看見Paul Klee畫作中抽象的筆觸變成跳躍的音符,交織著韋瓦弟的四季交響曲;夏天不遠,荷田誓必重佈新綠,再開新豔,此刻奏起的第一章,是初生的序曲,也是馬瑄當天毫不猶豫的,自信而唯一的快門。

偏愛殘紅過後的枯荷,殘蓬半垂拉著猶自挺立的枝梗,力不從心的弧形,寫著驕傲的尊嚴,在顫抖的倒影中,掙扎成絕美的線條和幾何構圖,而那幾抹風中吹來的黃葉子,頓成大千世界中多妍的姿容,淒美如詩如畫如舞,如前生不捨的戀人。

「我們終究看不見自己生命的終點和起點,卻恆懷有希望,就像荷花。」馬瑄說,人的生命不能重來,但荷花睡著了,隔天會醒來,枯萎了,明年還會重生。就在一個春夏秋冬裡,看盡了荷花的一生風華,任性而活,興盡而終,猶且餘韻嬝嬝。馬瑄癡迷於捕捉這抽象的瞬間,這虛虛實實的纏綿,她透過鏡頭抒情作畫,或犀利或模糊或曝光或快或慢,按下她心中的感動、疑惑和頓悟,以狂草以獨舞以芸芸眾生之姿。

「 我聽見沉默的影像發出爆炸的聲音。」,將寫實的風景抽象化,馬瑄的攝影絕不增減鏡頭上的方寸,只有強調情緒,像藍調的爵士樂。恰如《問》裡的蜻蜓,也不解為何秋天的荷葉,恍如從遙遠的宋朝飛來的一聲嘆息;正午時分的荷花卻透明成粉色的琉璃;褪色的荷葉在雷雨過後,冷成天空的顏色,大大小小的雨珠竟璀璨成夜晚的星空;而守著混濁成一池綠的荷塘,即便卷縮成二顆宛豆,仍捲著身驅不肯放棄彼此的荷葉, 「讓我想起,約翰藍儂在被刺的前一天與小野洋子綣身的合照」。

攝影家Annie Leibovitz曾說:「戰地記者拍戰爭拿生命來換,肖像攝影師拍人像拿靈魂來換....」.那麼,馬瑄拍出汙泥而不染的君子花,就只能拿真心來換了。非關季節與繁華與時序,二年的守候,馬瑄的為荷一問,率皆問情、問禪、問時光,將平凡的題材,用現代的視覺去解構。攝影師無寧是寂寞的旅程裡一顆炙熱的心,兀自咚咚響著,追尋自我的欣喜,心中有詩歌就拍出詩歌,有音樂就拍出音符,有情感就拍出溫度,理性的人拍出結構,感性的人拍出溫柔。

真如一瞬即逝的流金歲月,在冷風吹過的水邊,馬瑄不時搓著僵直的雙手,鏡頭是一面明鏡,照的是對方,出現的是自己,讓人看清未來曾經。而那快門裡捕捉到的鏡花水月,也將永遠不會成為過去。《為荷一問》竭誠歡迎您的顧盼與探首!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