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平溪放天燈之啟示【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5.03.01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今年春節一年一度的新北市平溪放天燈開幕活動又因馬英九的自私自利亂使性子再演一齣戲外戲之大戲,讓世人更看清馬英九的自私與無情無義、小家子氣無大帥之風,真是台灣的災難和不幸。

清朝道光年間台人先民自福建到平溪雙溪一代拓墾,當時此地盜賊橫行,每當盜賊來時就留下壯漢抵抗保家衛鄉,其餘老弱婦孺就躲到山凹樹林內,俟盜賊驅退後再放天燈報平安,躲在山林內的鄉民家人看到天燈就知道家園平安就可以回家團聚了,後人就把「放天燈」引喻為「報平安」「許願」「祈福」之意;自從陳水扁總統和蘇貞昌縣長任內大力發揚平溪放天燈的本土民俗文化之後,每年總統和台北縣長(現在的新北市長)總會在春節期間放天燈之首日連袂來主持放天燈之儀式,縣市長來為縣市民祈福、報平安,總統則來為全國人民祈福之意,有點像古代帝王春天的祭天祈福新年「風調雨順、五穀豐收、人畜興旺、國泰平安」之意,所以這不但是台灣先民留下來的風俗文化,也是中華五千年文化之重要內涵;因此2008年政黨再輪替以後,馬英九總統和周錫瑋縣長及繼任的朱立倫市長都「蕭規曹隨」有樣學樣,六年來不曾間斷。

今年情況卻很大不同,去年馬英九總統所領導的國民黨在11月29日的全國地方大選中慘遭滑鐵盧,吃到1949年敗退台灣之後的最大敗仗,馬英九在強大民意和黨意之壓力下不得不辭掉黨主席變成和嚴家淦同級的「光棍總統」,惟嚴家淦時還是國民黨一黨專政的戒嚴時期,黨主席兼行政院長將經國也不得不擺出「尊嚴」樣子;可憐的馬英九情況就很淒涼了,真有如李後主的「相見歡」:「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現在馬英九是眾叛親離、四面楚歌,雖居總統高位、眾人皆知他獨醉;過去將近七年時間還給他兼任黨主席,所有黨政軍情特加上立法院絕對多數都在他股掌之間都無法讓古今中外最無能的馬英九幹出幾件像樣的大事,讓國人心服口服而五體投地的支持;如今沒了黨鞭等於喪失大半權利,佔絕對多數的國會已「非我族類」,其他的「政軍情特」也要聽佔絕對多數的立法院黨團的,否則沒錢如何推動政務,所以馬英九現在不只是跛腳而已根本就是一位「漸凍人」了,其實「最無能的總統」與「漸凍人」是幾乎相等的,所以現在國會議員也明目張膽的不理他、反對他甚至要開除他的黨籍;至於內閣閣員也都知道他這棵大樹已是「枯藤、老樹、昏鴨」、無蔭可遮也就紛紛落跑去了;故馬英九現在不管是在黨內或在國內都是孤單一老人,連昔日的走狗、哈巴狗都不在裡他了。所以才會發生上月最後幾天最精彩之一幕荒唐大戲。

2月24日國民黨舉行一場新春團拜,由黨主席朱立倫主持,「最高從政同志」馬英九總統、吳敦義副總統、和國民黨訴訟中的被告(立法院長)王金平等人都出席拜年,大家行禮如儀、相敬如賓也都說了不少客氣又虛偽的「人話」,最後團拜圓滿而成功的結束;誰知第二天上午開完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後朱立倫對著媒體向全球觀眾宣佈他承認王金平還是中國國民黨黨員、他不承接他上任以前對王金平的訴訟案;這個宣佈等於告訴世人馬英九主席時代和王金平的官司全部終結,馬英九主席的敗訴也完全確定,馬英九聽了當然很不爽、怒火攻心,馬上寫了一千五百字聲明洋洋灑灑批了朱立倫一頓表達自己對朱立倫此一處理方式「非常失望」、說朱立倫鄉愿、和稀泥,就是不提他自己和黃世明的洩密和國會全面監聽案,所有的錯都是別人的錯、「錯不在朕躬」,還在隔天(2月26日)宣佈不參加次日在平溪的放天燈開幕活動;據總統府發佈的消息是「馬英九擔心此行程變成有心人操作之焦點」;所以2月27日晚上只有朱立倫市長一人放天燈為新北市民祈福,同時也發表談話對馬總統的決定表示尊重與祝福。

同樣是外省子弟、朱立倫對台灣本土風俗文化是瞭解較多的、也比較重視與尊重,畢竟他母親和妻子都是台灣人,他的母舅家族還都是民進黨創黨時代大老;反觀馬英九就太不瞭解也太不尊重台灣本土風俗文化了,他完全不瞭解去放天燈是為國人祈福以祈求未來一年的國泰民安,他以為只是去做一場秀、去耍耍寶,馬英九一生吃台灣米喝台灣水食台灣人民俸祿,可能到死都要靠台灣人民來養(當然也可能要去吃幾年免費的牢飯)馬英九實在是太對不起台灣了,就像他當市長時把象徵台灣本土文化的建成圓環破壞殆盡一樣荒唐、愚蠢。

從今年平溪的一場放天燈開幕儀式希望台灣人民清楚看清自己是養一個怎樣離譜的總統,只會耍性子、只怕擔心自己的行程變成媒體炒作焦點而不願去為國人祈福的總統。中庸最後一句抄錄如下望馬英九常相思之:「為天下之至誠,為能經綸天下之大經,立天下之大本,知天地之化育,夫焉有所倚?盹盹其仁、淵淵其淵、浩浩其天。苟不顧聰明聖知達天聽者,其孰能知之」。【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