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北燈會 飛兒樂團 衛生紙

《黃金時代》:專家級文藝青年

滔客/ 2015.02.13 00:00
《黃金時代》(The Golden Era)2014

【劇情簡介】本片劇情即為張迺瑩(1911-1942)的傳記,筆名蕭紅,正是所謂的文壇民國四大才女之一。關於她涉世之後的文學、愛情與人生際遇,。

【想像力的迷走神經】這是一個傳記體的故事,是蕭紅這位作家的文學小百科、愛情小檔案,當然也少不了她波折的際遇。《黃金時代》雖然說是電影的劇情長片,也穿插許多「侃侃而談」的紀錄片段子,一方面看著蕭紅與生活搏鬥,另一方面聽著她的朋友們怎麼側寫這位奇女子,鋪陳的節奏徐緩,成了近三小時的片長。可是,想想若是把自己的人生,抽二十幾年的歲月拿來說故事,恐怕三分鐘就說完了,奇女子的人生,還是比較有內容可以娓娓道來。

看見蕭紅,油然聯想到文藝青年,也許應該發一塊專業證照給他們。文青這回事,固然是才華洋溢,情感與信念兼容並蓄,能想得到這方面的形容詞都可以冠上,卻也往往經濟堪慮,甚至健康堪憂,當然還得面對世俗的挑戰與生活的擠壓,願成為文青,能成為文青,「專業門檻」恐怕仍是存在的。

【幾句對白幾個念頭】「有我所不樂意的,在天堂裡,我不願意去。有我所不樂意的,在地獄裡,我不願意去。有我所不樂意的,在你們的世界裡,我不願意去。我只願蓬勃生活在此時此刻,無所謂去哪,無所謂見誰。那些我將要去的地方,都是我從未謀面的故鄉,那些我將要見的人,都會成為我的朋友。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我不能選擇怎麼生,怎麼死,但我可以決定怎麼愛,怎麼活,這是我要的自由,我的黃金時代。」說到作家的傳記電影,值得玩味的語句自然是不計其數。蕭紅的這一大段話,一來是《黃金時代》電影的「招牌」,故事的靈魂,二來是這句話任性得頗具特色,不是嗎?倘若追尋自由,想怎麼活,就怎麼活,也用不著蕭紅來說了,卻是她說了一大串,不能被濃縮刪減的一大串,願意瞭解蕭紅的人來看,耐心聽她說完,內容是有信念的任性或無意義的堅持,便也了然於心。

「你知道我別無所求,我只想有個安靜的環境寫寫東西。」雖然是出現在《黃金時代》裡的對白,透露著蕭紅的心願,擴大來看這樣的念頭,是非常有意思的,怎麼說呢?請嘗試想像一下「照樣造句」:我只想有個人聽我說說話;我只想好好把事情做完;我只想安靜一分鐘沒人來煩;我只想看見一個沒有碗盤堆積的水槽…等等,說不定還會沒好氣的補上:有那麼難嗎?無論怎麼替換,任何人如此有感而發,等同是與生活搏鬥的現在進行式,生活對每個人來說都不容易,對蕭紅也是一樣的。

【意猶未盡再來一杯】《黃金時代》是一部標準的劇情長片,長達一百六十九分鐘,入圍第五十一屆金馬獎多項獎項,導演許鞍華拿下該屆最佳導演獎,最為顛峰的作品時代集中於九零年代,也曾以單一作品拿下導演、影片以及帝后四個香港電影獎項,兩次,也就是所謂的「香港電影金像獎大滿貫」,其擅長的自然文藝,未來仍有機會讓影友們再一次感動。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