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專欄/有「禮」無「理」的國民黨形象

蕃論戰/李彥賦/專欄 2015.02.04 00:00
國民黨常常用光鮮的詞彙、整潔的外表,口口聲聲告訴大家自己是合法合憲、「理性」問政,不過充其量只是「禮」性問政而已,有禮貌的談話不一定有內容,常常也伴隨著邏輯矛盾的危險。 國民黨發言人陳以信日前指出,台北市長柯文哲網羅馮光遠進入廉政委員會一事是出於政治動機,目的是要鼓勵仇恨政治、製造藍綠對立、消滅國民黨。這份質疑台北市廉政委員會的聲明看似謙遜有禮,卻前後不一、毫無理性可言:國民黨雖然佔有執政優勢,卻天天檢討在野的民進黨,成日將自己的施政失敗轉移焦點成藍綠對立議題;兩個多月前才質疑柯文哲跟民進黨走太近,不是與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一同為史明前輩過生日,就是九二共識立場和民進黨一致,意圖將台北市長選舉和稀泥成藍綠大戰,怎麼才過一個國曆年,作賊的反而在喊捉賊? 不過,當帶頭的黨主席四年前支持總統、立委合併選舉,視學界提出的空窗期爭議如無物,四年後看情勢不對,卻又拿出學界說法反對合併選舉,打著穿西裝、打領帶、梳油頭的雅人深致形象,嘴裡說的卻是邏輯矛盾、選擇性失憶的空洞話語時,組織發言系統所能發揮的極限,恐怕也只剩下形象複製而已。 又或者說,這是國民黨一脈相承的習慣,是以形象包裝為最優先,汲汲營營於新生活運動、有禮貌運動,至於其中運作細節如何,便遁入合法以及私領域等有禮貌的謊言之中,特別是談到與國民黨相關的附隨組織時,這樣的問題更能被凸顯出來。例如日前台聯立委召開記者會指出,每年超過300億元的菸品健康福利捐,約有3成淪為政府各單位浮濫補助民間團體的小金庫、巧立名目亂發獎金,本應做為菸害防治宣導的經費,卻用在印製農民曆、美食手冊、籃球體育活動等與宣導無關的項目上,甚至被拿來當作政治活動經費使用。而這種取國家之財謀個人之利的行為,便是透過國民黨籍立委以民間基金會之名義,按照「中央政府各機關對民間團體及個人補(捐)助預算執行應注意事項」、「衛生福利部補(捐)助款項會計處理作業要點」以及「菸害防制及衛生保健基金審議作業要點」等所謂「合法」的包裝外衣下進行,至於申請個案獲得補助後執行成果是否符合菸害防制或健康促進的相關標準,依照國民健康署的回應態度來看,補助經費就像潑出去的水一樣,查核工作似乎變得不是這麼重要。 如果將時序前提,蔣宋美齡於1950年在台北創立的「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可說是上述透過政府「協助」而壯大的始祖。為了因應1949年60萬國民軍隊來台、軍眷人數過多的問題,蔣宋美齡便於1956年指示以婦聯會名義發動「民間捐款」來興建軍眷住宅,最後再「捐贈」給國防部已分配軍眷居住,最後共建3萬8千餘棟平房式住宅。然而,如此龐大的經費除由民間募款外,國民黨政府也透過公營事業如台糖、台肥、台泥、合庫、土銀、菸酒公賣局等以「認捐」的方式募集。安置軍眷本應是國防部職責,但最後卻由民間發起募款,甚至募國家的錢再捐給國家,其中究竟蒸發多少無從得知。除此之外,婦聯會更曾推動徵收「勞軍捐」,其徵收方式為隨著每進口1美金的貨物附加繳交新台幣若干元之費用,總計徵收高達900餘億元。然勞軍捐雖名之為「勞軍」,實際上卻是由婦聯會所收入運用,且由於「勞軍捐」並非法定稅捐,既不受政府監督管轄,亦無從得知收支明細,合法地遁入私法,結餘金額至今成謎。 基此種種,以「理性問政」自詡的國民黨所必須回答的理性問題就是:國人面對這樣的政黨,如果種種弊行皆已昭然若揭,那不能消滅的理由究竟何在?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