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藝文焦點》從江蕙顫動的裙擺說起

NOWnews/ 2015.01.09 00:00
文/呂麗莉

連日來樂迷們搶購江蕙封麥前演唱會的票,幾乎已快演變成為暴動事件了,甚至驚動地方政府首長、民意代表以「苦民所苦」、「為民請命」等各種理由,希望她再加演幾場。「江蕙現象」成了頗堪玩味的話題,也是全民關注的焦點。

我回憶起自己1990年擔任第1屆金曲獎評審時,當時決賽歌手是在華視攝影棚以「現場演唱、當場評審」的方式比賽,評審標準為唱腔技巧、歌曲詮釋各佔30%,音色佔15%,台風儀態與個人風格佔25%。在沒有和聲、舞群、掌聲的情況下,面對的是3架冷冰冰的攝影機、七位評審,「現場演唱」的競賽方式最直接了當,雖然很「殘酷」,卻能聽出歌手是否有「真才實學」。這次與江蕙同時入圍最佳女演唱人的歌手有鄭怡、蔡幸娟、張清芳及因新加坡演出工作無法出席而棄權的葉璦菱。

我清楚地記得那時的江蕙還是一個羞答答、怯生生,容易緊張的女孩子,上場時依稀可見她的裙擺仍微微顫動著,不過,當她拿起麥克風,一進入狀況後,唱起歌時,我發現她是以毫不保留的感情,甚至是以整個生命傾注在歌曲的詮釋上,這樣的特質,非常難得,讓她具有一種不可思議般的魔力吸引著評審們,因此能夠殺出重圍,擊敗諸多實力堅強的歌手,榮登第一屆金曲獎最佳女演唱人,自此她成為金曲獎入圍常客,後來更在金曲獎「四連霸」,第11、12、13、14屆連莊台語女演唱人。得獎高手的她為讓別的歌手有機會一嘗金曲封后滋味,客氣地宣布不再角逐該獎,僅報名其它製作獎項。儘管如此,江蕙出道至今,出過的專輯,唱紅的歌曲,不可勝數。

江蕙曾說,「從十歲開始唱歌到現在,唱了一輩子的歌,感謝上天給我這個天賦 ,也謝謝大家喜歡聽我唱歌。」分析江蕙歌唱事業成功的因素,除了是一位極具天賦的歌者外,她也是一位努力追求自我超越的認真歌者。

江蕙在《初登場》、《戲夢江蕙》演唱會中曾經回顧、透露自己的生長背景,本名江淑惠的她,家中四個小孩中排第二,所以被暱稱為「二姐」,幼時窮苦,父親是布袋戲戲偶雕刻師傅,母親在市場賣煎餅小吃,她小小年紀時常穿著超出自己年齡的衣服上台表演,心裡也會有些難過,但只要一想到自己多唱一首歌,母親就可以少煎一塊餅,就這樣含著眼淚、忍著眼淚,一曲接著一曲唱下去。忙著唱歌為家裡分擔家計的她,直到15歲才把小學念畢業。

後來,她與妹妹江淑娜一起在民間各處走唱,這一段走唱的生涯,想必苦不堪言,但相信也一定程度為江蕙的歌唱注入非常難得的「實戰經驗」,磨練出深厚精湛的演唱功力和技巧,讓她對於台語歌曲有更深刻、更完美的表現,後經友人介紹到夜總會駐唱,改名為「江惠」,直到出版《還鄉》專輯,才正式改名為「江蕙」。

江蕙是追求完美的處女座性格,她擅長融合現代與傳統,能夠投射都會男女的現實心情,「惜別的海岸」、「酒後的心聲」、「苦酒的探戈」、「家後」、「博杯」都是這類的代表作,即使是閩南語不怎麼靈光的人,也都能隨口啍上幾句江蕙的歌。她長期鍥而不捨地耕耘台語歌曲,終於能轉化為有深度內涵的生命之歌,得以跨越族群和語言隔閡,反映出許多台灣人的內在心聲,將過去被貶抑為低俗不堪的台語歌,一舉推到了雅俗共賞的高峰。

2002年江蕙在歌唱方面的表現,也吸引了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的多明哥注意。多明哥從眾多台灣歌手中選中她擔任新象藝術主辦的「新世紀之音:多明哥全民演唱會」的特別來賓,與多明哥合唱台灣民謠「雨夜花」,這讓江蕙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她曾表示,當多明哥邀她合唱時,她根本無從拒絕,因為她自從10歲起在那卡西當駐唱小歌手,一路下來,不是演唱台灣民謠就是台語歌曲,對於台灣歌謠有一種特別的感情和使命感,如果能藉由與多明哥合唱的機會,讓優美的台灣民謠能在國際曝光,或者登上國際舞台,那將會是她最開心的事情。

不過,完美主義的她也莫名的緊張起來了,一會兒擔心自己會在舞台上凸槌,一會兒擔心自己左耳不平衡、頭暈等等毛病,會讓她緊張得到在舞台上暈倒,心情可說是忐忑不安,七上八下。演出當天,既興奮又緊張的江蕙,還因為感冒帶病上場,事實證明,她還是能夠不辱使命,不愧為首席台語天后。

記得著名的歌劇演唱家吳文修在指導我們歌唱時,曾經告誡我們,「一位好的歌唱家應該過著三拍子的生活」,他所謂「三拍子的生活」即是「吃飯、睡覺、唱歌」,意謂著歌唱家要忍得住寂寞,不應有過多的交際應酬,要能專注在歌唱這件事情上面。江蕙在成名及歌唱攀向高峰之際,有段時期,遠離台北,定居美國,這期間她「洗盡鉛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棄絕喧鬧的交際,每天守著素淨雅致的家,親手作三餐,栽植花與樹,這樣不受干擾的生活,雖然單調規律,她卻樂在其中,除了精神奕奕,朝氣十足外,她也可以隨心所欲地思考歌唱的藝術。在美國韜光養晦之後的江蕙,返台後,歌唱藝術果然又大步的邁向新境界。

「江蕙現象」如今因為「封麥」愈演愈烈,樂迷們搶不到票或著黃牛票橫行,已衍生為爛戲拖棚,這是負責票務的寬宏售票系統必須深切檢討的事情,因為他們的事前作業不夠周延,也欠這些忠實的樂迷們一個公道。此外,相對地,江蕙的歌迷們也應宅心仁厚,多加體諒,培養內涵,尊重演唱者。如此一來,才可以共創雙贏。

江蕙的歌唱生涯一路走來,多彩多姿,如果能夠以音樂劇的方式去呈現,想必精彩可期,我倒是建議她「封麥」前製作一部傳記式的歌舞劇,當成台灣一代平民歌后歌唱事業最精彩、最完美的ending,這件事我也樂於共襄盛舉。

(本文作者呂麗莉,為文化大學音樂研究所副教授、前國立中正文化中心兩廳院董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