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雲瀑之美的境界─畫壇宗師黃君璧

太陽網/吳貴華 2015.01.08 00:00
溥心畬、張大千及黃君璧合稱「渡海三家」,是民國以來傳統水墨畫的代表。他們跟臺灣有密切的關係,也對臺灣國畫的推動有很深遠的影響。其中影響最大的首推黃君璧,其個人創作理念與風格,深刻影響戰後臺灣水墨畫的發展。該次《遷想妙得─中國近現代書畫擷萃》系列,繼張大千、溥心畬的精品展件之後,黃君璧參與展出的三件作品,有別於雲瀑之美系列,實令人嘆為觀止。

〈仿仇英桐陰晝靜〉是黃氏臨摩與故宮院藏作品,無論筆勢之起頓、轉折、輕重等,黃氏皆較貼近故宮版本。唯與明代仇英稍異的是梧桐葉、竹葉的賦染。黃氏刻意在畫作樹葉之交疊處染出陰影,以表現帶有光影的層次質感,此較近似西方繪畫的賦彩,明顯與傳統染色技法大異其趣。由於在二十世紀初,曾受嶺南前輩畫家影響的黃氏,有意將西式畫法與傳統融合,故畫風非一味模擬古法,而以新思維的創新手法,追求獨特風格。從畫作款署甲子(1924)夏日臨此觀之,是時畫家年僅27歲。以黃氏當年時期,卻有此深厚功力與成就,實為可觀,亦非易事。

〈太華群峰〉圖,黃君璧擅寫景,畫家以直勁而挺拔的中鋒圓厚筆法,來表現陡峭峻偉的山壁石坡,氣勢磅礡。描繪山形甚為逼似,能傳達華山西嶽雄闊偉壯的精神。

〈馬年獻瑞〉圖,在中國的文學與藝術,「馬」常作為人才的象徵,而圉人則是懂得調教人才的君主或政權。「圉人呈馬」除可視為胡人來朝的記錄外,亦為歸順天朝的象徵。在「呈馬」的題材裡,進獻之馬多只受勒,而不受鞍,意謂仍有待重用。而本幅之馬,一黑一白,鬃毛修短,纜轡俱全,顯然有別於過去「呈馬」的寓意。奚官雖著漢人裝束,然碧綠眼、落腮鬍,有胡人之相。鞍具則以褐、紅、藍、綠平塗之,明亮鮮豔,頗有敦煌壁畫之設色趣味。

此三件作品題材各異,但黃君璧皆能精準掌握物象的神韻、人物的精神,實為難得的佳構,今天能齊聚一堂更見其表現力的深厚。

「遷想妙得─中國近現代書畫」相關資訊,請至該館全球資訊網網站 www.yatsen.gov.tw查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