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價值觀 虐貓案 Google

農藥管理 為何不學學藥師制度?

中央社/ 2015.01.03 00:00
(中央社記者韓婷婷台北3日電)農藥雖然不是直接用在人體,但用在每天吃進肚裡的食物,專家認為必須做好溯源管理,依循藥師制度用處方簽管理,建議將賣藥的跟開藥的分開來。

農藥是否真的那麼可怕?台灣90%以上農藥都是舶來品,台灣幾個主要國產品牌農藥也都是進口農藥原體來台灣配製,或者由國外原裝進口,所以從進口到生產跟銷售建立一套完整的管理系統,才是根本解決之道。

台灣大學農學博士,現任糖(艸果)餅乾公會副理事長及亞洲瑞思生物科技技術創辦人洪建龍分析,農藥生產公司不外乎是那幾家,每年進口的農藥原體及商品都有一定數量,對下游銷售端能否做溯源管理就顯得非常重要。

他回憶多年前看過一份數據,台灣農藥消耗量每人每年可達2公斤,居全球單位面積施用量世界第一,這幾年是否有改善不得而知。

洪建龍認為,管理是最有效降低不必要藥劑施用最好方法,但是台灣現況存在著供應鏈間的利益衝突,因此過去以來鮮少提起如何建立好的管理制度,因為這些公司都是外商(美商、歐商),而國內廠商也多是政治勢力龐大的公司,所以管理越少賣得越多。

再者,農藥的販賣執照太容易取得,其實農藥管理人不僅是賣農藥而已,連施用方法,施用時機,病蟲害種都要能夠判斷,工作跟所學知識範圍不亞於一個醫師。

現行的農藥商雖有法規限制其需要取得農藥管理人資格,充其量也不過只需要受訓兩星期通過考試而已,就可以終身取得資格,也因此造成管理上的落差,而本身也因為是販售業者,因此在藥劑推薦上大多以利潤為中心,多多益善,因此管理人制度形同虛設,加上沒有定期接受新知訓練,專業度不夠,因此,也有人推薦植物醫師制度。

洪建龍說,這些年只要樹生病了,從大安森林公園的總裁樹,到台東池上金城武樹倒了,媒體企業總是大張旗鼓地尋求日本樹醫師的協助,給予適當的處方與管理,好像台灣沒有這類專業人才一樣,真的好令人慚愧。

他認為,如果藉由農業管理制度,把植物醫師的制度向下延伸,如同醫師、營養師,藥師一般,開處方簽,用處方簽到藥劑師(農藥行)拿處方,相信能更有效解決農藥濫用所造成的食安問題。

另外,植物不是人,有病了不會動也不會說,植物醫師必須能到田間親自診斷對症下藥,才能夠避免誤用藥劑或濫用,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1040103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