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這是國民黨改革的契機!【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4.12.30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今年九合一地方大選國民黨慘遭滑鐵盧,馬英九神話破滅、國民黨候選人竟然打出馬英九招牌或與馬英九合照之文宣就會落選,雲林縣前縣長張榮味說他服務地方三十多年竟不敵一個「馬英九詛咒」,因而宣佈退出政壇;最精彩的是嘉義市長候選人陳以真之民調最高曾贏民進黨的涂醒哲9%,陳以真還避開馬英九以免與馬同台造勢,未料兩天後馬英九陰魂不散再「飄」回嘉義市,陳以真未及逃跑結果就像中了SARS一樣無藥可救,從贏9%變成輸將近一萬票,可見這SARS之毒性有多強,因而馬英九為「選舉票房毒藥」之喻傳遍海內外,讓馬英九更是臭名滿天下。馬英九之臭名主要是起因於他的偽善、無能、虛偽、投機、不敢負責、近小人遠賢臣,其中最偽善的是貪腐,這也是迄今很多人被騙得團團轉之處,讓國人還天真地誤以為馬英九就是一無是處而唯有清廉,這真是天大的笑話,從馬鶴凌以下一家人恐怕無人知道「清廉」是甚麼意義?而馬英九也一貫不在意國人說他無能而相信他的清廉,馬英九這是「扮豬吃老虎」;因為選他這個歷史上最無能的總統是人民最笨之行為,就和相信他的清廉一樣都是人民之笨之具體展現,誰叫選民這麼笨要選一位史上最無能的總統。

吾人從馬家一些人之行誼就無法相信馬英九是廉潔的:第一是中央政治學校畢業的馬鶴凌在國民黨大逃亡時曾跟著蔣介石父子逃到台灣,不久又跑到香港觀望國共兩邊局勢,當時持這種投機心態的人很多,蔣介石下野之後、他的小舅子還跑到香港去晉見李宗仁總統要求幹行政院長;只是馬鶴凌沒想到他這個在香港豪華醫院誕生的犬子後來會當總統、必須去面對全國人民之檢驗;馬鶴凌在香港投機觀望沒多久,就在蔣介石在台灣「潛越」復行視事三個多月,1950年6月25日北朝鮮主席金日成出兵攻打南朝鮮想統一朝鮮半島,原已經放棄國民黨政府的美國杜努門總統在兩天後趕快調動第七艦隊自日本航進台灣海峽,並開始與蔣幫政權協議協防台灣俾利用國民黨在台灣新徵訓之部隊(不是逃到台灣之老兵哦)來牽制中共東南方之解放軍、以免北調去支援金日成與駐韓美軍對幹;一周後的1950年7月13日馬鶴凌在中央政治學校的同學兼老婆秦厚修在香港前三大豪華的廣華醫院生下馬英九,並於兩年後經中央政治學校同學之協助請蔣經國之特准入境遷居美國協防下的台灣、開始國民黨集團貪腐威權統治、作威作福的生活。

中央政治學校和早期王昇、許歷農管理下的政工幹校(後改名為政治作戰學校)一樣:讀書吃住全免費還有零用錢可領、畢業後要當軍隊政工或國民黨黨工任君選擇;馬鶴凌在1952年回到台灣以前都是軍隊之政工,他官拜中校政戰主官、秦厚修官拜少校政戰主官(這是後來秦厚修可到中央銀行當科長統計官之原因,當年中統和軍統的統計官就是情報官,蔣經國擔任總政戰部主任還兼任總統府機要室資料組主任、指揮一切黨政軍特務機構);從抗日戰爭到國共內戰時期很多部隊長和政戰主官大吃空缺發國難財,蔣介石自己說吃空缺達二分之一之多,這可能也是在那個兵荒馬亂、大家都為隔宿之糧傷腦筋的時代、馬鶴凌和秦厚修竟然能「安居樂業」到香港前三大豪華的廣華醫院生小孩,尤其當時香港也在鬧左派,一看到國民黨人或國民黨兵就追得滿街跑、打得滿地滾,港英政府為了安頓這些不願追隨蔣幫集團逃到台灣的中國難民、只好在荒郊野地也無路與港九市區相通的調景嶺用木頭與帆布蓋A字型「寮屋」收容這些被左派打得無路可逃的中國難民;可見與這些難民及泰緬邊區「異域」的反共救國軍和逃到台灣絕大部分可憐的老兵相比,馬鶴凌一家是多麼尊貴與投機。

馬英九的姐姐馬以南也是惡行多端,讀台大時就當聯考槍手幫人家考大學賺取高額酬勞,結果東窗事發後其他罪犯不是判刑就是退學取消學籍,唯獨國民黨黨工女兒馬以南安然無事從台大畢業還到美國留學取得美國籍、還讓小弟馬英九依親取得綠卡;馬英九在第一任總統選舉時對於社會大眾對他大姊這種作奸犯科的行為只輕描淡寫的說他姐姐是有在年輕時「年少輕狂」;一個大四學生當槍手作奸犯科馬英九卻說是「年少輕狂」,可見這個家庭的道德水準有多低、法治觀念有多差;馬英九當台北市長時和當總統時,馬以南都還「轟轟烈烈」幹過很多髒事,有的還被法院判決敗訴,如果說馬以南可能是馬英九的白手套也是很合理的懷疑而已。

馬英九嗜財如命,他要選總統之始犯了特別費案被法院起訴,一位當時當任國民黨籍市議員在電視上說:要馬英九私人掏腰包出來做公事太困難了;結果這個特別費案由市長室的余文去坐牢當替罪羔羊,余文的老婆因而氣得生病迄今;馬英九一上任總統就昭告天下:在他任內不會有非法監聽之事,結果卻爆發前檢察總長黃世銘竟然指揮特偵組全面監聽國會之醜聞,黃世銘還把監聽成果又還在偵辦中之案子親自拿到總統官邸向馬總統「洩密」,因而被判刑,馬英九因享有憲法保障之刑事豁免權要待任期結束再行究辦;馬英九這種狗屁倒灶之事太多了,看官有興趣可上網查看分享,不亦樂乎?

馬英九早在美國留學時期就充當「職業學生」負責向台灣情治單位打台灣留學生的小報告,就是擔任俗稱的「抓耙仔」,可見這傢伙自年輕就非善類、專門與台灣人民為敵;他花了七年多在美國搞了一個博士(蔡英文只花了兩年半),就帶著美國綠卡回來躲在蔣經國總統身邊做翻譯,可見他們父子膽子有多大(當時馬鶴凌在北知青黨部當書記長,本部堂在華岡研究生幹事會總幹事任內奉命兼學校黨部常委、常去北知青黨部);要講馬英九的惡行惡事實在是馨竹難書的;但在2000年馬英九率眾去圍提拔他很多的李總統官邸之後,國民黨人不分青紅皂白把馬英九當作復興國民黨唯一的希望,各方大老胡說八道的力捧胡作非為的馬英九;其實他幹完一任市長後筆者就看清這傢伙不行,台灣文史意識極端缺乏,還專門破壞台灣歷史文物,國民黨再讓馬英九領導一定會激起台灣人民之反對,最後國民黨一定要陪葬下去;果不其然他選兩任總統都是以做不到的政見在行騙天下、還用「宇昌案」陷害忠良,完全置全國生醫產業之發展於不顧,最後竟然勾結敗類財團擔任「工商後援總會副總會長」花大錢助選,然後再製造毒食用油給全國人民吃;現在這些弊案內幕已一樁樁暴露出來,資深媒體人周玉蔻所講的二億元恐怕尚待考證,據本人之了解「工商後援總會副總會長」之行情應該在十億元之譜,而且只會多不會少,可怕的是這種錢不會在國內付款也不會銀貨兩訖,大家看看過去歷任總統選舉之花費,在參考這次連勝文競選台北市長之花費(不必看柯文哲,他是台灣選舉史上的「政治創業者」)應就知曉一些大概,再看看馬英九過去之行誼,這傢伙會不會收錢就可心照不宣了。(不要忘了他姐姐和兩個女兒都是美國籍)。

其實周玉蔻敢大辣辣的揭穿頂新集團這一總統選舉之「政治獻金案」,還敢和總統打官司,真是勇氣可嘉、令人佩服;和有錢人打官司已很不容易了,與有錢有勢的總統打官司就更難過了;小國民對上大總統,小黨員對上大主席,這又是台灣的一個新奇蹟,當然也是國民黨改革的新契機,馬英九已把台灣和國民黨搞得亂七八糟了,一定要讓他了解台灣的公平正義之力量,要爛讓他自己去爛,國民黨一定要藉此機會改革改造,浴火重生,然後才能完成孫總理的建國理想。【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