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王榆鈞與時間樂隊 邀你進入《頹圮花園》的音樂世界

欣傳媒/ 2014.12.03 00:00
瓦瓦

如果聽見有人將王榆鈞比喻成雷光夏,我想應該是他還沒真正聽過《沙灘上的腳印》。但聽過《沙灘上的腳印》也不能算是真正「認識」王榆鈞,想認識這位歌者,必定透過新作《頹圮花園》。

如同王榆鈞接受《Bark樂是浮生錄》雜誌的專訪所言:「如果之前的專輯《凹》是2008年當下的我,《沙灘上的腳印》是2011年當下的我,這些都是當初劇場延伸而出的創作。那最新的專輯《頹圮花園》比較像是過去的我,從2005年到2013年,從日常累積的創作。」

揮別《凹》的不確定性,王榆鈞從《沙灘上的腳印》開始建立自己的路線,表露出異國趣味。《頹圮花園》延續此風格,歌詞依舊充滿文學氣質,使用辛波絲卡、顧城、李格弟、鴻鴻及吳俞萱等人的詩作,透過這群詩人的神祕文字,莫名更增添了專輯的聽覺重量、視覺意象,賦予詩新的生命。例如〈假面遊行〉開頭的對白,似乎是種咒語,喚醒人們進入王榆鈞與時間樂隊的神秘世界。

▲王榆鈞與時間樂隊 - 假面遊行

相較於詩人們隱晦曖昧的文字,王榆鈞所寫的歌詞就更為親切些了,寫給奶奶的〈故鄉的小花〉,歌詞退去了隱喻成分,更成為這次所謂「音樂盒計畫」的主題曲子。

▲王榆鈞與時間樂隊 - 故鄉的小花

此外,《頹圮花園》的音樂性比以往更為豐富,整體概念也更為獨立,這一切得歸功於時間樂隊的加入,這幾位硬底樂手各有不同音樂背景,鼓手李宜舫、打擊樂手方宜正,替王榆鈞的創作注入了活力的節拍;低音提琴手羅凱帆、小喇叭手杜則翰則將樂曲增添了爵士風采;班多鈕手風琴手李承宗有時又會帶來南美的風情,如果這群人在早出世些,應該都會成為吟遊詩人,而站在最前頭的肯定會是王榆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