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北燈會 飛兒樂團 衛生紙

連戰、郝柏村應向全體台灣人道歉!【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4.11.24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一個漢奸後代連戰和一個被人民解放軍追殺逃到台灣「混吃等死」的敗軍之將郝柏村前幾天在一個公開場所公然侮辱台灣人民(包括閩南人、客家人、原住民)為「日本皇民後裔」,五天過去了、這兩位蔣幫嘍囉之常敗軍卻當起縮頭烏龜的龜孫子,連向台灣人民道歉的勇氣都沒有了;敢公然侮辱台灣人卻當起縮頭烏龜,這就是兩位國民黨的前行政院長。連戰這副德性難怪連戰連敗,郝柏村這副敗相也難怪「反攻大陸」變成「大陸反攻」,六十多年前沒投降共軍、最近竟然拖著一身老骨頭滾到大陸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給習近平和李克強聽、以示忠誠;唉!晚節不保啊!真是丟臉啊!怎麼這麼不要臉呢?孔子說:「老而不死、謂之賊」,而且還是老賊。

當然這兩位日薄西山的老人已經在計算歸山的日子-也不用出來向台灣人民道歉了,惟這兩位老人一定要將這些粗魯、無禮和見笑的事帶進地獄吧;世界歷史上第一位億萬富翁(用美元計算、自己賺的不是A公家的錢的)約翰、戴維森、洛克斐勒說「傲慢通常會讓人垮台」,所以連戰和郝柏村是沒有檯子可上天堂了,這麼傲慢、粗野的暴走族一定會下地獄的,只要兩千萬台灣人民的助念就一定下地獄了,天底下竟然還有這麼愚蠢的超級笨蛋敢公然開罵善良敦厚、寬大為懷的台灣人民;敢和二千萬台灣人民為敵加上六十多年前和中國六億人民為敵之孽障未消,佛祖怎會讓這兩位這麼嚴重缺德的老傢伙上天庭呢?門都沒有;若想消除孽障就趕快出來向台灣二千萬人民鞠躬道歉,誠心誠意的贖罪,否則這孽障還會遺傳到兒子、孫子、曾孫子。孔子說:「眾惡之、必察焉。眾好之、必察焉」;孔子還說:「吾之於人也、誰毀誰譽?如有所譽者,其有所試矣!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孔子講的「三代」是夏商周不是祖父、父親和兒子這麼短的時間),看到孔夫子講的話,連戰和郝柏村能不警惕嗎?孔子還說:「知錯能改、善莫大焉」「過則勿憚改」,他還說:「居上不寬、為禮不敬、臨喪(哀喪的事)不哀,吾何以觀之哉?」;孔子這句話對連戰副總統和郝柏村院長真的是重重打了一巴掌,他說:居上位的人不知寬大為懷、寬以待人,該為禮節之事(譬如向選民拜票之事)卻沒有誠敬之心、還出言不遜、謾罵絕大多數選民,面臨哀喪之事卻無哀喪之心(如中國的大清皇朝被日本打敗而將台澎割讓給日本,然後一群在中國為非作歹之徒被追殺逃到台灣逃命的常敗軍還不知悔改竟罵台灣人為「日本皇民後裔」),孔子說:對於這種無血無淚不仁不義的傢伙,我真不知要怎麼看這種人了。

孔子實在太仁慈了,以筆者淺見、這種人根本類似「匪類」,用慈禧太后的口喻;「亂棒打死」罷了,否則將其送至十八層地獄審判,蓋留此二老賊在人間,必然社會動盪不安、社會將為之大亂矣!

從1122一場柯文哲的健走健行和連勝文的大遊行以及1123一場柯文哲的嘉年華會大遊行之兩天三場活動來看,連陣營應該知道大勢已去,蓋由黨部和競選總部使出渾身解數動員大台北地區軍公教情特警人員和大財團的企業體職工,總數也只來五萬人左右,利用這個歲末年終打考績的時間點在動員參加連阿斗的政治遊行,「幹死」這些軍公教情特警人員和公民營企業員工,大家咬緊牙關「幹」在心裡口難開,這些被動員的人回去後都在拚死命的反輔選;反觀柯文哲兩場網路報名的自由活動竟然自動自發跑來二十幾萬人,這些來參加嘉年華會的人高高興興地來也高高興興地回去幫柯文哲拉票,「柯連」兩天三場活動辦下來,輸贏已現,連阿斗真的「柯連」了;再趕快想下一招「奧步」吧;或許可再學2000年的總統大選,連陣營每次自做民調都是最高、而且遙遙領先陳水扁和宋楚瑜,結果開票出來是遙遙落後,整個局勢根本只有陳水扁和宋楚瑜在競選、而連戰只是來陪選而已,差第二名的宋楚瑜輸了七十幾萬票;一個獨立參選人贏世界最有錢兼台灣第一大黨的國民黨候選人七十幾萬張票,可見連家和國民黨的錢都去肉包子打狗了;這次國民黨又提名連戰兒子連大少爺出來對抗獨立參選人,歷史又要重演了,若依照各縣市得票率比較,這次的獨立參選人柯文哲將會有更精采的表現,這當然不是柯文哲比宋楚瑜厲害(他比較厲害的是團結在野聯盟),實在是一則連勝文百分之百的「靠爸族」,而他爸爸不但沒幫他的忙還幾度重重的扯他的後腿;這次連戰和郝柏村兩位老人幾句罵全體台灣人民是「日本皇民後裔」,這和郭冠英的「台巴子」「高級外省人」一樣嚴重,郭冠英的「台巴子」將可能付出終身俸做代為價;連戰的「日本皇民後裔」能夠安然過關嗎?台灣人能白白被罵嗎?連戰和郝柏村再不出來道歉,選情只會對連大少爺越來越不利,對連家不明來源的龐大家產越來越不利,1122和1123兩天三場柯連大拚場已說明了一切,連家和郝家在台灣的富貴與權貴將漸漸結束了。【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