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誰最愛台灣?【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4.10.31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誰最愛台灣?」這是一個很嚴肅也很好笑的問題,1894年李鴻章代表滿清政府與日本簽訂馬關條約將台灣割讓給日本時說「台灣是一個鳥不語花不香的荒島」,可見李鴻章是不愛台灣的;但日本的西鄉隆盛與樺山資紀卻很愛台灣,樺山資紀甚至在此二十多年前即自行來台做田野調察,然後在1874年以日本琉球縣民在南台灣的牡丹社地方被殺而率兵攻打牡丹社,一心想謀取台灣,不意清廷以台灣高砂族非大清國民不與之談判,害樺山資紀打錯算盤,也由此可見滿清政府只愛台灣的平地地區而不承認山區是大清帝國國土;日本接收台灣以後日本內閣中又有一派不愛台灣的閣員主張將台灣廉價賣給法國,但不為伊藤博文及樺山資紀同意,樺山資紀還自取軍令狀擔任首任台灣總督,所以樺山資紀擔任台灣總督雖無重大建樹,但以他那麼愛慕台灣之精神在台北八德路旁為他設置一個「樺山文化園區」(日治時代的樺山車站站區)也是合情合理、可歌可泣之事。

單單從李鴻章到樺山資紀、從滿清到日本、法國甚至更早的荷蘭、西班牙就有那麼多國家與大臣顯現出愛不愛台灣之性向,所以說這是一個很嚴肅也很好笑的問題。

以前陳水扁競選總統時喜歡說外省人不愛台灣,這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對的,蓋在台灣目前五大族群中(包括新住民)只有外省人是心不甘情不願被共產黨追殺躲到台灣的,那時蔣介石騙他們「一年準備、二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所以他們大多以為很快就可以回大陸的老家了,來台灣只是不得已暫時避難而已,所以要這些外省人「愛台灣」就比較強人所難了,蓋志不在此也;但時移勢轉,後來有些人與台灣人通婚生了小孩產生愛屋及烏的感情,加上「反攻無望論」、國民黨恐共恐到神經不安、心神不靈把兩岸交通(通郵、通航、通商)全部切斷了,少部分的外省人就慢慢移情到「愛台灣」這邊了;比較有名的像朱立倫,其父雖是跟國民黨逃到台灣之小軍官(好像是連長),但來台幾年後就在桃園大溪娶了當地望族女兒為妻、生了小孩,由於父親長年行旅軍伍,朱立倫就在有錢的本省籍外婆家長大,後來父親退伍在岳家幫忙下經商有成也在地方選上縣議員、國大代表,完全融入台灣本土社區生活,俟朱立倫長大學成之後又娶台南望族前台灣省議會議長高育仁千金為妻,這場本土化就更為嚴重了,所以朱立倫對台灣的感情是大異於其他外省族情人士的;當然也有例外的,如湖南出身的宋楚瑜,跟著父親隨國民黨政府逃到台灣,其父宋達跟在蔣經國身邊廉潔自持、忠勤廉能,不幸罹病早逝託孤蔣經國,宋楚瑜自美留學歸國亦步其父後塵跟著蔣經國旁邊當秘書,跟著蔣經國上山下鄉,等到自己擔任省主席和民選省長更是到全省各鄉鎮走透透、到處探訪民情民瘼,如此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不分你和我,所以宋楚瑜對台灣之愛可說是「敬業樂群」「親民愛民」而移情來的,因親民愛民而愛台,因忠於職守而忠於台灣,所以宋楚瑜是鮮少外省人而衷心愛台灣的;其他像馬英九、郝龍斌這票用嘴巴愛台灣的外省人、聽其言觀其行就要吐血;以前聽到民進黨朋友說「愛台灣」時我就開他玩笑「江澤民最愛台灣、朱鎔基最愛台灣(那時是江朱體制時代)」;二十多年前在大陸看一本寫周恩來的書,有日本朋友與周恩來從東亞局勢談到解放台灣之事,周恩來說:毛主席和我還有中國共產黨這些領導同志都非常想念台灣同胞的,台灣問題遲早都要解決的,我們現在正在研究用和平的方法來解決台灣問題,因為我們一用軍隊那在台灣的朋友就有危險(他是指張學良)。所以可見毛澤東和周恩來也多很愛台灣的;台灣已不是李鴻章時的「鳥不語花不香」了。

毛澤東、周恩來都這麼愛台灣,偏偏蔣介石帶來逃難的外省人卻這麼不愛台灣,新黨首席黨代表郭冠英還寫文章罵收容他的台灣人是「台巴子」;其實真正高級的外省人都還在中國大陸像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習近平---等等,國民黨的榮譽主席連戰夫婦每年還要帶著犬子率團去謁見一番才能求得年年平安呢;既然淪落成難民就甭再裝高尚了,就像淪落風塵的吧女就甭再裝高貴典雅了嘛。

前日101大樓召開董事會,副董事長兼總經理魏應交在會上大談他們魏家是真正愛台灣的,吾人亦相信彰化縣土生土長的魏家兄弟是心愛台灣的,畢竟這裡是他們成長的故土,家族親族親友都在這裡,可是魏家顯然被錢矇蔽眼睛、愛錢更甚於愛台灣,而且愛錢愛到不擇手段製造黑心油毒害全體台灣人、害台灣產品被十六個國家地區拒絕進口,害台灣賺不了外匯將難以立國(台灣幾乎是靠貿易在立國),相信很多台灣人都不敢領受魏家的愛,這個愛實在太恐怖了,就像恐怖的情人一樣;魏家如果真愛台灣就好好交代馬英九政府或國民黨人到底拿你多少錢,魏家到底捐了多少錢才幹上馬英九總統「工商後援總會副總會長」,把這些交代清楚然後乾乾淨淨離開台灣,到海外去愛台灣吧!【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