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Google 中油 工人

再談吳敦義和黑心魏家說不清楚的「門神」疑雲!

美麗島電子報/周玉蔻 2014.10.30 00:00
平常酒酣耳熱、觥籌交錯,官商交陪,好不親密;一旦出了事,切割劃清界缐,翻臉絕情毫不遲疑!

頂新賣殘害全台人民噁心油黑心事件爆發,民怨怒吼高漲未已,批判聲浪直指要魏家退出台灣;人民為主的抵制魏家行動排山倒海,沛然莫之能禦。國民黨當局黨政府及立院各級高幹,眼看不妙,立刻不敢再包庇、袒護,紛紛投入倒魏行列,看似正義,其實是馬後砲。

其中,財政部長張盛和、金管會主委曾銘宗,所謂「深喉嚨」自我表白說,漏洞百出,欲蓋彌彰;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指證魏家空手返鄕,靠分享利益給連戰之子及親信的康師傅TDR,吸進171億第一桶金,事後諸葛亮。人民聽來,只能徒呼無奈。

更可悲的,是總統馬英九前腳於10月13日,尾隨老百姓的痛憤,喊出「抵制頂新」微弱呼聲後,針對外界馬團隊收取魏家政治獻金;政商交往複雜敏感,成為頂新集團門神等質疑,全盤否認,也不啟動檢調調查,愈描愈黑;除了推卸責任,根本提不出釋疑、具有說服力的具體證據。

吳敦義副總統不遑多讓,躲的乾乾淨淨。

依照他昨天回應我在本電子報專欄《「滅頂」公開喊話!吳敦義和黑心魏家什麼關係?》為題一文中的疑問,吳副總統和全民公敵魏家互動,如同普通路人,參加魏家兒子婚禮只是眾多賓客之一;和魏家要臣餐敘,只是受邀來賓;呼應101董事會,要魏家「和平轉移」101股權,只是反應民眾共同的看法。

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眾聲抨擊「深喉嚨」說浪濤沖天之際,搬出財政部長和金管會主委,演出一場閣員淪為「通風報信」小弟,以及扮演奸商惡賈傳聲筒的醜劇。

失格喪尊嚴至極致,曾銘宗還宣稱,不後悔做了一件好事。

官箴何在?內閣蒙羞。夫復何言。

吳副總統貌似無辜的辨白,潛藏著更多剪不斷理還亂的官商糾結。吳敦義無情割袍斷義,擺出和黑心透頂的魏家普通交誼的架勢,面對的是魏家反撲的風險之外,他被報導和黑道都有交陪的奇怪詭異人脈交際網絡,早就引發各界不以為然的議論,此次撇清和魏家關係的說明,竟以如此而已云云帶過,一般民眾又豈會接受這位副總統和大財團雲淡風清的解釋?

真是湊巧。吳副總統擔任行政院長任內,黑心油魔魏應充受聘,出任行政院食安會報委員,深獲吳敦義推崇信賴、肯定有加。這有行政院現任院長江宜樺和發言人室佐證。

吳副總統和頂新黑心油供應商永成油行老闆交情深厚,壹週刊即時新聞本月15日曾經報導,且以「吳敦義是黑心油商永成的門神?」為題刊出。內文中直指:「以回收廢油及越南進口飼料油賣給頂新正義的黑心油商『永成』,負責人蔡鎮州被收押,蔡鎮州並且用哥哥蔡奇勳的名義,在台中蔡奇勳住家地址設立『元六亦』商行,開假的食用油發票給頂新正義。本刊找到蔡奇勳的臉書,蔡奇勳是一個書法美術家,他在臉書中還貼出和吳敦義副總統的合照,並說吳與夫人和蔡家『相交甚久』。蔡奇勳寫道:「何處不相逢?吳敦義副總統暨夫人與老家相交甚久,昨午吳副總統蒞臨北港朝天宮與蔡董事長們餐敘!我致贈新作《覺者的微笑》精裝書。吳副總統欣然接受,許我為宗教與古美術做出貢獻,並預祝此書銷路順利長紅!」

最後再討論「深喉嚨」、「中間人」、「藏鏡人」和「白手套」的種種。

政府當局官股在握,處理魏應充101副董事長兼執行長職務,堂皇坦然,若非心虛,何必鬼鬼祟祟,畏首畏尾,遮遮掩掩,直到輿論、立委逼迫,才採取行動?

金管會主委曾銘宗在吳敦義公開「滅頂」,表示態度喊話後,「碰巧」接到魏應交求救電話;曾銘宗「碰巧」與台灣金控台銀總經理蕭長瑞是密友拜把,被稱為金融圈賴英照門徒「賴幫」要角;蕭長瑞「碰巧」是吳副總統最信賴的前辦公室主任。

真是不尋常的連環「碰巧」。

蕭長瑞對吳敦義,有如早年徐立德對連戰的超級親信角色。

還有,媒體政界口中,101大樓頂新招待所,吳敦義副總統出入的身影。我從未去過,也沒有機會和副總統同時受邀入座。這個問號,麻煩副總統辦公室一併回應。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