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卡管 邵雨薇 胖老爹

連橫不配安座新公園紀念亭!【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4.10.29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今年光復節前夕連橫的曾孫連勝文大少爺跑到台北新公園(現在改名二二八紀念公園)內「一閣四亭」的台灣「先賢」紀念亭獻花致敬,這四個台灣「先賢」分別是鄭成功、劉銘傳、丘逢甲、連橫;這四座亭子是1962年蔣介石剛逃亡來台灣不久、連橫兒子連震東擔任內政部長時立的;那時「朱毛匪幫」日以繼夜高喊要血洗台灣,把蔣介石嚇得膽戰心驚,急需要台灣人的支持來彌補先前幾年在台灣搞了一個二二八大屠殺事件,因此蔣介石一方面重用支持他的「大台堅」連震東,一方面大捧連震東寫「台灣通史」的父親連橫;蔣介石是一介武夫又是殺人如麻的獨裁者,他不懂台灣也不懂歷史、更不懂「台灣通史」,也不知連橫是一位很受台灣仕紳「幹譙」的「術仔」,因在台灣被瞧不起、混不下去而跑到中國去混;所以把連橫的銅像和「開台聖王」鄭成功、「台灣現代化先驅」劉銘傳擺在一起紀念供民眾景仰、這是很唐突之事、是對鄭成功、劉銘傳極大的侮辱,這是連震東擔任內政部長的循私害公之作為,也是連家世代胡作非為之另一明證;連橫的銅像應該從新公園「一閣四亭」中移除,換上其他先賢以資永恆紀念;台灣歷代先賢很多,日治時代以前如鄭成功鄭經父子之賢相陳永華,大清皇朝時的沈葆楨,日治時期的林獻堂、蔣渭水甚至日人後藤新平、八田與一,就是國民黨政府逃台以後的蔣經國、杜聰明、黃信介等人對台灣的貢獻都千百倍於連橫,所以連橫實在不夠格安座在新公園內供後人憑弔紀念;連家那麼有錢、如果連家子孫真的盡孝道就自己花錢去買一座公園要建多大的紀念亭紀念連橫連震東大家都不會有意見;中山高速公路龍潭段旁有一座古色古香、美輪美奐的「黃梅生紀念館」,高速公路局還特別在館前將路旁的隔音牆拆除俾方便經過之車輛觀賞這座黃家子孫建來紀念先人之紀念館,這件事可供連家子孫效法,勿將連橫銅像安座在新公園內讓人不停的「幹譙」,就像馬英九當市長時在火車站前忠孝西路上建了一大排隔道矮牆,八九年來害馬鶴凌秦厚修每天不停被用路人「幹譙」一樣,用這樣的方式紀念先人真的很不孝也很殘忍。

連橫其實沒甚麼學歷,完全是其父親在家親自傳授,大概是背誦一些三字經四書五經之類的書,喜歡吟詩作賦寫文章、也喜歡讀一些史書就將一些與台灣有關的資料蒐集起來杜撰出一本「台灣通史」;聽一些對台灣歷史有研究之專業人士說「台灣通史」幾乎每一章節都有錯誤之處,這也難怪連橫的,一則他沒讀多少書、二則他也沒受過治史之訓練;蔣介石逃來台灣驚魂未定就在1950年3月25日(在台復行視事總統職務後第25天)明令褒揚台灣已故「史學家」連雅堂(就是連橫);蔣介石一幫人將連橫封為「史學家」是對真正的史學家極大的侮辱;連橫再了不起只能算是一位「歷史文學家」或「歷史小說家」,把他封為「史學家」只能證明蔣介石只是一介武夫,完全不懂歷史、尤其不懂台灣史;不過連橫寫台灣通史雖然錯誤連篇、但他對台灣還是有很大的貢獻的,在中國各省市中都只有「地方府誌」,卻只有台灣有「史」,這證明台灣有歷史記載、超乎於「地方」之上,所以「台灣通史」有強化台灣主體意識之功能、強化台灣本土意識之作用;可惜連橫這一偉大的本土意識被他的孫子連戰和曾孫連勝文跑去中國輸誠而消費殆盡了。

連橫的孫子連戰當過中華民國副總統,如果他有用心關心國政的話,他應該了解總統府下面的國史館是如何寫歷史的,那是有一大群專家學者在那裏從各方面蒐集資料、篩選資料、整理資料,然後還要將這些資料分批內審、外審、反覆開研討會探討、查證、核對、研究才能入史(國史),哪裡是像連橫自己一人在家閉門造車、亂寫一通就說是一部歷史,寫歷史哪裡是那麼簡單的事,何況連橫又沒有受過治史之訓練,他撰寫台灣通史時是趁在北京清史館工作之便搜集台灣有關之資料,後回台南擔任「台南新報」記者時所寫,在當時他可能連一個助理幫忙校對都沒有,所以專家學者說「台灣通史」錯誤連篇實在也是難以避免之事,所以「台灣通史」能不能算是一部歷史就由公正專業的史學家認定,吾人認為將其視為一本歷史文學作品可也!

連震東利用其擔任內政部長之勢將其父親列位在鄭成功、劉銘傳等有功於台灣之先賢之間,即不夠格也有篡奪名器、以私害公之嫌,所以連橫宜由台北新公園內之「一閣四亭」中移除,改立其他對台灣有卓越貢獻之先賢以供後人之憑弔與追思;希望台北市議會議員除了注意台北車站旁的「太極雙星」外也要注意車站前面新公園內這件很唐突之事,台灣要轉型正義就從台北開始,台北的轉型正義就從新公園(二二八紀念公園)開始,我們要紀念值得我們紀念的人,但不要濫竽充數、魚目混珠。【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