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發票 百萬宅男 迷你太陽系

《書劍集》印度的機會

自由時報/ 2014.10.20 00:00
◎歐陽書劍

社會結構令人瞠目結舌、貧富生活對比強烈、基礎建設落後的印度,在和中國競逐經濟的過程中,似乎遠遠被拋諸於後,不過,印度經濟發展的未來,正因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和央行總裁拉加恩(Raghuram Rajan)這兩位都曾被印度媒體比擬為搖滾巨星般的領導人,而受到期待。

十月上旬,國際貨幣基金(IMF)三度下調今年全球經濟成長率為三.三%,並預測明年為三.八%,卻上調印度今年的經濟成長率至五.六%,使它和美國成為前十大經濟體中,唯二被調升的國家,且明年經濟成長率的預測值,維持在六.四%。大約同時間,世界銀行(World Bank)也預估印度將領頭撐起未來幾年的南亞經濟。

結構性的問題,都非短期所能改善,印度有什麼改變,憑什麼獲得青睞?首先是出身寒微的印度總理莫迪率領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 Party),在今年五月以壓倒性勝利贏得大選,誓言改革印度經濟結構的主張,雖是選舉語言,但他不僅以過去的信譽獲得人民相信,世界銀行更直接以「莫迪紅利」(Modi dividend)稱許印度經濟因此受到的鼓舞,預期莫迪將大刀闊斧改革印度,經濟將受惠於結構改革及審慎的總體經濟管理。

另一要角拉加恩則是全球知名的經濟學家,他因美國傑克森霍爾(Jackson Hole)舉辦的全球央行經濟研討年會而盛名遠播。這項每年舉辦的年會,因為聚集主要央行官員,成為觀測政策風向球的重要場所,二○○五年的年會主題為「葛林斯潘世代:對未來的啟示」(The Greenspan Era: Lessons for the Future),是為向隔年即將卸任的美國聯準會(Fed)前主席葛林斯潘致敬。

當時擔任IMF首席經濟學家的拉加恩也出席發表論文「金融發展是否已為世界帶來更高風險?」(Has Financial Development Made the World Riskier?)直接點出金融部門的缺陷,以及可能面臨的流動性問題。在經濟一片樂觀的當時,充當烏鴉的拉加恩,除了有極少數經濟學家出面緩頰外,幾乎受到全面圍剿,但二年以後,全球金融市場果然出現如他警示的危機,後來全球金融監理的改革,部分即出自他的主張。

莫迪要使經濟脫胎換骨,要有穩定的金融環境,國際經濟組織信任拉加恩能夠穩定印度物價和金融狀況。莫迪則不僅承諾給予印度央行更加獨立的地位,同時任命拉加恩的好友、即在IMF的前同事薩伯拉曼尼恩(Arvind Subramanian)擔任首席經濟顧問,三人構築了發展印度經濟的重要組合。在領導人的意志下,印度經濟不一定從此能夠起飛,但顯然有了轉折的機會。

我國政府雖強調分散市場的重要,IMF並看好印度的經濟成長率,將在四年內超越中國,不過印度這個全球第十大經濟體,在台灣商人的心中,卻一直有如消逝的版圖。根據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統計,從一九五二年一月至二○一四年八月,經投審會核准的印度投資案只有四十七件,總金額不及二.四億美元。

相對地,投審會登記有案,經核准對中國的投資件數有四萬多件,金額已達一千四百多億美元;而去年我國出口印度的金額約為三十四億美元,僅占我國出口的一%左右。每當我國與中國協商經貿協議時,官方還是慣常以他國積極入中為說詞,恐嚇人民不能落後;只是看看台印經貿關係的例子,顯然有許多誤導。

回頭看印度經濟,結構不會立即轉變,個人魅力也有賞味期限,印度能否脫胎換骨仍未得知,但是突出的領袖,至少要能給人民帶來希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