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價值觀 虐貓案 Google

催淚尋子記 崩潰父親三年苦追尋

TVBS/ 2014.10.15 00:00
大陸最近最有話題的電影,是香港導演陳可辛執導的新作《親愛的》,這部片挑戰大陸嚴重的人口販子議題,在大陸掀起轟動,創下兩億人民幣票房。曾有陸媒統計,大陸一年有20萬左右的失蹤兒童,等於每天新增550個案例,拐賣兒童始終是大陸最嚴重的社會問題之一,陳可辛這部片裡的男主角,其實真有其人,一個三年來,始終不放棄尋子的父親。 電影《親愛的》:「他大舅,他小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啥,都是木頭,我叫田文君,這是我兒子田鵬,他於2009年7月18日下午五點左右,在家附近走失。」 一個崩潰的父親,苦苦三年的追尋。電影《親愛的》:「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是啥,說,是啥。」 魂牽夢縈,都是這張不敢想起卻又忘不掉的小臉蛋,但孩子早已忘了「三歲前的爸爸」,導演陳可辛電影《親愛的》,挑戰大陸嚴重社會問題,以人口販子為題材,在大陸票房突破兩億人民幣,他改編六年前,一個轟動大陸的真實故事。 失蹤兒童父親彭高峰:「人家看過電影說我好感動啊,就像黃渤(電影男主角)說的一句話,你沒有丟孩子,你真不懂。」 陪兒子溫習作業,是現在最享受的父子時光,彭高峰在深圳經營網咖,三歲兒子被人拐走,只在眨眼之間。 主持人vs.失蹤孩童父親:「孩子不在身邊了,但是在監控錄影帶裡看見自己孩子背影,被別人抱著,那種心情,做父母的,當時我就是真的是那種…哎呀,看著那背影,我都想用刀插上去。」 多希望,能把那小小的、需要保護的身影,從監視器裡捏出來。 失蹤兒童父親彭高峰:「那三年我整天不敢睡覺,你躺著睡覺,就經常性地做惡夢。」 三年如一日,每天起床就是打開電腦,在微博廣發尋人啟事,他傾家盪場家,重金懸賞,人生只剩一個重複輸入的關鍵詞,「拐賣」。 失蹤兒童父親彭高峰:「我感覺我在家裡面,如果在享受快樂,我感覺是一種罪過,我不能高興,我只能痛苦。」 微博尋人發揮比警政系統更強大力量,一個曾看過照片的大學生,竟在回老家探親發現失蹤孩子身影。 失蹤兒童父親彭高峰:「我看見了,是我們兩個兒子樂樂!」 喜極而泣的當下,沒想到大團圓之後,還有更多難題。 失蹤兒童樂樂家屬:「想我們嗎?」 小小孩捧著花,一到機場就被媒體簇擁,「想念嗎?」怎麼想?他一點都不覺得回家了,正忐忑要怎麼面對對他而言,「全新的」爸爸媽媽。 失蹤兒童父親彭高峰:「所以我說對小孩子是一種傷害,三年前他們從我身邊把他帶走,現在我又從他們身邊把他帶回來,我說這就是第二次拐賣。」 能「享受」重新磨合的煎熬,何其幸運,很多父母還停不下尋找的腳步。 失蹤兒童家長:「昨天是我兒子丟失22年,我就跑到長城去,我就一邊找一邊喊,兒子你在哪裡啊?」 22年,兒子的影像早已模糊,很多失蹤兒童父母團結起來,組成志工隊靠自己奔走,根據媒體統計,大陸失蹤的孩子每天新增550個,每年失蹤兒童有20萬左右,能像電影主角找回「親愛的」,機率僅有萬分之一。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