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WiFi SpaceX 馮世寬

尖叫室隔離孩童 猶如關禁閉

中央社/ 2014.10.12 00:00
(中央社記者顏伶如波特蘭特稿)美國多州的公立學校都設有俗稱「尖叫室」的隔離房間,做為讓學童單獨關禁閉的場所。不過專家指出,在非緊急下,對孩子動用隔離或束縛措施,對學童的身體與心理造成重大傷害。

某些孩子因為不滿、激動或憤怒,經常進了這個房間之後不停地大吼大叫,「尖叫」(scream)之名因此而來,這個獨處的房間有時候也被稱為「隔離反省室」(timeout room),有時則被叫做「安全室」(safe room)。

福斯新聞網(Fox News)今年2月25日一篇報導的標題為:「民意代表推動禁止使用尖叫室(scream room)處罰學童」。

根據統計,光是在2013年當中,全美各地的公私立學校系統,共計出現6萬6000多起學童被關到「尖叫室」隔離或用其他方式加以束縛的案例。而且,並不是只有年齡稍長、會欺凌弱小的惡霸型高中生才會被關禁閉,某些案例當中,被關進「尖叫室」的學童年僅5歲。

「尖叫室」大多屬於狹小空間,牆壁與地面均加裝軟墊,防止學童在情緒激動時碰撞受傷。某些隔離房間的面積極小,僅約120公分見方。曾經出現有學童被關禁閉長達數小時的案例,也曾發生因為不准學童離開上廁所,最後忍不住尿在「尖叫室」的狀況。總之,「尖叫室」給人的印象,總是脫離不了「牢籠」、「囚牢」等負面感受。

哪些孩子最常被送入「尖叫室」?以康乃狄克州為例,州政府教育廳統計資料顯示2012至2013學年度中,全州共有3萬3743起學生在學校受到師長下令隔離或束縛的案例,其中約有40%受到隔離的學童患有自閉症。同時,康乃狄克州的非洲裔與西班牙裔人口,相加起來約占全州人口的25%,但如果與曾經在學校受到隔離或束縛的學童族裔背景比較,非洲裔與西班牙裔學生加起來卻高達53.1%。

今年2月,美國聯邦參議院衛生、教育、勞工和退休金委員會(Health, Education, Labor and Pensions Committee)發表報告,檢視全美各地學校從幼兒園到12年級學校使用隔離方式做為處罰,對於學童是否造成身體或心理層面的影響。

這份報告結論建議,透過立法方式限制學校系統使用隔離室,也就是唯有在緊急情況下才能使用「尖叫室」,例如某位學童對自身或其他學生將造成立即危害的時候。報告也說,所有學校主管與教職員工都應該接受訓練,確實了解如何預防學生出現失控行為,若有狀況發生時又應該如何以正面態度介入處理。

另外,研究報告也指出,隔離及束縛手段絲毫不具有任何教育意義,應予廢除;如果學校決定動用隔離室,應該在24小時內通知學童家長。

某些學童雖然不是被下令送進「尖叫室」,但在學校遭受師長幾近虐待的束縛待遇,同樣令人憂心。2013年8月,亞利桑那州一名患有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的8歲女童,因為削鉛筆削太多次,而且削得太尖,結果被老師以膠帶纏繞,束縛在椅子上。

幼小的孩子在學校被送去關禁閉,或者遭到綑綁束縛,近幾年引起越來越多家長的抗議,要求學校必須停止以類似使用手段對待學童。美國聯邦參議院衛生、教育、勞工和退休金委員會主席、民主黨籍愛阿華州聯邦參議員哈金(Tom Harkin),便是推動廢除「尖叫室」的推手。

哈金聯合了民主黨籍康乃狄克州聯邦參議員墨菲(Chris Murphy)等民意代表,提出「確保所有學生安全法」草案,希望透過立法終止「尖叫室」在各級學校當中的使用,並且對於學校在緊急情況下應以何種方式克制學生,訂定一套全國通用的遵循方針。

哈金指出,從幼兒園到12年級的學校當中,關禁閉方式對學童而言,並沒有任何教育或治療方面的助益,「其實,在非緊急情況下,對孩子動用隔離或束縛的措施,將對學童的身體與心理造成重大傷害。」

墨菲更進一步指出,濫用關禁閉與束縛手段,不僅對身為當事人的孩童留下身心傷害,對於其他目睹處罰過程的孩童而言,同樣也會造成傷害。他認為,除了某些具有暴力傾向,可能傷害自身與同學的孩子之外,如果是患有其他身心狀況的學童,學校應該透過心理健康課程、校園輔導老師及心理專家等方式提供協助,而非動輒使用隔離或束縛的處罰。

精神病學家阿布羅(Keith Ablow)今年2月曾撰文寫道:「尖叫室不應存在於美國教育之中」他指出,尖叫室的經歷對兒童與青少年都會留下慘痛的精神創傷,因為觸犯學校規定而被囚禁數小時之久,相當容易導致學童突然產生恐慌、絕望與羞辱,出現類似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的症狀。

這項草案所面臨的反對聲浪,主要來自於學校主管,他們主張的理由是,如何管教學生應該是由學校作主,而非政府。

美國「全國學校董事會協會」(National School Boards Association)執行長吉恩特柴爾(Thomas Gentzel)雖然同意經常使用禁閉或束縛手段確實有失妥當,卻認為訂定新法將是聯邦政府對於學校的過度干預,聯邦政府機關應該尊重各地學校的教職人員,「讓他們根據現場、即時的狀況評估,做出如何應變的判斷即可。」

吉恩特柴爾也指出,一旦法案通過,學校被告上法院的機率恐將大增,因為家長不再需要經過先行與學校、學區申訴的程序,就能直接訴諸法院,最後將導致司法體系被大量類似官司拖垮。(詳細內容請參閱全球中央雜誌10月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