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台大 胡大剛 中國新歌聲

陸利率自由化 台商盼獲橄欖枝

中央社/ 2014.09.30 00:00
-大陸經改對台灣影響專題之五(中央社記者高照芬台北30日電)中國大陸逐步推動利率自由化,但大陸市場資金成本仍高,在陸台商受益有限;業者直言,大陸有關當局應放寬台資企業借款限制,才能對台商有實質助益。

回顧大陸1996年啟動利率市場化進程以來,包括建立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2012年放寬存款利率浮動區間上限與貸款利率浮動區間下限、2013年全面取消貸款利率下限管制等。

目前,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僅對金融機構人民幣存款利率上限有管制。

大陸推動利率自由化至今,確實已收到某種程度的成果。在人行採取寬鬆貨幣政策下,3個月期的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放利率(SHIBOR)已揮別2013年「錢荒」期間5.9050%左右的高水準,如今降至4.5445%。

另外,大陸10年期政府債券殖利率也從前波4.85%左右降至4.22%。

不過,企業的貸款利率卻仍居高不下。

人行數據顯示,上半年大陸企業的加權平均借貸利率在7%左右。而衡量民間融資利率水準的溫州民間融資綜合利率指數(溫州指數),過去幾季維持在20%左右,企業融資成本並未明顯下滑。

澳盛銀行歸納,大陸市場利率居高不下的3項原因。首先為商業銀行擔心大陸企業的信貸風險上升,特別是民營企業,因此抬高利率放款。

其次、政府部門和國有企業貸款需求大,排擠了中小企業借款,導致中小企業信貸需求難以獲得滿足。

再加上大陸的存款利率上限依然存在,這使得大陸銀行的貸款利率也很難降低。

台灣大學財務金融系教授沈中華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分析,大陸金融體系的資金鏈太長,所以不能以台灣商業銀行的運作模式來看大陸利率自由化。

他說,即便是中國人民銀行降息,但因中間轉手的層次太多了,對中小企業的幫助實在有限,人行降息無法實質反映在中小企業端。

由於大陸企業融資利率高,不僅大陸的中小企業較難借到錢,在大陸台商也叫苦連天。最嚴重的時期,在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發生後,許多台資企業得不到資金周轉,工廠紛傳倒閉。

寧波市台商協會常務副會長張賢銘細數當年情況,對中央社記者說,「雖然大陸中國銀行等四大行給予台商一定額度的貸款;但實際上,許多台資企業並不符合貸款條件,導致資金無法撥付,台商獲益有限。」

他說,有些台商希望以工廠設備、應收帳款、未實現訂單充當擔保品;但是大陸銀行業喜好以土地及廠房做為抵押品,所以用機器設備、應收帳款做為抵押品,能獲大陸銀行撥貸的少之又少。

除非是大企業,或是有實力雄厚的母公司做為靠山,否則中小型台資企業融資難上加難。

張賢銘說,他的公司憑藉著訂單穩定、體質佳及財務透明,赴寧波擴廠時,中國銀行查閱東莞廠的財務報表後,才願意貸款給他。

但他坦言,大陸地區的資金成本很高,公司前前後後在大陸借款約人民幣3億元(新台幣約15億元),一年的利息就要新台幣1億元。

面對台商借不到錢窘境,大陸全國台灣同胞投資企業聯誼會(簡稱台企聯)前會長張漢文2008年底專程返台,向海峽交流基金會請命,希望海基會協調大陸相關部門,放寬對台資企業融資認定的標準,助台商度過難關。

不過,面對台商融資難的窘境,大陸人行在部分地區已遞出政策橄欖枝。昆山跨境金融措施就是很好的例子。

匯豐(中國)昆山支行去年9月為統一企業開立「跨境人民幣借放款主帳戶」,協助其獲批准人民幣14.9億元的跨境雙向借款額度,首筆借款向台灣統一集團總部借得人民幣1000萬元,已獲撥貸。

這是江蘇昆山深化兩岸產業合作試驗區去年8月獲准跨境人民幣業務試點後,首筆由外資銀行完成的借款,正式建立起台灣地區人民幣的回流機制,大大提升企業資金回報率。

但江蘇太倉台商協會直言,這項措施僅針對昆山地區的台商,看在大蘇州台商的眼裡,總覺得不公平。

江蘇太倉台商協會說,盼望政府部門能與大陸政府部門協商,把這項優惠措施擴及大蘇州及江蘇省,甚至全大陸各地,這對於節省台商利息支出有很大的幫助。

台資企業說,大陸雖然循序漸進推動利率自由化,但企業融資不能等,大陸地區融資成本高,希望北京當局能給予台商優惠,仿照「昆山跨境金融措施」,開放更多的台商聚集地能專案向境外融資,降低經營成本。

另外,業者還希望大陸銀行業在景氣放緩之際,能放寬擔保品的認定,讓台商能順利取得營運資金,在大陸生根布局。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