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格達費垮台後/利比亞政府真空 民兵作亂

自由時報/ 2014.09.04 00:00
〔編譯管淑平/綜合報導〕利比亞自二○一一年格達費政權垮台後,政治派系爭權角力,迄今未能建立一個穩定有效的中央政府,政治真空助長地方部族、武裝勢力擁兵自重,藉軍事實力遂行政治要脅。另外,伊斯蘭主義派民兵勢力興起,更令利比亞淪為「失敗國家」的危機日深。

格達費政權瓦解後,由「國家過渡委員會」(NTC)暫掌政權。NTC雖獲得全球三十多國承認,但參與反格達費運動的各方勢力並非一致支持。二○一二年七月選出新立法機關「國民議會」(GNC),肩負籌組制憲委員會任務。過渡政府總理柴丹(Ali Zeidan)當年十一月上任,但今年三月遭罷黜。今年八月國民議會被「國民代表大會」(CoD)取代,八月底部分前國民議會議員片面復會,宣稱選出親伊斯蘭派的哈西(Omar al-Hassi)為總理,使得利比亞出現兩個對立政府,即以多布魯克(Tobruk)為據點的國民代表大會,以及在的黎波里的國民議會。

中央政府真空,又缺乏有效的國家軍隊,使得利比亞武裝勢力各自劃地為王。利比亞有多達一千七百個武裝團體,有的是反格達費運動時期的反抗軍,有的則是以部族為基礎,例如「辛坦族」(Zintan)民兵、密蘇拉塔民兵等,也有意識形態之分,例如伊斯蘭主義派和非伊斯蘭主義派聯盟。

這些武裝團體各懷野心,藉軍事實力遂行政治要脅。今年五月,退役將領哈夫塔率領部隊和民兵攻佔國會,一度傳出議長和七名議員遭綁架。近日埃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因擔心利比亞淪入伊斯蘭主義派控制,秘密轟炸該國伊斯蘭派民兵,凸顯利比亞國內混亂有捲入更廣泛的中東區域危機之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