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我沒罷賽!」徐總生前耿耿於懷

自由時報/ 2014.08.25 00:00
去年過世當天,今年滿週年的忌日,徐生明帶的義大犀牛都在自宅附近的天母球場出賽,對手還都是兄弟,早在他當上職棒總教練的第1年,就跟這支要過30歲生日的球隊結下樑子,直到過世前那年,他都還很介意「中職第1位罷賽總教練」這個頭銜。

「我沒有罷賽!」徐總在世時,只要提到「六一事件」,立刻神情嚴肅地先講這句話,他強調,那場比賽因雨暫停3次,第3次該裁決的時間都過了快20分鐘,主審就是不敢做出決定,聯盟因為「人治」、「制度不全」而必然招致的結果,全部由把球隊帶走的他承擔,還冠上「罷賽」的帽子,即便事隔多年,他還是很難「吞下去」。

聯盟在隔天達成「味全在未經主審同意下離場,應由裁判沒收比賽,味全輸球」、「兄弟日籍教練森下反應過當動作,成為事件導火線,應給予嚴重處分」、「裁判組處理不當,應檢討」3點決議。

徐總的看法是,按照棒球規則,裁判在龍隊離去前該處理的,是在「宣布龍隊獲勝(完成5局比賽,正式比賽成立)」或「保留比賽」間二選一,而龍隊是在獲得賽務組長林將同意後才離開。

6月5日聯盟宣布「味全罰款20萬元,兄弟罰款15萬元」、「味全總教練徐生明與兄弟日籍教練森下嚴重警告」、「裁判組長葉南輝與裁判許榮龍各記過乙次」共3點處分,並正式把事件定調為「罷賽」,味全公司立刻發出「不承認也不接受,拒繳罰款」的嚴重聲明,對聯盟推諉一切責任表達抗議,並質疑會長唐盼盼是否有權處分球團。

中職自1989年成立後,首任秘書長洪騰勝身兼象隊董事長,行事常與各隊發生齟齬,各隊礙於草創階段與象隊票房,盡量不讓衝突檯面化,當時的聯盟常被戲稱為「兄弟聯盟」,直到「六一事件」這3點處分,差點讓台灣職棒提早5年出現兩聯盟對立。

企業界受職棒元年成功的激勵,包括俊國、黑鷹、養樂多、中信、合庫、美孚、新光、良美、麥當勞都有意進軍職棒,中職還大張旗鼓舉辦加盟說明會,味全先有找回謝長亨卻無法登錄,後有「六一事件」要他們照單全收,促成檯面下開始串聯籌組第2聯盟。

經過1週的溝通與安撫,「受到委屈」的味全「展現恢弘氣度」(唐盼盼的公開發言),同意接受中職安排,於6月14日龍象戰賽前,由兩隊球員相互握手,再向觀眾致歉。諷刺的是,高層精心導演的團結大戲,劇情在8局上急轉直下,以「中職史上第1場球隊群毆」收場。

聯盟經此教訓,開始修正、制定競賽規則,明確規範「保留比賽」、「裁定結束」的實施方式,稱得上是徐總對中職的一項貢獻,他的兩聯盟合計715勝雖已獲得中職承認,但「六一事件」是否會有新的歷史定位,是他過世前最念茲在茲的事情之一。

要是他還在,再聊起「六一事件」,回答絕對還是一樣:「我再講第1萬次,我沒有罷賽!」(記者徐正揚)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