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對話「海霧」朴有天:床戲充滿害怕悲傷和眼淚

Wow!NEWS/ 2014.08.21 00:00

bnt新聞訊 超越了期待。朴有天在電影「海霧」中的表現離演員面貌更近了一步。可謂是經受住大眾們的質疑,終於獲得了勳章。

本以為他只是閃耀的明星。總是把他當做外表光鮮的藝人,然而從某一瞬間起,我們在他的臉上發現了無法測量的深度。打破了人們對偶像演員的質疑,演員頭銜對他來說也不再顯得尷尬。

最近,攜電影「海霧」正式進軍銀幕的朴有天接受了本媒體的採訪,即使採訪時間選在了令人容易感到疲倦的大清早,但朴有天仍然展現出一貫的淡定和從容。

因為聽說他感冒,便問他身體有沒有不舒服,簡單地答說“有點”,然後露出溫柔的笑容。從容的態度,含蓄卻擁有明確語調的口吻,讓我們了解到他是如何消除人們誤會的了。

我們曾經都認為,朴有天的第一部電影一定會是他擅長的愛情片,或是穩妥的浪漫喜劇片。然而他推翻了我們的猜測,好像有備而來般,突然展現出真摯且深沉的內心想法,卻不會使聽者覺得不舒服,婉轉地進行了講述。

當我們表示對他第一部電影的選擇感到“意外”時,他聳了聳肩,答道“我也不清楚,因為我沒有感覺到意外。”並解釋說“我的喜好好像比較重口味,總是會被沉重的、不好演的作品吸引。”

“雖然輕鬆的浪漫喜劇也很好,但是從我個人來說,更喜歡這次電影的類型。普通的愛情故事在日常生活中就能體驗,但是這種不是比較少見嘛?所以感覺會更有魅力。”

通過電視劇「成均館緋聞」、「屋塔房王世子」等慢慢打磨出了演員面貌。因為“沒有特意想要打造出某種形象”,所以自熱而然地找到了感覺。因為之前演的高富帥、王世子等都不是普通的角色,所以覺得“「海霧」中瑣碎的形象會更顯平凡和現實”。

原本給人留下少年般形象的他,不知從哪一瞬間起,開始偏好沉穩從容的角色。這些都猶如他的“心境轉變”般順次發生。但是因為他說“並不是心境的轉變“,所以問他”是因為公司減少了乾涉嗎?”他笑著答道“也有這方面的原因”。

“剛開始很多都是和公司一起決定。雖然現在也是這樣,但是現在我的意見得到了更好地反映。並不是我想要改變形象,這也不是簡單就能做到的。周圍人對我形象的認識本來就已經錯位了,再配合那樣的形象去活動好像是不對的,想要很好地維持平衡。”

朴有天說,他看劇本的時候會有種無法用語言形容的觸電般的感覺。 「海霧」也是一樣,雖然沒有任何相關信息,但是卻被“這個一定要演”的慾望牢牢吸引住,好像沉浸水中無法自拔一般。他說「海霧」有種強烈且不可控制的力量。

但是他的首部電影也存在一定的危險因素。毛躁的船員、麗水方言、以及床戲等等,都是與以往的朴有天完全不同的全新形象。於是我們小心地問他“不會覺得負擔嗎?”他答說“和開始的時候,好像不太一樣。”

“本 來我是不在意那些的,會覺得這種時候就應該展現這樣的面貌,不會因為展現了以前沒有的樣子而緊張,而是忙於考慮作品本身,煩惱該怎麼去演。我不會去煩惱觀 眾們要怎麼接受床戲,我煩惱的不是床戲,而是那個瞬間應該用什麼樣的感情,展現什麼樣的面貌。我不介意周圍人的反應。”

對於演員來說,看重的不是床戲,而是欣賞整部作品的態度,把注意力集中在角色的當下感情上,這樣的演員應該無須再受質疑了。 “但還是會在意粉絲們的吧?”他卻很瀟灑地答說“不在意”。

“我並不想把焦點都放在那部分,不管做什麼,都不可能讓那麼多人同時感到滿意。我覺得誠心誠意做好自己的事情是對的。如果方方面面都想要去配合,那我自己的鮮明意見就會消失,可能會給影視活動帶來不便。”

剛剛還說的很堅決,卻又忍不住說“是我太不在意了嗎”,一邊說著一邊自己也感到不好意思地笑了。工作人員在一旁說“粉絲們都鬧著說讓他拍得再勁爆點”,“粉絲們對於朴有天的演員活動好像都是全力支持的。”

“有 各種不同的人,剪頭髮的話就問為什麼剪,留頭髮的話又問為什麼留,這種人不是很多麼。雖然都是我的事,但是會有人一起分擔。歌手如何,演員如何,如果做了 會怎麼樣,總是會有各種各樣的說法。雖然這也很好,但是我不能為了他們而活動。要為了自己才行,我覺得為了別人而做是不對的。”

紅梅(韓藝璃飾)和東植(朴有天飾)的床戲很激烈。二人在生死關頭想要通過這樣的行為證明自己還活著,以此得到慰藉。 “第一次拍床戲,還要富有感情,應該很難吧。聽說韓藝璃也是第一次拍床戲。”朴有天聽見我們這樣說,歪著頭反問道“是第一次嗎?”

“因為氣氛不是第一次的感覺……看來沒費心呢。雖然調亮了顏色,但是真的進入到鍋爐房之後,裡面很黑很暗。因為這種感覺所以沒有閒情思考電影之外的東西。在害怕和悲傷中,想要依靠的心情。拍攝結束後眼淚也一直流,無法淡定。”

「海霧」講述了帶著夢想出航的六名船員在大霧瀰漫的海上航行,載著偷渡客被捲入無法挽回的事件的故事。隨著劇情的深入,感情也越發激昂,每個角色都充滿殺氣。因此我們問他“沒有按順序拍攝,不會覺得很難嗎?”對此,朴有天坦率地回答“很有負擔”。

“先拍結局這種事在電視劇中通常都不會這麼做,電影也是這樣……但是因為情況不允許,所以也沒辦法嘛。因此負擔很重,要先培養好感情,配合著去演。但是因為沒有辦法,只能這麼做。但是嘴上飆髒話了。(笑)”

零散的感情,在瀰漫的“海霧”背景下,朴有天必須引發出東植的情緒。 “最有助於醞釀感情的是什麼呢?”“是船長。”這樣回答的朴有天,聲音中透著對飾演船長的演員金允石的無限信任。

“不僅是我,其他所有人都對提前拍攝最後的戲份感到負擔。但是船長也提供了意見,幫我帶入自己的想法進行應用,所以才得以順利拍完。而且在看了成片之後,我覺得就算是按順序拍,也未必會比現在的結果更好。因為有負擔感所以更加集中,好像起到了好的效果。”

從負責製作該片的導演奉俊昊,到導演沈寶成、演員金允石,都對朴有天的首部電影展現出希冀,希望他“以後也拍電影就好了”。對此,朴有天表示“這是最好聽的稱讚”,並露出羞澀的笑容。

“在試映會結束後的慶功宴上,金允石前輩跟我說'你真的像海綿一樣,要繼續拍電影才行'。因為這樣誇我所以覺得很不好意思,會想我真的做得那麼好嗎。”

一貫的少言寡語,卻邁著勇敢干練的腳步前進。通過「海霧」,我們看到了朴有天對演技的熱情,超乎我們的想像,就像在銀幕中見到的演員面貌一樣。

“不是很清楚電影和電視劇哪個更適合我,但是我很喜歡電影,會有認真嘗試之後看到成果的心情。「海霧」能成為我的第一部電影真的非常滿足。”崔松熙 舒心/文 bnt新聞 DB/圖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