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價值觀 虐貓案 Google

野良犬之家 觀照新世代暴力情慾

民生@報/陳小凌 2014.08.20 00:00
圖說:《野良犬之家》劇照。陳藝堂攝影。

【文/陳小凌】場景佈置沒有多餘的傢俱,凸顯出地上滿滿的垃圾與腐敗食物,後方閉室是舞台上唯一看不見的空間,藏著等待被點燃的暴力與情慾。透過吳昆達、鄭尹真及劉嘉騏三位演員,導演符宏征強調透過他們的身體及聲音,去建構另一種更為動物性能源的肢體表演,去詮釋文本中所埋藏的黑色引線,創造出語言外的情緒爆破空間,讓舞台充滿壓迫、幽閉,一個無路可出的地方,裝滿了豐滿而殘破身體意象。

人如何作為狗,而狗又如何作為人?在失序的心理節奏下,爆發出的是獸性還是人性?動見体劇團8月21至24日在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連演5場新作《野良犬之家》,娓娓道出現今年輕世代如同被豢養般失去了開創未來的能力,造成內心懼怕失寵將至拋棄,幻想光明追逐著自以為的人生「大事」,殊不知已吐露出另一個「人吃人」的極惡世界。

「人怎麼可以變得如此不堪?」這是導演首次看到《野良犬之家》劇本的強烈念頭,七年級編劇林孟寰用最熟悉的日式文化Cosplay(動漫扮裝)套入劇中犬妹角色,隱晦著人類總對寵物自稱爸爸或媽媽,用照顧小孩的方式對待寵物,反之父母對於子女,在過度給於庇護的生活中是真正的愛與關懷還是不堪的豢養教育?

劇中引用了老歌「我的天堂」、老綜藝節目「五燈獎」等時代背景的素材,彼此穿插於老舊公寓場景中,這些早已退流行的VHS錄影帶,卻是劇中犬兄為了解父母的方法,在這屋簷下,父母的愛彷彿成為理所當然的存在,但某種程度卻又是全然的陌生人。句裡行間雖充斥著看似無意義的新世代用語「火星文」,「我從來不覺得自己創作目標,是要讓觀眾開心著離開劇場。」

劇情敘述:一對狗兄妹,每天等待和媽媽一起去吃下午茶。有天家裡多了一個成員,據說是他們失蹤多年的大哥。沒人認得他,他可能是隻流浪狗,也可能是匹狼。繭居生活的恐怖平衡逐漸被破壞,野狗與家犬在同一屋簷下,家的毀滅與建立相互拉峙,暴力與情慾在狹窄的舊公寓裡開始竄動。購票洽兩廳院售票系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