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習近平紀念鄧小平, 馬英九為蔣經國做了什麼?

美麗島電子報/周玉蔻 2014.08.12 00:00
不是他「摸著石頭過河」的堅持和變通,中國大陸不會石塊成金鑽,轉身成為舉世側目的經濟強國。 不是他說「我也是台灣人」的情懷和魄力,小小台灣不會政改變奇蹟,一躍而成華人世界的民主典範。 他們兩位,曾經是莫斯科中山大學同學。年長6歲的鄧小平,俄文名叫「多佐羅夫」;1926年1月7日從法國前去莫斯科就讀蘇共人才培養搖籃時,已經22歲,他已加入旅歐共產黨組織,是成熟具歷練,信仰馬克思主義的熱血青年。 蔣經國和鄧小平相遇那年,才要滿16歲。俄文名字「尼古拉」的他,早3個月,前一年1925年10月就被父親國民黨領導人蔣介石安排來到莫斯科,接受中山大學洗禮。 這也是蔣介石展現國民黨和共產黨友好合作的一次具體行動。也有人評價,蔣介石把兒子送給蘇聯共產黨教化,是誠意,更是人質。 尼古拉蔣經國離鄉背井、孑然一身,吃盡苦頭返回上海,一別12年。多佐羅夫鄧希賢在莫斯科學習8個月,搏得「小火砲」別名後,歸國成為中國共產黨先驅優秀領導幹部。第二年,他將名字改為鄧小平。今日,「鄧小平」這三個字已經成為實踐夢想的傳奇代名詞。 蔣經國的一生,也在戲劇變幻想和火煉考驗中前行。曾經是正宗共產黨員的尼古拉,脫離西伯利亞山腳下鐵工廠工人的放逐生涯,回到他軍事政治強人蔣介石身邊時,還帶回了陪他共度苦難的俄國妻子蔣方良和大兒子蔣孝文。 蔣介石此時已和元配,他獨子的母親毛福梅女士離異,娶了上海名門之女,國父孫中山遺孀宋慶齡的么妹宋美齡為夫人。據史料指稱,蔣經國返鄕至杭州和年輕的繼母首次晤面時,就畢恭畢敬、頂禮有加的稱呼宋美齡「母親」。 他們的政治母子關係,一直是政壇秘聞。蔣經國在抗戰勝利後勵精圖治,整飭貪腐,打老虎打到宋美齡娘家兄長宋子文,鎩羽而歸,備受挫折。 動心忍性,蔣介石的中華民國政府死而復生於台灣,蔣經國憑著年少時期開始的折磨與錘鍊,揭櫫十大建設,發展台灣經濟,推動政治改革,奠定台灣社會多元和樂、富裕民主的基石。 1988年1月13日病故之前,蔣經國決定結束國民黨一黨獨大、威權強人領導,宣布解除戒嚴;開放黨禁、報禁,准許台灣人民前去大陸探親。 蔣經國掌握歷史轉折點的勇氣、智慧和膽識,奠立了當前台灣嘈雜卻多元;熱鬧更融合,自由自在,獨步華人社會的體制和生活型態。 至今,所有民調中,蔣經國故總統始終是台灣政治人物中最受肯定和愛戴的一位。 但是,蔣經國記憶,一直雲淡風清。除了桃園他的遺體安置處,和父親大溪靈寢近年吸引不少大陸觀光客前往參訪,以及每年1月13號忌日那天,他一手提拔的現任馬英九總統前去謁陵,落淚傷懷,或者撞到紗門等報導,蔣經國先生的種種,很少被提及。 最近一次,他的家族被注意,還是因為孫兒蔣友青涉及恐嚇被查辦。發行量最大的蘋果日報頭版頭條報導這則消息時,用的標題是「蔣介石曾孫」。 或許蔣經國真的不介意。他生前愛將宋楚瑜曾說,愛民護民、視民如親,故世時兩袖清風、忠潔自持的經國先生,以故國為思、台灣為念,他親吻著這片土地,一心一念,死而後已,不會在乎逝去後,後人形式上的紀念。 所以,台灣有登輝大道,卻沒有蔣經國街;桃園有中正國際機場;台北有國父紀念館和中正紀念堂,以蔣經國之名,只有一個基金會。這個基金會前陣子出錢和歐洲漢學會舉辦討論會,還遭到大陸與會者政治性杯葛羞辱,引起台灣方面反感。 再說白一點,苗栗不是還有個馬家庄嗎? 蔣經國紀念館?蔣經國圖書館?蔣經國資料中心?蔣經國與台灣的電視劇;蔣經國在莫斯科的電影,台灣人才處處,政府資金充裕,關於蔣經國的歷史紀録和追念,一片空白。 我不能指控馬英九為了選票或政治,故意去蔣家化;但不能不指責這位國民黨主席對蔣家和台灣發展史的漠視。 大陸的領導當局推出了「在歷史轉折點的鄧小平」連續劇,並且規劃了一系列紀念鄧先生今年8月22日,110歲冥誕的活動,不能不讓人觸景傷懷。 歷史是文化的根;是血統的情。緬懷歷史才能走向未來。國事如麻,習總書記感念著鄧小平,馬總統如何回顧蔣經國改變指引新台灣的奮鬥掙扎、刻骨銘心? 明年的4月27日,是1910年出生的蔣故總統經國先生105歲冥誕。不知道在服貿、自經區,藍綠對立的蒼茫碌碌中,有沒有人願意悄悄提醒馬英九現任總統,這一天對故總統蔣經國和台灣的特殊意義與價值。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