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風災斷回家路 揮別災情漸重建

中央社/ 2014.08.08 00:00
揮別莫拉克系列報導7之2(中央社記者盧太城台東縣8日電)「再怎麼辛苦,還是要趕回家!」莫拉克風災阻斷南橫回家路,杜振昌被迫繞遠路,看著重建逐漸完成,樂見南橫恢復安全,也期盼返鄉路早日不再迢迢。

南橫公路向陽派出所員警杜振昌,在莫拉克風災前,放假回到高雄市那瑪夏區的家,騎機車,只要2個半小時、50公里路程。

5年前,莫拉克颱風肆虐,南橫公路柔腸寸斷,阻斷杜振昌的返鄉路;過去他走南橫,從向陽出發,往南走,經過埡口山莊、大關山隧道、天池,就能回到高雄市那瑪夏區。

莫拉克颱風過後,他從向陽出發,必須往北走,經過利稻下山到台東市,換成南迴公路到屏東、高雄桃源區,回到部落,繞半個南台灣。

他的返鄉路變成400多公里,將近10個小時。莫拉克風災隔年,杜振昌的父親中風,家中沒有其他兄弟姊妹,每個月他必須回家3次,幫父親到醫院拿藥和做復健。5年來,走了15萬公里。

杜振昌回憶,5年前的8月8日,那場世紀災難,南橫山區降下「暴雨」,昏天暗地,四周傳來石頭碰撞和老樹撕裂的聲音,「一輩子也沒碰過這樣」。9日雨勢停歇,他和同仁要了解南橫公路受損狀況,但是,根本「寸步難行」,南橫公路柔腸寸斷,有些路甚至不見了。

他說,過去回家的南橫公路,向陽到埡口山莊間道路幾乎被土石流掩埋,埡口山莊成孤島;再往上,埡口和大關山隧道間,出現15公頃的大坍方,500公尺長的路基完全不見了,他想辦法繞過山頂,未料,整個大關山隧道被淹沒,無法進入高雄段。

他改往南走台東段,向陽至利稻部落,橋梁變成溪谷,道路變成土石流,只能徒步攀爬;過了利稻部落,原本溪床距離橋面20公尺深的利稻橋,溪床竟然高出橋面,湧進隧道,利稻橋流失。

沿著南橫公路的卑南溪上游,莫拉克後,因山上沖刷的土石,河面忽然長高10幾公尺,「大自然的力量讓人畏懼」。

因利稻橋摧毀,利稻部落成孤島,布農族人走古道和外界聯絡,中斷17天,利稻部落已可以過流籠運輸物資和人員上下山。

莫拉克風災後,公路總局花費新台幣1億5000萬元,經歷2年時間,利稻新橋落成,南橫公路東段,最艱難的埡口、大關山隧道間的大坍方,也完成搶修。

在雲霧裡摸索灌漿、風雨中攀岩開路,莫拉克颱風過後,耗時5年,南橫公路東段初步搶修完成,接下來面對的是今年颱風季節,公路總局人員說「交給老天爺驗收吧」。

原本過了利稻部落,過去是南橫避暑勝地、遊客絡繹不絕的天龍飯店;莫拉克風災後,遊客竟然不到1成,南橫公路入夜後看不到一絲車光。

人稱「南橫張姐」的天龍飯店老闆娘,堅持不打烊,向銀行貸款苦撐,她說「要為南橫公路留下一盞燈」,她要等遊客回來。在「張姐」堅持不打烊、慘澹經營下,天龍飯店從莫拉克過後的1位客人,隔年20、30位客人,至今已經回流6、7成客人。

由於南橫公路高雄段尚未恢復,南橫公路僅能從初來通車至向陽派出所,杜振昌放假依然還要繞半個台灣才能回到高雄那瑪夏區。不過,他認為,至少南橫公路東段已經完成修復,讓南橫公路有部分路段恢復安全。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