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專欄/解嚴後新世代何去何從

蕃論戰/王炳忠/專欄 2014.07.29 00:00
民國七十六年七月,蔣經國總統宣布台灣地區解嚴。兩個月不到的時間,我在台北市出生。翌年一月,就在開放大陸探親後不久,蔣經國總統去世,李登輝繼任。八十一年春節前的冬天,六歲的我踏上大陸國土,那時辜汪二老尚未會談。八十九年五月,李登輝結束十二年執政,民進黨首次上台,那時離解除戒嚴,才不過十二年餘幾個月的光景……   像我這樣的七年級後段班,就在如此的背景下成長。民國七十八年,台股衝上一萬點,我們的出生正好趕上「台灣錢淹腳目」的時代,卻也一去不回頭。當時剛過三十的爸爸,從台南鄉下到迪化街「布市仔」十餘載,終於從學徒熬出頭,靠自己的力量成家生子,為長年寄人籬下的鄉下雙親、兄弟姊妹蓋樓房。南北二路奔馳不已的豬哥亮歌廳秀,是那段時間台灣民間欣欣向榮的景象;解嚴後各種政治能量釋放,一方面展現「炎黃子孫終於在台灣結出民主果實」的驕傲,一方面也開始激發出族群與統獨的矛盾。   曾經支持黨外運動的爸爸當時就說,照這樣下去,民進黨十年內必然執政,但她如還是繼續靠煽動奪權、不思負起教育群眾的責任,則到時將是台灣的災難。果不其然,台灣在阿扁八年內嚴重鎖島,陷入無止盡的內耗中。這八年,正是我的中學時代。   民國八十二年新黨成立時,曾以「投一票給國民黨不甘心,投一票給民進黨不放心」形容人民的困境;二十年過去的今日,我們則繼續面對無能的國民黨及無恥的民進黨。走過三一九槍擊案及紅衫軍運動,許多人把撥亂反正的希望放在馬英九身上,如今則從失望到無感。另一批由老台獨結合小台獨搞出的「太陽花」,一度被說成是年輕世代的希望,可他們展現出來的,卻是口喊前進的「反動派」,對服貿、自經區通通抗拒,不知道何去何從。   台灣積累了二十年的沉痾,今天由解嚴後的新世代承擔。陳文茜為此哀嘆:「這個國家對不起年輕人!」我則將之做一點修正:真正該負責的是二十年來在台上呼風喚雨的政客,他們一起把「國家」搞成四分五裂!從李登輝這個台灣轉型時刻的舵手開始,主導一連串憲改、政改、教改、經改,最後落了個國家認同錯亂,總統權責不明,技職教育崩潰,經濟閉關自守。爸爸那一代人,國中畢業一樣白手起家,只要有一技之長;如今自由富足環境下成長的我們,卻是碩士生滿街跑、流浪博士到處走!   「太陽花」真正替我們證明的,不是媒體亂吹的什麼「公民覺醒」,而是攸關台灣人生存發展的問題,始終和統獨爭論切不開。前陣子政客們才又大吵「台灣前途由誰決定」,事實上說來說去,都是打口水戰的假議題,因為重點不在台灣人自己怎麼鬥,而是大陸要與台灣發展怎樣的「兩岸關係」,台灣無法單獨決定。許多跟隨「太陽花」上街的年輕人說,他們也不那麼在意台獨,只希望保留自己開家咖啡屋的「小確幸」。問題就在於,台灣哪來這麼多人喝咖啡?這是非常現實的問題。多數人都想搞服務業,那能不理會大陸這個最大的市場嗎?「小確幸」被台獨野心家利用來挑起衝突,最後「出關播種」成了戰火連綿,那還能有「小確幸」嗎?   過去二十年,台灣人未能在國家認同、統獨方向上形成共識,主要是政客們藉此累積相罵本,最後是國民黨自我退縮成「不統不獨」,民進黨裹足於「台獨黨綱」前,教科書及媒體繼續「去中國化」,同時兩大黨又都爭相和大陸官方交往,不敢動當前「一國兩區」、「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的中華民國憲法。兩大黨繼續迴避問題,只顧分贓政治利益,一些聲稱「超越藍綠」更是瞞混討好的機會主義。對他們而言,反正人生也活了大半,未來也看不到了;但我們的人生才要起步,還有好幾十年要活,憑什麼讓他們玩掉我們的未來?民國六十年代,遭逢退出聯合國及中美斷交的衝擊,台灣知識界曾掀起「台灣前途何處去」的大論戰;如今解嚴後的新世代,同樣必須走出「小確幸」的自我麻醉,正視我們應該何去何從的嚴肅問題。   行文至此,不禁想起昨日才聚的幾個小兄弟,指考才剛公布成績,馬上就要成為大學生。再看照片裡和我一起參加七七抗戰獻花的國中生,以及表姊懷裡剛出世百日的孩子,又是比我更年輕的世代。他們的未來,台灣的未來,還經得起幾年蹉跎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