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外星生命 訊息回收 新疆

專欄/一個半島的啟示

yam蕃薯藤新聞/白色正義聯盟/專欄 2014.07.09 00:00
從前,有個半島般一分三塊大的彈丸之地,據說是小漁村起家,也有一說是以製香聞名,雖然腹地狹小,淡水資源也得依靠緊鄰的中土大國。因緣際會,在中土國與一個遠在天邊的洋人島國,因抽大煙買賣意外引發戰爭並且潰敗後,這塊深水灣就被藍眼睛洋人看上,泱泱大國地大物博不差這個小半島,就答應先租借給了這號稱”太陽永不墜”之邦,接著中土國開始經歷了為期百年大小不斷的動盪戰亂,內亂外患慘無人道,炎黃子民們顛沛流離,結果蕞爾小島反而成了世外桃源,雖然這個平安天堂真的是非常非常地擠,擠得許多為躲避大國戰亂逃來的難民要一輩子住在岸邊的破船上,尋常百姓人家數口也僅有想像不到般小小的住宅空間,連床都要疊三疊高來睡。但在洋人指導自由經濟的策略發展下,小半島迅速躍昇,成為這一整個陸洋海域裡人人稱羨的模範商業港和時尚大都會,甚至還有了個”經貿四猛獸”之一的稱號,這裡的住民們工作辛勤競競業業,終日交通車水馬龍,摩天大樓棟棟密集,十足現代化,尋常百姓一切向鈔票看齊,娛樂活動樣樣不缺,白天茶樓館泡茶談馬經,晚上酒吧裡跳舞瘋賭球,夜夜笙歌,旁邊還些特有地標,號稱每一棟養著一隻鳳凰的樓房。 百年商業的成功,加上長時間與那鄰邦大國比起來實在是自由又富裕太多,這裡的住民們,習慣上總以遠得要命的那個白花捲髮女君主為領袖崇拜,早已忘了自己其實是黃皮膚黑頭髮。直到旁邊的巨龍甦醒,開始慢慢地張牙舞爪爭回自己周遭地盤,一些半島上的人才猛然回神,原來我們生活在這塊百年精華小島的所有權狀,居然白紙黑字是屬於那鄰近大國的,當年只是戰敗先借給了不列顛,最後,兩大強國談判,中土國同意小半島可以”馬照跑,舞照跳”的默契中,在那京片子女歌姬遙唱著”我的一九九七”的歌聲裡,半島居民們臉上帶著些許假惺惺的歡喜,心中卻多充滿著徬徨與不安,看著江邊的燦爛煙花和金色紫荊花,製香小島正式回歸了炎黃子孫祖國的懷抱裡。 以上,就是香港回歸前的故事。 每年的七月一日是香港主權移交日,除了中國官辦紀念活動外,更多的是香港民眾上街表達爭取自主權的心聲。特別是今年,先是6月10日中國突然發表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繼而引起民主派發動模擬投票特首直選和鼓吹占領中環運動,聲稱近80萬人參與投票(其中含七千多張實體票)。香港這次模擬普選的活動,或許看在真正自由民主的台灣人眼裡,會同情港人的現存際遇。然而,我們不妨回溯一下筆者開頭描寫的香港殖民歷史,來試著分析以下兩個問題: 1.香港與台灣相似嗎? 很明顯的,過去的香港是英國租借殖民地,自由貿易體系成就了香港經濟,平均薪資比台灣高出三~四倍,這個現象甚至到九七回歸至今仍舊如此,港人當時在英國統治之下,沒想過總有一天會回歸中國嗎?至少目前現實是,香港是屬於中共統治的特別行政區之一(另一處則是1999年回歸的澳門),所以過去香港不是像台灣一樣,自國民黨政權敗退後偏安於台澎金馬,進而發展成今天的自由民主局勢。某些媒體關於香港台灣命運相依的說法,根本上是邏輯不通的。當然,爭自由民主絕對是我們所應尊重的普世價值,但當香港處在共產大國統治之下,那就是港人目前的宿命,不論用何種方式表達爭取特首普選,前提就是在中南海的指導原則及容忍限度下進行,若稍有不慎擦槍走火,甚至喊出港獨,就有可能走上疆獨和藏獨的鎮壓後塵。 2.台灣會是下一個香港嗎? 從今年台灣三月大腸花學潮至今,參與其中的群眾普遍存有著”恐中”情節,甚至公務員代表黃國昌與林陳姓職業抗爭學生這次還要去參與香港七一遊行被拒發簽證 (陳還在臉書上自比張志軍,真是自瘋為神了),筆者想說的是,既然香港的過去與現今,皆和我們中華民國政經體制完全不同,那又何來” 台灣會成為下一個香港”之說法?兩岸的未來局勢演進,並無當年香港澳門有所謂的回歸時間表,也無任何現存的被殖民狀態,台灣未來不論是向左走(向中國靠攏),還是向右走(美國當靠山),結果未知,也只有我們兩千三百萬人能自行承擔。所以,香港的下一步怎麼走,自然是由香港人決定並接受,至於我們,還是好好的當個觀察員,靜觀其變吧。就像我們關心茉莉花革命後的埃及更獨裁了,關心烏克蘭及親俄勢力間的動亂後續演進,還有關心伊拉克境內ISIL類蓋達恐怖組織要開戰一樣,而這些重要的國際新聞,絕對比那一齣”帶著祖國台胞證闖港失敗”的鬧劇,更值得我們關注。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