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祕/日式旅宿的靈魂人物 一窺「女將」生活!

NOWnews/ 2014.07.06 00:00

記者田欣雲/台北報導

如果說,木構與黑瓦是日式旅宿的血肉,那麼,在館內張羅大小事務的「女將」,無疑是它的靈魂。岩村玉希,宮島旅館「岩惣」第七代女將,從銀行行員變身老闆娘,十年了,關於女將的一切,玉希說,她還在學。學端餐食、學插花、學茶道,甚至是最基礎的「穿和服」,玉希對內向婆婆學,對外找老師學,「女將的學習,一輩子也學不完」。

也難怪,雖說女將「由婆傳媳」天經地義,但能扛下「岩惣」這塊座落世界遺產「宮島」、開業一百六十年歲月的招牌,還真不容易。細數造訪名人錄:大正天皇、昭和天皇的皇太子時期;伊藤博文、桂太郎、後藤新平、東鄉平八郎等明治時代風雲人物;文學家夏目漱石、教育家海倫·凱勒、大明星奧黛麗·赫本......,不計其數的名流賢達,都曾是岩惣的座上賓。

與其說「女將」是份職業,倒不如視為一種「使命」--關係「家族榮耀」的使命。不像飯店服務人員是為薪水、資歷而來,代代相傳的女將,其實更多了家族企業、文化傳承的意味。「女將,就像家庭裡『媽媽』的角色,必須照顧很多、想到非常細緻的地方,這也是一般服務業不會想到的」,玉希如此闡釋。

住過多少旅館?見過多少金燦奢華的門廳、裝潢?建築硬體的極致,靠的是金錢萬能,但會讓我魂縈不忘的,卻是日式旅館服務的細緻、體貼。從入門前的欠身迎客,到臨別後的揮手目送,總能見到女主人一襲和服高雅,笑容可掬,「住旅宿不見女將,就像到迪士尼樂園卻少了米奇一樣啊!」她這一妙喻,著實把我逗樂了。

的確,沒有過人體力,還真撐不起「女將」名銜!我們說「鴨子划水」,玉希講「水上芭蕾」,都是形容女將生活的最佳寫照:每天,六點起床,八點開始接待客人,一天得忙上12個小時才得休息、照顧家人;每年,最旺的季節在深秋、宮島紅葉醉人時,岩惣客房早在一年前已被預訂,只有2月淡季才能好好出門休個假,待春櫻含苞待放,又是一年辛勞的開始,「身體健康很重要,畢竟女將的地位是無可取代的」。

「一般人習慣想『讓別人為我們做些什麼?』,但身為女將,得常常想『能幫客人做些什麼?』」,賓客一進門,女將的「觀察雷達」就已啟動,透過對話聊天、蒐集線索,從語言、行為、態度、神情等各方面,發現客人的獨特性,接著再想:「如果站在自己的立場,希望受到怎樣的接待?」於是,一樣的夫妻同遊,對膝腿不方便的年長夫婦,會屏除榻榻米、安排在座椅席次用餐;對新婚熱戀的年輕夫妻,則準備個香檳、蛋糕等小驚喜,討人歡心。

不僅對人觀察入微,對事物、環境的覺察與體會,也能看到女將用心,像如今幾乎已等同廣島、宮島土產代名詞的「紅葉饅頭」,就是出自岩惣第四代女將的創意;而綠意豐饒、海鮮豐美的自然環境,造就匯集山珍海味、極具在地特色的懷石料理,更是入住宮島岩惣不可不嘗的經典。

在日本,還有許多精緻的和風旅宿,等您發現。包含岩惣在內,共有33家堅持風土料理、自然景觀、精緻工藝、人文風情、傳統風呂、日式建築工法等六大面向的日本旅宿業者,兩年前組成「味の宿」聯盟,發揚富日式韻味的旅館精神,英文版網站近日也已正式上線,給想感受精緻住宿體驗的旅人共賞。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