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鄉下老人家比醫生 更能接受醫學有其極限…

NOWnews/ 2014.06.17 00:00

記者李鴻典/台北報導

「如果一個人平均可以活到80歲,那之後以後的每一天都是賺到的…。在平溪行醫八年多,訝然發現很多病人比身為醫生的我,更能接受醫學有其極限的觀念,於是我開始跟病人及家屬討論當生命走到最後一階段的取捨。是在乎90、91的數字,還是有品質的活;有尊嚴的走呢。我發現還很多地方是醫師可以幫得上忙的。」因為這樣的理念,讓台大醫學系畢業的優秀醫師、平溪衛生所主任石健男,自新北市社區安寧照護計畫一開始就帶著衛生所團隊執行新北市在平溪區社區安寧照護。

100歲的阿嬤,因為腹痛,食慾不好,家人非常擔心,要送阿嬤到醫院檢查,但阿嬤不願意,甚至明白的告訴家屬,如果把她送到醫院就是不孝。家屬焦急地跑來問平溪衛生所石健男,可不可以到家裡幫阿嬤打個針。一開始,石健男向家屬說明,阿嬤的狀況到醫院檢查可以較清楚到底是發生甚麼原因,打針不能解決阿嬤肚子痛的問題。但當石健男到家中看阿嬤時,3、40位被召回的家族成員都聚在庭院,大兒子代表所有的家屬說:「媽媽的願望就是在家平順的走,醫師請你幫忙完成媽媽的心願」,說完就要向石健男下跪。再了解阿嬤及家屬的意願後,石健男給予了一些簡單的治療,阿嬤也幸運地康復了。一個月後,阿嬤在家安詳的過世。

石健男說,偏鄉由於就醫不便,更需要有社區安寧照護的投入。老人家來看病,總會有意無意的地透露自己已經活得 「很夠本了」,只要不拖累家人就好,甚至在來門診前交待家人不可以亂講話,深怕照實說出會被送到醫院去,就再也回不了家。家屬就算了解老人家的想法,也會怕被冠上 「見死不救」的臭名而堅持搶救到最後一刻。

新北市政府衛生局表示,通常這個時候就是個談安寧療護的契機。醫師作為溝通的橋樑,讓家屬知道病人的心願,也讓所有的家屬知道有社區安寧照護可以幫忙。對於家屬來說,除了不知如何開口談死亡是壓力外,要幫生命末期的家人打止痛針、換藥也常讓人不知所措。如果家屬知道社區安寧團隊可以幫他們處理這些問題,他們就可以放心的讓家人在家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了。

新北市政府衛生局社區安寧照護服務團隊目前已有103家醫療機構,提供29區安寧照護服務,服務對象年齡從22歲至100歲,除了癌症末期以外,也包含了漸凍人末期、洗腎末期、失智症末期、後天性血友病等非癌症病人。新北市衛生局表示,經過醫師判定為生命末期者,都是社區安寧照護服務的對象,可經由原來診療的醫院,或向衛生局所屬的長期照顧管理中心、衛生所或區公所申請。

石健男也表示,社區安寧照護的確也可以帶給家屬心裡很大的支持。曾有一位乳癌末期患者的家屬來找他,痛苦的說,醫院已經告訴我媽媽的時間不多了,媽媽一直想回家,但她現在的狀況已經沒辦法吃東西了,親朋好友說如果把媽媽帶回家,沒有打營養針會活活的被餓死…。

石健男聽完趕緊安慰家屬並解釋清楚疾病到末期時,進食反而會造成病人身體更不舒服。果真家屬聽完終於釋懷,也完成媽媽的心願。事後家屬回來感謝的說「如果不是主任你當時的解釋,媽媽應該是在醫院走的,我也就無法完成媽媽的心願了。」

為了讓衛生所所有的同仁也能清楚的了解社區安寧且願意投入,石健男除了讓衛生所同仁參加衛生局辦理的教育訓練外,還請衛生所所有的同仁辦理安寧讀書會並發表感想,讓大家在推動社區安寧有一致的共識「只要有心,不設限,安寧團隊能作的其實很多。」石健男說,作社區安寧如果一開始就認定「我不能做甚麼,自找麻煩」就真的甚麼都不能做了;其實,有時真的只是處理一些小狀況,我們覺得沒什麼,但病人及家屬只要看到醫師及醫療團隊到家裡,他們就安心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