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我犯了反革命罪

yam蕃薯藤新聞/王炳忠/專欄 2014.06.10 00:00
從台北市最繁華的東區出發,沿忠孝東路一路向東到底,便會來到這處寬廣的革命基地。這裡環境清幽,看上去就像是一座公園,人們因此很難察覺,裡頭還藏著一群革命分子。他們就和傳統搞革命的一樣,都有著絕對的熱情和信仰,若要說起一套革命理論來,或許還比從前的革命烈士們更系統化。但他們和那些先烈們卻也有顯著的不同,那就是不必有拋頭顱、灑熱血、坐穿牢底、橫屍法場的風險,甚至於他們的革命經費,竟還來自於他們要「革」的對象那裡。   這樣的神秘組織,其實一點也不神秘。你若猜它是「革命實踐研究院」,那我要說,這的確是它該有的名字,但它現在還不是。至於過去的那個「革命實踐研究院」,不但已裁撤多年,就連將它成立起來的黨,也早就沒了靈魂。我現在要說的這個組織,目前的名字叫「中央研究院」,它擁有公開的編制,直屬於中華民國總統府,也就是說,它的上級領導就叫馬英九。然而,就在一個多月前,馬領導來到此地演講,卻有拿這「中央研究院」薪水的學者們高舉牌子抗議,他們要革命的對象,正是馬英九和他代表的國家。   中研院是國家最高學術機關,其聘用的各級研究員領人民納稅錢、拿考績獎金,當然是公務員無誤。既是公務員,就要遵守公務員的法規,參與政治活動得先請假;就算請了假,也不能主動發起集會、遊行、連署……等政治抗爭。然而,那些在中研院演講會上抗議馬英九的研究員們,可曾先請假?當中最大尾的「太陽花」決策軍師、發起成立「公民組合」及「島國前進」的副研究員黃國昌,更是大搖大擺的「職業抗議家」,這難道算是彰顯了中研院聲明裡所稱的「學術研究必須走入人群」?   我想不通的是,之前才有公務員用筆名寫文批諷台獨,就被認定有違忠誠義務、「起異心」撤職嚴懲;又或者是發表批評「太陽花」的言論,就被轟到要辭職下台。怎麼黃國昌副研究員,自己都向地檢署坦承涉犯首謀聚眾、內亂外患、攻擊公署,結果竟安然無恙?中研院也特別說了,黃國昌是公務員,那麼難道公務員有高低之分?他這種「高級公務員」,就可以宣傳「社會領導政治」,靠「運動」顛覆政府?   壹週刊臉書對我的點名批判,乍然間回答了我種種疑問。壹週刊臉書的貼文,從頭到尾不說我那點沒道理,而是直指我先前才批過「學運領袖」,「現在還有臉」出來批評「參加學運的中研院副研究員黃國昌教授」。這使我一下想起了當年大陸的文化大革命,既然是「革命無罪,造反有理」,「革命小將」自然一切正當,「革命舵手」黃國昌更不容置疑,反倒是我這個「反革命」,能不被戴帽子批鬥嗎?   是的,我犯的就是反革命罪!凡是和「政治正確」對抗的,通通都犯了這條罪。只是奇怪的是,大陸的「反革命」都是那些要推翻政府的,而我這個「反革命」,卻是在捍衛人民選舉成立的政府,捍衛這個國家好不容易建立的民主法治。   如要為我的「反革命罪」辯護,唯一的理由該是:他們根本算不上革命。那麼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看這黃國昌是否依然不動如山?如是,則他們就是名副其實的革命分子,對付革命黨,「國家暴力」也就天經地義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