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華府觀察》悼一位全力以赴的記者

自由時報/ 2014.06.02 00:00
◎曹郁芬

華府剛過完國殤日,成千上萬的退伍軍人和家屬回到陣亡將士的墳前悼念、致哀。隨著時間流逝,昔日的俊美少年變成一坏黃土,戰爭則變成歷史。曾經共赴沙場的戰友,腦海裡有自己的歷史。中天電視台主播史哲維結束自己的生命只是一條新聞,十幾年來跟你一起在新聞戰場上衝鋒的朋友,卻被記憶的波浪不斷拍打著。

你們夫妻是華府的金童玉女,但在我眼裡,你更像隻得意時就振翅高鳴的小公雞,偶爾被人抱怨啼聲擾人還不自知。跟你一起跑新聞的只想打敗你或避免被你打敗,見過彼此跑到獨家新聞的春風得意,也目睹過對方用狗爬式游上岸的狼狽狀。上了戰場,人的本性一覽無遺。

「為什麼?」太多人問我這個無解的問題。十年前和你在國防部相識的美國軍官,曾經和你共事的美國記者,婚禮靠你和小黎張羅的好友,還有那些相信你有大好前程的美國學者和官員,他們不相信你是完美的,卻真心喜歡你。

我們有一股深沈的哀傷和遺憾,像是見到窗外那株相伴多年的豔麗玫瑰一夜間枯萎。優美清香的姿態,卻失去了全然綻放的機會。曾經以為玫瑰是栽在好土裡,因為你願為新聞全力以赴。為了追馬英九,你可以包車在華府一路跟監;阿扁好友黃芳彥藏匿在馬里蘭州友人家,你和搭檔段士元日夜守候,終於給你逮到他清晨悄然離去的獨家。

你的英語流暢自然,談起軍事和國際政治眉飛色舞,具有大舞台演出的實力。不過我們都知道,台灣記者在華府是「非主流」。美台沒有外交關係,別國記者關心元首的國是訪問,我們則是追著政治領袖的過境新聞跑,把重返母校當成高峰會。美台關係緊張時,我們追逐美國官員,老要人家重申台灣關係法和六項保證。

不懷好意的官員批評我們是台灣幫派。與北京交好的美國學者冷冷地告訴我們,他從不接受台灣記者採訪。老派的北京外交官罵我們這些「地方記者」不知祖國的偉大。不過,歷年來台灣記者中不乏認真敬業、追根究柢的好手,一再衝撞加在台灣身上的綑鎖。

認真的人總是會被看見的。兩年前,你受美國學者之邀到華府主講台灣媒體環境,託我約同業聚餐。大家到智庫捧你的場。看到美國學者那樣激賞你,甚至仰慕你的眼神,雖然我對你的觀點未必照單全收,心裡卻以你這位能站上國際舞台的同業為榮。

六月四日,朋友們就要向你告別了。如今,大批的中國記者活躍於華府,亞洲媒體正在加強這個戰場的部署,台灣媒體卻變得單薄了,戰場的面貌正在快速改變。但我相信,那美好的仗你已打過,若有一座華府紀念碑,上面必然刻有你的名字。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