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東京觀察》沈斯淳是放鴿子「慣犯」

自由時報/ 2014.05.12 00:00
◎ 張茂森

台灣駐日代表沈斯淳放日本國會議員鴿子事件,影響台日關係至為深遠,外交部與駐日代表處在此事被揭露後不僅沒有絲毫反省,外交部長林永樂甚至在回答立委質詢時繼續硬拗,堅稱三月二十六日下午四點沈代表已致電日華懇會長平沼赳夫,表示「無法出席」,且「獲得對方理解」。如果真的是這樣,近百名國會議員就沒有必要苦等到七點多,因此到底誰在說謊,應該徹查清楚。

日華懇成員之一的眾議員中村裕之,三月二十六日在他的部落格說:「平沼會長說,『沈代表有缺席的可能性』,…結果真的沒有來」。針對本報記者詢問,代表處一名主管級官員說,「電話是一名女秘書打的,內容是說因為有留學生抗議,所以可能會晚一點到。」並未肯定告知「無法出席」。

另外一名參議員大家敏志也在他的網站上貼出當天現場照片,幾張桌子只有兩、三名議員,旁邊空出好多位子,本來都是駐日代表處人員的坐席,照片上的議員都是一副「等嘸人」的表情。如果沈代有智慧,當天在不能出席的情況下仍然出席,對方會更加感動。

據透露,當天晚上日華懇事務局長橋本靖男曾打電話給駐日代表處,表示沈代表最好第二天能親自向平沼會長道歉比較妥當,但沈代表還是沒去,過了幾天又帶著太太去鄉下「視察」了。

其實沈斯淳放平沼赳夫會長的鴿子,這已經是第二次。沈代表剛到任的二○一二年夏天,曾率領當時的副代表羅坤燦、陳調和與業務組長張仁久,和平沼、日華懇幹事長藤井孝男、事務局長橋本靖男等人到輕井澤打小球,第二天早上約定八點共進早餐,結果等到八點四十五分,平沼等人已用餐完畢,沈代表才出現。

這是沈第一次放平沼鴿子,不管是沈代表喜歡放人鴿子,還是喜歡遲到,都非常不應該。日華懇對與日本沒有邦交的台灣何其重要,在前線的外交官必須要有能力判斷留學生抗議與和日華懇議員的交際何者重要。不可否認,此事讓台日外交受到重大傷害。

日本有四十七個都道府縣,沈代表不到兩年就走訪了三十九個,這是他覺得最自豪的「政績」,駐日代表處對此不以為然的主管不在少數。沈代表勤跑地方的理由,是與地方建立關係,「屬於公事」,但他每次下鄉只帶一個會說日語的女秘書和太太,從來沒帶過相關業務的秘書或組長。一名主管問道,「這能算公事嗎」?

日本的大阪、福岡、橫濱、札幌等地都有駐日代表處的分處,駐日代表只重視地方,而不和中央官員或國會議員打交道,「各地設不設分處有何兩樣?」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