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中油 世大運 空腹喝牛奶

五一勞動節多遊行 訴求反低薪、反教育商品化

NOWnews/ 2014.05.01 00:00

記者葉立斌/台北報導

在5月1日勞動節時,勞工雖有休假,但他們可沒心思去喝下午茶,而必須去遊行,為了自己與大家的權益而走上街頭。本次有10幾個青年團體將在5月1日上街抗議,包含黑色島國青年陣線、輔大黑水溝社、民主黑潮學生聯盟、台大工會等組織。

他們的訴求是:反對建立在勞工血汗上的經貿協約、反教育商品化、並落實勞動權益。

他們的聲明全文請見:

近年來幾波社會運動抗爭當中,都不乏青年朋友的身影,一次又一次的上街、倡議、對抗國家機器,讓青年越來越了解結構困境對於自身權益的重大衝擊。我們在反核運動裡思考國家整體的能源與經濟政策走向,在關廠工人的抗爭中摸索政府應當對基層人民負起的基本責任,在占領立法院的行動中,尋思服貿協議與自由貿易將帶給下一代的是沉痾難起的階級剝削,亦或是關乎美好未來的承諾。而我們更必須認知到的是自己一樣作為勞工的階級身分,是受到資本與國家宰制的共同體,在五一勞動節,我們將集結年輕世代的力量,發聲捍衛勞工共同的未來。 一、反對建立在勞工血汗上的經貿協約 2013年,馬英九總統與民進黨蔡英文主席接連提出「自由貿易島」的藍圖,「走出去才有競爭力」、「門打開,阮顧厝」等政治口號,聽起來美好又令人安心,他們不斷向台灣人民強調:做為海島國家,實施自由貿易、對外經貿更大程度的去管制化,似乎是台灣勢不可擋的未來。

但果真如此嗎?我們這個世代的青年,有許多早已畢業即失業,有些正在領22k,甚至是從事各種非典型勞動的勞動者,更多的青年朋友在進入職場後,可能遭遇更惡劣的勞動環境與條件。跨國資本取得前所未有的經濟與政治宰制地位,加上停滯十五年的實質薪資成長,我們很難期待未來生活福祉在經貿去管制的浪潮下,能有多少改善。

我們不否認台灣經濟很大一部份必須依賴外貿,然而與外國進行經貿談判時,必須嚴格檢視勞動人權是否被當成談判籌碼而遭到犧牲。即使在尚未簽訂服務貿易協議、在尚未加入TPP與RCEP的此刻,台灣的勞工權益相關法規已經漏洞百出。關廠工人的「代位求償」爭議歷經十七年,前陣子才落幕,徹底突顯「勞動人權」的順位,始終被置於國家、資本家與企業的獲利之後。

在缺乏相關審查機制與保障機制的情況下,我們只能被迫選擇「信任國家」或起而反抗。身為自己身體與勞動力的最終所有者,我們為了避免成為馬克思所謂的「除了他的勞動力之外一無所有」的人,我們必須在此刻選擇反抗。 二、青年貧窮現在進行式,勞動權益應落實保障 五一勞動節青年上街,不只是挺台灣廣大的勞工朋友,更是挺我們的父母、挺我們的未來!因為我們年輕人從求學階段就和勞動息息相關,特別是當今台灣弱勢家庭越來越多,青年也越來越不敢想望成家立業。

「建教合作」制度原本可以讓貧窮家庭的孩子得以一邊工作貼補家用,一邊讀書、學習技術並取得文憑,但是隨著企業對制度的濫用,建教生逐漸成為企業使用廉價勞力的好藉口。在社會團體的推動下,《高級中等學校建教合作實施及建教生權益保障法》逐漸上路,但仍有多位立委對建教生的工時與加班部份有意見,他們只看到企業使用建教生的成本變高,卻無視於建教生權益。

大學生也是,大專的雙軌旗艦、產學攜手等計畫,也讓大專開始出現與建教生一樣的問題,而且隨著建教生權益專法成形,企業使用建教生的成本將越來越高,企業為了減少人事成本,很可能將「廉價替代性人力」的目標轉向「大專建教生」。除了產學合作以外,無酬實習也是企業濫用新鮮免費勞動力的方式,各大專院校醫療、心理、教育、傳播…等許多科系都有實習規定,但是學生常常「實習」很長一段時間,做的可能是「每天買不同家便當」之類與學習無關的雜事,有時不但沒有薪資,還要倒貼「學雜費」或「實習費」。更不用說因為學費越來越貴,越來越多大學生需要打工,但我們的打工環境不足基本時薪、沒有加班費、高薪低報幾乎已成常態。

從學校畢業以後的年輕人,面對的就業環境更是充斥著不穩定的派遣工作,不只是私人企業,公部門的派遣人力更是超過一萬!連勞委會都不例外,勞委會甚至是公部門僱用派遣工的前三名部門!一間企業正職與派遣同時存在,派遣人員不僅薪資較低、沒有公司福利,還常常不能加入工會,破壞公司裡的勞工團結!更過份的是,有的公司每年給派遣工換簽一間派遣公司,讓派遣工年資不能累計,影響年終跟特休;如果派遣工發生職災、被欠薪、被解僱…公司常常就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而「法理上」該負責的派遣公司,派遣工在工作期間常常是連見都沒見過。

難道一定要年輕人出國打工才有出路嗎?隨著許多澳洲打工渡假的勞資爭議逐漸被揭露,我們發現:打工渡假青年在法理上適用當地基本工資,但是澳洲當地有很多黑工,也一樣有派遣、甚至還有「海外實習生」,發生爭議時,台灣政府也只會說:「青年出國打工渡假要小心。」但話雖如此,很多台灣背包客還是接受低於澳洲本地基本工資的打工薪資,也還是有年輕人想去澳洲淘金,因為澳洲很多黑工的工資還是比台灣高,非常諷刺。

所以,為了讓我們年輕人的現在與未來有更好的勞動條件,讓我們有條件成家立業,我們都應該站出來,支持建教生、實習生權益,要求薪資調漲、落實勞動檢查,反對企業濫用派遣,挺我們的父母、挺我們的生存,更是挺國家的未來! 三、教育權不可待價而沽,反對教育商品化、學費調漲 在大學畢業生起薪只有22K、平均薪資倒退16年的當今,青年面臨高學費、低薪資的困境,高學費成為莘莘學子沉重的壓力,巨大學貸使得弱勢翻身難上加難!我們認為教育不是商品,學生不是大學的提款機,教育部不僅應凍漲學費,更應研擬逐年調降學費的政策!

然而,在2013年底教育部預計作為未來十年重要教育方針的「人才培育白皮書」中,我們看見教育部提出鬆綁學費、將學雜費調漲權力下放到各校,以及以「大學『自主治理』」為名,實則為「大學法人化」的市場化政策。甚至,目前政府規劃的「自由經濟示範區」草案,高等教育也被涵蓋其中,全台灣五十多間大學將來只要和外國大學合作,可以學費無上限,法定勞動保障、校園民主規範都去除。教育部作為一個政府單位,應該優先實施優先考量人民的政策,我們卻看到教育部朝向私有化、市場化的教育企圖。讓高等教育成為財團無償的培育、研發中心,甚至是職訓局。

台灣稅制十分不公平,隨著政府不斷對財團減稅,除了造成整體稅收減少,更使得財團負擔比例越來越少,勞工的稅賦負擔相對變沉重,導致政府必須舉債度日,沒有足夠經費支應教育支出,更遑論提升教育品質了,於是各大學紛紛喊窮,將這筆費用加諸在薪水都沒漲又承擔大部分稅收的勞工身上。 而近十幾年來大專案院校增科設系,主要都是以企業的需要作為考量,無關學生的學習意願,財團們在工廠中不斷的低薪資剝削由高等教育培育出的優秀勞工,更以許多派遣、短期等非典型勞動形式壓榨勞動者。因此,我們作為青年勞動者以及即將步入勞動市場的學生,要求政府應向財團課徵資本利得稅,擴大公共教育經費,挽救日益困窘的高等教育。薪資不漲,學費不漲!為了青年的未來、為了貫徹教育的平等理念,請大家挺身拒絕學費調漲,拒絕教育商品化! 綜合以上,我們重申本次青年勞動大隊參與五一勞動節遊行的三大訴求,希望青年朋友們與我們一起走上街頭,挺勞工權益,救自己的未來! (一)反對無條件的去管制化,慎重反思服貿協議、TPP、RCEP等自由貿易協定帶給勞工的衝擊。

(二)青年勞工在就業市場受到嚴重剝削,勞工、實習生、建教生或派遣勞工的勞動權益保障不該再缺席。

(三)教育商品化讓青年學子在進入就業市場前便飽受剝削,我們反對學費調漲, 要求政府課徵資本利得,擴大公共教育經費,拒絕教育基本權益淪為商品。 聯名發起團體:黑色島國青年陣線、輔大黑水溝社、民主黑潮學生聯盟、台灣自由貿易調查局、北大翻牆社、台大大陸社、反教育商品化聯盟、青年勞動九五聯盟、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師大人文學社、台大工會、北大翻牆社、二樓、政大種子社、青島三、北藝大北異.吭聲工作室。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