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蔡英文主席的挑戰

美麗島電子報/郭正亮 2014.04.15 00:00
4月14日,蘇、謝兩人陸續退出民進黨主席競逐,使5月25日黨主席選舉很可能成為一人參選局面,蔡英文篤定在6月1日之後,即將成為新任民進黨主席。無獨有偶,蔡、謝兩人不管是參選或退選,都以太陽花運動為題,主張民進黨必須彌合與公民運動的落差。蔡表示:「過去六年以來,台灣社會的確累積了巨大而深沈的民怨,人民對未來充滿焦慮,學運只是一次社會潛藏力量的釋放。因應社會力的興起,民進黨更應該深刻反省,對政黨的角色與功能重新思考」、「我們也應該開啟和社會的對話,與公民同行,讓更開放、更年輕的民進黨與所有的人民一起努力,徹底改變這個國家」。

謝也表示:「太陽花學運的年輕一代,犧牲冒險將民主再升級的火苗辛苦交到民進黨手上,民進黨如不謙虛傾聽,真誠改革,那真是對不起他們」。

太陽花逼蘇接受現實,兩個太陽之爭並未結束

根據報導,在3.30黑衫軍凱道遊行時,蘇遭到學生嗆聲,蔡受到學生熱烈歡迎,兩人在新生代眼中高下立判,不但讓蘇倍感挫折,也讓不少民進黨人轉向挺蔡。歷經24天學運衝擊,蘇眼見黨內聲勢越來越懸殊,為了避免提前出局,不得不在登記第一天宣佈退出選舉。

蘇以「不忍撕裂,所以放手」宣佈退選,顯見倒蘇風潮已經難以阻擋,蘇為了避免自取其辱,不得不暫避鋒面。不過,這與其說是蘇已認輸,不如說是太陽花運動導致蘇陷入空前脆弱困境,只好暫時以退為進、靜觀待變。畢竟民進黨總統初選約在明年5月,如果蔡主席在第一年任內無法因應嚴峻挑戰,蘇在明年未必沒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蘇在退選聲明中說:「人民期待的,是一個能堅守台灣價值、能捍衛人民權益、能無私而團結的民進黨。顯然的,我們還沒有達到這樣的要求」。耐人尋味的是,他並未具體說明,民進黨到底在「堅守台灣價值、捍衛人民權益、無私而團結」三大方面出了哪些問題?蔡在聲明中只提到民進黨必須「因應社會力的興起」,恐怕把民進黨所面臨的空前危機,看得太過簡單。

太陽花提出三大挑戰,蔡主席沒有緩衝期

蔡主席上任之後,完全沒有緩衝期,必須立刻處理太陽花運動所代表的多重嚴峻挑戰,亦即蘇所說的「捍衛人民權益」問題。具體來說,這將包括四個環環相扣、無可迴避的議題,處理起來都非常困難:

一、黨務改造:如何因應公民運動

首先是中央黨部改革,包括是否恢復針對不同公民團體的特種黨部?如何重新定位社會發展部,增加對社運關注?如何強化青年部和網路部,增加與學生團體互動?

其次是強化人才徵補,包括不分區立委是否恢復弱勢團體代表?乃至增設青年代表?是否考慮比照國民黨,增設青年副主席?

對蔡主席來說,能否扭轉民進黨不分區立委流於派系分贓的質疑,顯然特別關鍵。畢竟在2011年蔡主席曾屈服於黨內派系壓力,難以照顧弱勢和學界代表,結果國民黨隨後公佈的不分區立委名單,包括兒福聯盟王育敏、身障代表楊玉欣、財政學者曾巨威,明顯比民進黨更加亮眼,至今仍讓人記憶猶新。

問題是,部分太陽花核心幹部(例如黃國昌教授)很可能投向林義雄新政團,明年必將提出不分區立委名單,與民進黨展開零和競爭。民進黨面臨不分區立委當選名額必將減少的壓力,蔡主席能否頂住黨內派系壓力,堅持弱勢代表提名,將備受各界關注。

二、法案審議:如何因應反服貿運動

首先是立法院本會期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民進黨能落實多少民間版的嚴厲監督訴求?緊接著如果在7月召開臨時會審查表決服貿協議,民進黨如何因應反服貿團體的嚴格要求?

蔡主席出身行政部門,身兼國際經貿和兩岸專家,長期身為WTO和經貿談判顧問,又是現行兩岸法律架構的起草者,比誰都更清楚行政部門在兩岸談判過程需要多少自主權,這與民間版傾向「更多立法監督、更多公民團體監督」的「不信任行政權」立場,明顯有所衝突。蔡主席要如何折衷雙方歧見,將是無從迴避的挑戰。

其次,蔡主席也很了解,兩岸服貿與兩岸貨貿談判高度連動,也明白今年12月如果韓中FTA完成簽署,將對台灣經濟產生多大衝擊。問題是,在3.30黑衫軍凱道遊行之後,民進黨已經見獵心喜跟進太陽花,把服貿主張拉高到「重啟談判」的激進程度。蔡主席如何化解反服貿激進化所導致的台灣FTA佈局障礙,顯然也是一大挑戰。

三、修憲運動:如何因應公民憲政會議

在4月9日民進黨中常會,已經通過成立憲政改革小組,將針對太陽花所凸顯的憲政困境做出回應,核心議題有二:一是建立權責相符的憲政體制,可能包括強化總統問責、強化監督總統、化解總統與國會僵局。二是把制衡主政者的權力還給人民,可能包括降低創制複決門檻、降低政黨不分區立委門檻。問題是,馬政府顯然對修憲毫無興趣,刻意把「公民憲政會議」降格為不涉及修憲的「經貿國是會議」,蔡主席能否結合公民運動,逼迫國民黨接受修憲工程,恐怕也是一大難關。

領導情境大不同,黨內勢力波濤詭譎

光是太陽花所提出的「黨務改造、監督條例+服貿審議、修憲運動」三大挑戰,就已經足夠讓蔡主席心焦力瘁,但她所處的領導情境,明顯與2008年初次擔任民進黨主席時大不相同,加上她劍指2016年總統的企圖昭然若揭,未來的所有改革動作,將很難避免被添加上權力佈局意涵,黨內派系能否「無私而團結」在蔡主席領導之下,恐怕也不無疑問。

畢竟,2008年蔡第一次擔任黨主席,民進黨跌到最低點,當時大家都急著救黨圖存,四大天王既然放棄參選主席,對蔡勇於承擔領導責任自然也不好批評,各大派系因此有如眾星拱月,讓蔡主席聲勢隨著民進黨從最低點順勢反彈,輕而易舉就扶搖直上。

相形之下,2014年蔡第三次擔任黨主席,民進黨不管是爭奪2014年七合一選舉,或是問鼎2016年總統大位,都處於相對有利位置。天王儘管暫時退位,派系儘管暫時低調,並不表示大家已經承認蔡是黨內唯一共主。而且民進黨已經處於中高階段,要再逆勢往上出擊,難度要比2008-2010年高出很多。

正因為黨內勢力只是暫時低調觀望,並非完全心悅誠服,蔡主席未來勢必要展現更多政治手腕,才能擺平黨內爭議。誠如民進黨中執委洪智坤所說:「民進黨領導者累積的恩怨太多,導致互信低落,無法相互成就與分工,彼此眼裡只看到對方,導致識見短淺、言語模糊」。洪以趙天麟立委建議應由中生代接班為例,卻被黨內「視為幫謝長廷解套。有人凡事只看派系,動輒扣上陰謀論,因人廢言,簡直毫無是非可言」。蔡主席如何展現光明磊落的領導高度,讓黨內陰謀論消弭於無形,顯然也是一大挑戰。

激進台獨聲勢高漲,兩岸轉型亟待突破

太陽花運動除了反服貿+反馬之外,也帶來激進台獨+反中聲勢的迅速高漲。尤其是針對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民進黨版竟然上綱到「台灣與中國」締結條約的「兩國論」,宛如倒退到扁執政末期的「一邊一國」路線,連蔡主席最務實的「台灣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是台灣」論述也被推翻,因此引起大陸國台辦的公開痛批,幾乎使民進黨近兩年的兩岸轉型工程,陷入全面崩潰危機。

蔡主席6月上任後,即使因為今年只有地方選舉,暫時不必面對民進黨的兩岸轉型問題,但為了邁向2016年總統勝選,明年4-6月民進黨總統初選期間,蔡主席絕不可能迴避「如何穩住兩岸關係」、「如何面對九二共識」的外界質疑。尤其是,今明兩年將是台灣能否完成兩岸ECFA佈局(服貿、貨貿、爭端解決)、進而爭取台灣參與RCEP和TPP的關鍵年,但激進獨派已將ECFA等同為「賣台」協議,蔡主席如何頂住激進獨派的質疑,折衷落實兩岸ECFA、同時推動台灣的全球FTA佈局,也是非常艱難的政治工程。

此外,未來蔡主持民進黨中國事務委員會,不管是柯建銘「凍結台獨黨綱」案,或是謝長廷要求合併處理1991年台獨黨綱、1999年台灣前途決議文、2007年正常國家決議文,恐怕也會隨時捲土重來。蔡主席面對這些早晚都要處理的意識形態爭議,究竟要如何因應激進台獨與兩岸轉型論述的拉鋸,也將備受矚目。

總之,2014-16年民進黨主席,將是有史以來面臨最多挑戰、最多困難、最容易受傷的黨主席。不管是蘇貞昌或謝長廷,早就看出這個無情的政治現實,謝甚至還公開苦勸過蔡,希望她慎思是否參選到底。

如今,蘇、謝兩人都已宣佈退選,蔡也決定義無反顧繼續參選,接受空前的黨主席領導考驗。我們願意祝福蔡主席高票當選,希望她能展現霹靂領導,迅速因應黨務改造、監督條例+服貿審查、修憲運動的三大挑戰,撫平黨內波詭雲譎的複雜博弈,進而頂住激進獨派壓力,繼續讓民進黨的兩岸轉型向前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