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跑回自我靈魂的歸屬 歐陽靖:我能,你也可以!

蕃騰人物/李冠頡 專訪 2014.04.07 16:31

一個「理所當然」的人生遭遇

「跑步」這兩個字,除了這兩年,在過去歐陽靖的人生裡,是個完全不列入考慮也不曾接觸過的一項運動,除了媽媽身為藝人的特殊出身背景之外,在出生時也被發現有腳踝關節發育不全的狀況,先天與後天因素的限制下,「不會運動也不愛運動」的結果似乎也就沒那麼令人意外。

回憶起青少年時期罹患憂鬱症時期,歐陽靖說:「以我的狀況來講,會罹患憂鬱症其實算是個理所當然的過程。」從小因為成長環境特殊加上內向的個性,遭受到的壓力與眼光比其他的小孩還要更加沉重。歐陽靖的小時候,從小學開始到國中,因為身材相對較豐腴,加上同儕間的言語嘲弄,在外型上一直都有著非常大的自卑感,直到高中時期罹患了憂鬱症,不僅讓心中的自己逐漸走向黑暗,接連而來的厭食症,也導致體重瞬間下降,而罹患憂鬱症的人,除了悲觀與負面的心境之外,我問了歐陽靖,當時你最壞的想法是什麼 ? 她說:「就是死啊!但比較可憐的地方是有這樣的想法卻沒有勇氣去做,所以可能就希望自己一覺睡下去就不要再起來,或者希望半夜家裡可以一氧化碳外洩之類的。」而這個最壞的想法,在現實中出現在自己生活的週遭---兩個罹患憂鬱症的朋友相繼自殺過世,卻成為了她決心走出憂鬱症的動機。

與人生中的平行線跑步「相遇」

高中時期罹患憂鬱症的歐陽靖,當時因為病情太嚴重無法繼續就學,就在17歲那年求學的生涯被迫畫下句點,離開學校以後的歐陽靖便轉而投入職場,從美式餐廳服務生、夜店、時尚雜誌的助理編輯、相片沖印師、直到現在一直都在從事的文字創作,而改變歐陽靖的真正關鍵,其實是在兩年前與跑步的相遇。

2011年,當時的歐陽靖為了工作前往日本,因緣際會下認識了一個從事設計工作的長輩,這位長輩本身對於跑步情有獨鍾,對於馬拉松有著極大的熱情,歐陽靖就在工作中的互相交流與閒聊中,「跑步」悄悄地進入了她的生命。

如果說遇見這位前輩,是與馬拉松的第一次相遇,那麼在歐陽靖前往日本前,曾經陪伴她度過憂鬱症黑暗時期的貓咪譚大寶的過世,就是讓她鼓起勇氣,為馬拉松跑出第一步的動力。

譚大寶過世的隔天,歐陽靖走在東京的街頭上,回想起過去13年來相處陪伴的點滴,突然間情感交錯,一邊哭泣一邊奔跑在半夜的東京街頭,下定決心要做一件事情來改變自己現在的人生,那就是跑馬拉松!

人生中最重要的 就是照自己的意思活下去

憂鬱症是一種會否定自己、讓自己遁入黑夜不願走向光明的疾病,在生病的這段期間曾有過許多悲觀的念頭,但痊癒後的她,重新檢視了這段過去,告訴我人生最重要的東西,其實就是自己!

而為了幫助更多與自己有相同遭遇的人,歐陽靖也在康復後積極參與憂鬱症患者的關護,在關護的過程中,也經常聽見許多青少年訴說找不到自己生存的價值,這些孩子可能是父母離異或者甚至是在一個誤會中誕生在這個世界上,出身背景與家庭造就了他們薄弱的生存價值觀,而面對這樣的孩子,歐陽靖則告訴他們:「你之所以會活下來,誕生在個世界上,就是要你過自己的人生!而我們之所以成為人,那是因為我們有能力去影響別人,就像蝴蝶效應一般,現在幫助了一個人,而這個人又可能去幫助更多的人,所以請為自己而活,一旦為自己而活後,你會發現有更多事情值得你去做。」

愛上馬拉松的歐陽靖,其實在未來跑步的跑步生涯中並沒有設定一個明確的目標,如果以夢想來說,希望能夠一直跑下去,甚至是跑出一個超過全碼的距離。歐陽靖回憶起在參加上海馬拉松時一位資深跑者的一句話:「其實跑步就是把它加入你的生活,讓跑步去豐富你的人生。」對她來說,或許在剛開始起步時感受到壓力,但在參加過幾場賽事後,漸漸發現跑步真的是一件輕鬆自在的事情,所以為了跑步而去設定一個目標其實對歐陽靖言並沒有這麼必要,只要熱愛跑步,能夠一直跑下去就足夠了。

乘著馬拉松的步伐 看遍世界風景

曾經到世界各地參加過無數場比賽的歐陽靖,也因為馬拉松的緣故走訪世界各地,問到哪個國家最印象深刻,歐陽靖卻說:「其實每個國家都不一樣,各有特色!」

「除了台灣之外,東京跟香港是我最熟悉的兩個城市,而香港馬拉松都跑在橋或高速公路上,所以路旁不會有人加油,肅殺之氣非常重,當時凌晨五點就開始起跑,跑到10幾公里天都還沒亮,周圍非常安靜而且速度非常快,其中一段九龍到港島的海底隧道最印象深刻,有這座城市獨有的味道。」

「而跟香港馬拉松完全不同風格的東京馬拉松,跑到最後都快哭了,一堆人夾道幫你喊“頑張って”,無論小孩還是媽媽都拿著飯糰、味增湯、巧克力請所有的跑者吃,加油民眾非常真誠熱情,而東京馬拉松其實是被堪稱沒有缺點的馬拉松,即使跑到最後差不多40幾公里大家都用走的時候,民眾依然不減他們的熱情,過終點之後,他們的工作人員沿途幫你披上毛巾、掛上獎牌然後跟你說辛苦了,感動到快哭了!」

但其實最令歐陽靖印象深刻的倒不是馬拉松,而是全世界最長315公里在美國奧勒岡州的Hood to coast接力賽,當時與12個隊友並肩作戰,回憶起當時, .聽歐陽靖說,連一位來自北京的馬拉松運動員跑完都直呼快虛脫,因為在比賽時間的30個小時內,不但沒有時間洗澡更沒有睡覺休息的時間,可說是考驗著跑者的意志力與耐力。

「這真的是比馬拉松還要更大的挑戰!跑完10幾公里就會被抓上車,載向下一個接力的定點繼續跑,而且在團隊中會設定一個團隊目標,多少都會在心裡產生一點壓力,接力賽的全程是從選山跑到海邊,而我是第一棒,也就是從頭到尾的過程我都有經歷到,特別是凌晨時間跑在深山中,伸手不見五指,唯一能看見的就是頭燈能照到的範圍,前後十分鐘內都找看不見別的跑者,跟馬拉松比起來完全不同,所以對我來說是非常特別的一次經驗。」

拿掉耳機 聆聽跑步特有的聲音

除了跑步之外,歐陽靖對於音樂、攝影甚至是刺青更是情有獨鍾、而未來的下半年開始歐陽靖將會融合自己的興趣推出自創品牌。相同也熱愛音樂的歐陽靖,被問到跑步是否會聽著自己喜愛的音樂時,得到了出乎意料地回答竟然是:「不會。」原來剛開始跑步的歐陽靖也會帶著自己喜歡的音樂邊跑邊聽,但在聽取馬拉松前輩的建議,拿掉耳機後聽見了只有在跑步的時候才能聽見的聲音。

「我剛開始會聽,但後來很多前輩都建議我不要聽,而當初最讓我想拿掉耳機試試看的理由,其實是一個前輩的一句話:『你每天都在跟別人對話、接收外來的訊息,與外在的環境做連結,只有在跑步的時候,是唯一可以跟自己對話的時間,所以這個時間拿來聽音樂真的非常可惜!』。我第一次拿下耳機是在第一次挑戰初碼的時候,當時原本已經準備好大約五個小時的音樂,但在要起跑的時候,我拿掉了我的耳機,聽見其他跑者穿越的聲音、聊天的對話、空氣間的聲音、甚至沿途民眾的加油打氣聲,才知道自己過去曾經錯過了這麼多,真的很可惜,失去了很多聽見其他聲音的機會。」

為跑步刺青?歐陽靖:時間還沒到

過去曾在自己身上刺下有各自不同故事與意義刺青的歐陽靖,在遇到跑步之後,大家很好奇怎麼沒有為此刺下一個紀念呢?歐陽靖說:「其實在跑全碼前,一開始就已經跟我的刺青師約好在跑完全碼後要刺下一個紀念,但是在跑完全碼以後,第一個我找不到想要的圖案,第二個是我覺得全碼對我來講還不足以成為一個里程碑,所以只好cancel掉,而且我發現刺青其實需要一個衝動,在我當時跑完初全碼的時候,我的心情是意外的平靜,平靜到我不覺得它是一個激動的點,跑步絕對會成我人生中值得紀念的一件事,但我還在等待那個時刻,時間到,我自然就會去做了!」

而歐陽靖未來馬拉松的賽事規劃方面,今年四月初會到關島跑半碼的馬拉松,再來五月份在台灣的花蓮有Red Bull主辦的路跑賽,這個路跑賽是一個公益慈善的路跑,最特別的地方是這場路跑全長有100公里,但沒有人能夠跑完100公里,而是在比賽開始,特定的時間會放出主辦單位設置好個車子出發去追逐跑者,只要被追到的跑者就算出局,而更特別的是這個路跑是全世界32個城市同步進行,亞洲只有台灣與南韓,在格林威治早上10點電腦連線同步起跑,類似「大逃殺」的形式,所有被淘汰、存活的人名與人數都會隨時顯示在電腦上提供給大家及時觀看,比賽到最後全世界存活的一男一女獎項是環遊世界,而各城市最後存活的一男一女則可以在明年選擇任意一座城市再次參與路跑,都由紅牛買單!最重要的是歐陽靖是這場公益路跑的代言人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