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國際環境評論:歐美經濟制裁下俄羅斯能源王國的黯淡未來

立報/本報訊 2014.03.24 00:00
■倪世傑

國際政治與經濟的相互依存,在1980年代中國進入國際大循環,以及「蘇東波」的倒台之後加速進行,「全球化」的研究迅速成為顯學,也成為一個無所不包的詞彙。確實,國家並未如大前研一所言的退卻,全球化的世界毋寧是競爭的國家、競爭的企業、充作壓力閥的公民社會,再加上「為世界定規則」的國際組織所共同結合成國際無政府狀態下的多層次治理;然而,一旦發生國際衝突, 原先的治理結構破了洞,綏靖、威攝、結盟制衡與追隨對手等戲碼接連上場。

俄羅斯、烏克蘭、克里米亞的關係在這短短的一個月內起了相當大的變化,當國際制裁看似無用且正當性存在疑問,同時北約同俄羅斯開戰的機率看來微乎其微的情況下,蒲亭領導下的俄羅斯,與歐盟及其國家之間的日常往來,又要如何進行?

俄羅斯與歐盟之間的貿易關係顯然相當不對等。俄羅斯的經濟嚴重依賴歐盟,半數以上的商品自歐盟進口,75%的外國投資來自歐盟。這也是歐盟對俄羅斯進行經濟制裁中最重要的籌碼。

而歐盟對俄羅斯難道就沒有依賴?歐盟從俄羅斯進口中75%都是能源,尤其是天然氣項目,當前歐盟國家的天然氣供應中來自俄羅斯的天然氣佔總量23%,如再計入液化天然氣項目,則佔天然氣進口36%;莫斯科一旦重蹈2009年元月的「斷氣風波」,減少能源供應給歐盟,除非今年冬天極地冷氣團完全不發作,歐盟國家當下的任務就是趕緊找尋替代俄羅斯天然氣的應急方案,不然,就必須在與莫斯科完成某一種階段性的諒解與繼續對峙之間作出選擇。

相較於歐盟,俄羅斯的能源經濟更具有依賴性。蒲亭之所以能夠部分地提昇俄羅斯民眾的生活水平,在於大量地使用「能源盧布」,俄羅斯生產的天然氣中53%是外銷給歐盟國家。如同其他商品經濟所面臨的市場競爭,當前俄羅斯在歐盟的天然氣市場正在萎縮當中,主要是德國不計血本廢核下的替代能源,不僅要代替核能,也逐步代替了對俄羅斯天然氣的進口。如經濟制裁戰開打,歐盟國家的選項是擴大從北非國家如阿爾及利亞進口液化天然氣,以及,從美國進口液化的頁岩氣。美國即將於2015年出口頁岩氣,為了美國在歐洲的伙伴,這個進程可能將加快腳步,藉以平衡歐盟國家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3月上旬匈牙利、波蘭、斯洛伐克和捷克向美國眾議院議長博納(John Boehner)表示,請美國國會加快批準天然氣出口方案。美國環保人士肯定不樂見,但歐巴馬所界定的美國國家利益就國內來看是擴大就業,加速開發頁岩氣確實可以達成這個效果,就地區均勢而言,遏制俄羅斯更不在話下。

此外,俄羅斯對歐洲國家的天然氣輸送管線有一半的輸送量經過烏克蘭境內。2009年,經過烏克蘭管線的天然氣輸送量佔80%,2102年之後另一條北溪(Nord Stream)管線加入營運,該管線全長計917公里從俄羅斯維堡(Vyborg)通過波羅地海直達德國格賴夫斯瓦爾德(Greifswald),這使得通過烏克蘭的天然氣量下降到50%。但即便如此,只要烏克蘭主動「斷線」,對俄羅斯的天然氣出口仍會造成嚴重的威脅,當然,如果以斷線為手段,今年冬天的烏克蘭就更需要來自歐盟國家的能源援助。

可以預見的是,即便俄羅斯的經濟可能遭受創傷,但這一來更提醒了昔日華沙公約國家能源自主的重要性,因為「不依賴俄羅斯」成為最重要的國家利益。像是緊鄰烏克蘭,同時對俄羅斯敵意甚高的波蘭,為了顧及能源自主以及歐盟2020年的溫室氣體減量目標,除了持續開發國內的頁岩氣外,還要利用外國技術擴大使用潔淨煤。

俄羅斯的處境更突顯化石能源出口國的困境。在國內經濟層面,高度依賴化石能源出口賺取外匯推持了工業升級的時間表,以致於當能源出口衰退時國內幾乎不存在經濟發展的引擎;再者,在經濟自由化下,許多靠著特權關係發家致富的富豪以及小有積蓄的中產階級早已將資產移出俄羅斯,且俄羅斯當前經濟上較有餘的群體,也泰半棲身於能源相關產業與國營相關部門,而他們是在都市中蒲亭的堅強後盾。現在的蒲亭下的其實是一著險棋,他相當可能儘其可能地召喚大俄羅斯(Big Russia)國族身分,利用國族主義的熱情餵養國內民眾以轉移注意力,否則,他將難以面對歐美經濟制裁下快速走下坡的凜冽經濟寒冬。(政治大學政治學系博士候選人)

(圖說)俄羅斯國營天然氣石油公司(Gazprom Neft)一位員工正在工作。(圖文/路透)

相關閱讀

【頁岩氣的黃金10年】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7077

【從能源政策中看烏克蘭的外交突圍】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35840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