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總統中外記者會問答全文

中央社/ 2014.03.23 00:00
(中央社記者李淑華、謝佳珍台北23日電)總統馬英九今天於總統府召開中外記者會,向全民訴諸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對於台灣的重要性與必要性之外,並接受中外媒體記者提問。

馬總統答覆中外媒體提問,全文如下:

記者提問:占據立法院青年要求總統親赴立法院對話,是不是可能?總統是否考慮邀請學生到總統府參加座談?另外,總統到今天才親自回應,這幾天,總統的考量是什麼?

馬總統答:身為總統,我一向樂於跟各界溝通,我這兩年每個月都跟公民團體會面,也常到學校演講,基本上我都是採取開放的態度。不過,從昨天江院長跟學生溝通過程來看,學生在溝通前設立前提,要求江院長先接受之後,才開始對話,我覺得像這樣的方式,可能使得溝通缺少意義。整個過程,大家從電視上都看得非常清楚。

我想,基本上關鍵還是在於我們對於這些問題的看法。

記者提問:國安局送到立法院列為機密的「服貿即將影響國家安全的評估報告」,是否可以公布?而一般來講,國際的條約必須經過國會審查,但是執政黨定位為行政命令,您如何證明不是受到壓力,必須讓服貿協議在這麼快的時間通過?

馬總統答:首先,我要說明服貿協議是在去年6月21日簽的,9月17日送到立法院,從簽署到現在9個月,送立院有5個月,所以並不快,光光一個公聽會就開了20場,這也在立法院法案當中比較少見的。

第二,我們涉外的不管跟大陸、國際,如果要簽任何的書面的文件,有一種要動到法律的,就必須要經過立法的程序,如果不動到法律,只是行政的協定,送到立院備查。涉及到法律的,譬如像ECFA,要送立院審議,這已經是現行的機制。服貿協議,原來行政院送到立法院,是送去備查,後來立院朝野協商改成審查,這是在去年10月底做成的決議,不但審查,而且要舉辦20場的公聽會,這都已經辦完了。

現在正在進行審查的程序,但是審查的過程當中,非常不順利,在野黨當主席,執政黨立委很難上台講話,執政黨當主席,主席上台都做不到,這種情況下,才出現了委員會的案子被送到了院會,但是審查的過程,並沒有結束,還是可以繼續審查。

我很希望立法院朝野黨團能夠盡快的達成協議,完成原來協商要求的程序。

國安部分,我們都會做最嚴密的查核,所涉及到的營造業,他們怎麼投資台灣,而且投資不能超過12%,且不能包公共工程,所以對國安影響非常有限;電信業是第二類電信,不是一般的電信,所以內容不一樣,這個我們陸委會做了國安的審查,一定會讓大家知道這個結果。最近簽了兩個,一個有關地震的監測、還有關氣象的,都有做過國安審查,我會跟國安局商量,細節我還不太瞭解,但是這方面來說,都已經在做。

記者提問:請問總統,看到學生占據國會,把中華民國國旗倒掛,您有什麼感覺?第二,學生提了兩個訴求,一個是退回服貿,第二個就是是制訂兩岸監督條例?您是否接受?為了解決朝野僵局,有沒有有考慮暫時凍結兩岸服貿進程?

馬總統答:有關國旗,我們看到國旗被示威群眾倒掛,我想我跟所有的國民感覺都是一樣,國旗被羞辱,我們都很痛心很難過。

第二,服貿協議,它是ECFA的一部分,如果不通過,一方面會影響兩岸關係,影響ECFA後續,包括貨品貿易協議,更重要的,在國際社會來看,我們跟大陸服貿協議,只是WTO世界貿易組織之下兩個會員之間的服務貿易協議,簽了,又不通過,會嚴重影響我們的國際信用,會影響我們跟其他國家洽簽FTA,因為他們擔心,簽了以後又會在國會被否決,這對於我們現在積極想參加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或者是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我覺得都是非常嚴重的影響。

現在台灣,不論是外資、外商、外國駐華單位都在看,看這結果怎樣?實際上在立法院,大家對於審查程序,現在已經有共識,要逐條討論、要逐條表決,這方面的共識,進一步用什麼方式、在什麼場合審查?我們希望他們能夠盡快在王院長領導下達成協議,把服貿協議順利審查。

另外,監督條例問題,實際上在民進黨執政時,已經修改了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5條,就是一個兩岸協議的監督條文,凡是屬於動到法律的,要送到立法院去審查,如果不動到法律,要送到立法院備查。最近立法院國民黨團特別提出4階段監督溝通模式,從一個協議,議題形成階段,簽約前、簽約後,都有一套制度,讓社會大眾、業者、國會有機會瞭解大概情況,這制度,王院長原則上也表示首肯,用這樣的方式就能夠達到讓協議、協商過程,在不妨害國際規範的情況下,盡可能的透明。

記者提問:這次服貿問題引起爭議,主要部分,是很多人認為程序過程不公義,關於服貿爭議部分,學生要求應該要退回重審,您贊成退回嗎?現在立法院長王金平說無法在院會進行逐條審查,您可以接受退回?會重新審查嗎?

馬總統答:首先關於立法院審查服貿協議的程序,從上禮拜開始,是由民進黨主導審查,國民黨的委員根本沒有辦法上台發言,所以後來會場陷入混亂,到了這個禮拜,就是這個禮拜一,輪到國民黨當主席,結果他連上台的機會都沒有,所以張慶忠委員被迫,只好說「我們委員會沒有辦法處理了,送到院會去了」。

但是在這個過程當中,送到院會,國民黨團告訴我們,還是可以進行審查,只要朝野有共識的話,還是可以進行,而且我們黨團也明白表示,願意逐條討論、逐條表決,也就是遵照兩黨在去年所做成的協商決議,因此,就逐條討論、逐條表決的部分,已經有共識,剩下的部分,就是要哪裡來進行?所以我們期待朝野能夠在這方面盡快達成協議,所以您剛剛所說,程序的問題,就可以處理了。

至於說,要把它退回?學生的意思是要行政院撤回的意思,因為我們說退回的話,意思不一樣。可是這個案子,服貿協議,我剛剛講了,不但關係到兩岸關係,更重要的,關係到我們的國際信用,如果這樣的一個案子,各方的評估,都對台灣相當有利的,我們卻採取這樣的態度,我想國際社會會懷疑我們到底有沒有推動貿易自由化的決心?

會不會讓台灣的國際處境更為艱困跟孤立,這個是大家必須要考慮的,所以我想即使在立法院裡面,反對黨也沒有要求行政院撤回,而是希望能夠逐條討論、逐條表決,這一點,執政黨黨團在前天晚上已經明白表示,願意一致的支持,所以我覺得在這方面來講,應該朝這個方向去努力。

記者提問:你有沒有受到北京的壓力?

馬總統答:完全沒有,完全沒有,因為這個對我們很重要,我們現在不是只有跟大陸有經貿關係,我們跟全世界都有經貿關係,我們希望能夠參加TPP、RCEP,當然我們也希望跟大陸維持一個和平跟相互有利的經貿關係,所以我們的關係是全面的,不是只有跟大陸。

記者提問:您剛說,民主法治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國家基礎,在這過程當中,國民黨立委張慶忠在立院拿著小蜜蜂,在柱子後面把這個法律宣布送到院會的過程,學生可能因為是這個地方認為有程序不法,所以發起這樣的運動。為什麼您認為學生占據立法院,是不法的;但卻漏掉國民黨這部分?

馬總統答:因為在立法院內的運作,基於國會自主的原則,我不便置喙,它應該由立法院來判斷那個行為是不是具有法律的效力?我聽到我們黨團的報告,是說當時他是會議的主席,可是卻沒有辦法上台,這個行為是不是也構成了對議事規則的違反?這個我不知道,這應該由立法院來判斷。

至於說學生在外面,他們進入立法院,這個有沒有違法?也是由司法機關來判斷。但從外觀上來看,這個應該是不是可以允許的,所以我想,我倒沒有任何偏頗的意思,因為國會自主,很多在國會發生的事情,我們都不便做任何的評論,因為國會有它自己內部的規範,像過去也沒有辦法動用警察權這些,我想大家都耳熟能詳。

但是現在這些問題都已經不存在了,因為朝野兩黨都同意逐條討論、逐條表決,只要這個會能開,大家按照規矩,一步步的來討論、來表決,我們都願意接受,這才是真正的關鍵,如果讓會都開不成,到時候就會有許多其他超越法律行為出現,所以我們希望回歸國會的常態,這是我們現在的這樣努力。

社群留言